论文联系方式

探讨一件艺术品的商业历程

导读:
画廊和拍卖行的商人们对他们的金融界客户名单讳莫如深。尽管银行作为机构买入艺术品,以及成立艺术专项基金早已不是新鲜事,但点名依然是这个圈子的禁忌。未经证实的消息称,民生银行曾买入一幅张大千的作品─2012年,张大千以2.87亿美元的成交额成为全球拍卖排名第二的艺术家,仅次于安迪·沃霍尔,略高于毕加索。
  画家李月领的6幅作品分别挂在渣打银行伦敦分行、新加坡分行和香港分行的墙上。他以善于捕捉幼童的表情著称,作品市场价格在10万至20万之间。这样的作品未必是为了彰显机构实力,更重要的是向客户显示品味,当然,也是一种投资。
  金融机构在全球艺术品的培育和发展中始终扮演重要角色。2008年破产的雷曼兄弟集团曾购入大量艺术品。摩根大通在纽约总部的办公楼内,藏品处处都是。而瑞银集团在解散它的艺术****团队之前,藏品规模已达5万件,可媲美大多数美术馆。就在雷曼兄弟破产的第二天,对冲基金经理斯蒂芬·科恩(Steven Cohen)以1200万美元购入了当代艺术史上最具新闻性的一件作品:艺术家达明安·赫斯特(Damien Hirst)制作的一条泡在福尔马林里的鲨鱼标本,取名《生者心目中无谓之死亡恐惧(The Physical Impossibility of Death in the Mind of Someone Living)》。
  中国的金融机构正在向外资银行看齐,成为艺术品的重要消费者。除此以外,从事对冲基金、保险、投资的高级管理人员正和博物馆策展人、画商、艺术家一起出现在2013年的威尼斯双年展上。他们中的很大一部分,是来系统学习艺术的门类和流行趋势的,这会影响他们的购买决策。
  从无人问津到炙手可热,艺术品投资在中国似乎只是一夜之间的事情。2010年,中国首度问鼎全球艺术品拍卖的龙头位置,到了2012年,艺术品交易占全球市场份额的41.3%。2011年,中国艺术品市场规模高达50.7亿美元,相当于法国十年拍卖收入的总和。
  中国资金的大量涌入,让欧美画廊和拍卖行们都急于收集一两件来自中国艺术家的作品。苏富比亚洲当代艺术部门主管林家如告诉《第一财经周刊》,在2011年的尤伦斯拍卖专场,中国内地的买家占比达到50%。林的部门成立于2004年,当时,亚洲买家的整体比例不过20%。
  “变化发生得太快了。”在艺术家张晓刚看来,几年之间,中国的当代艺术既经历了价格的过山车之旅,也更深地卷入到画廊、拍卖行、展览、艺术品经纪人等构成的全球交易链中。
  今年55岁的张晓刚以****主题的作品为西方艺术界所熟知。那些身着旧军装、头戴中山帽、面无表情的一系列形象,成为他对于中国和中国人最典型的描述之一。他想表达,****之后的中国也是个不睦的大家庭。2011年,张晓刚的三联画《生生息息之爱》在香港苏富比以1020万美元的价格售出,高于估值两倍,创下中国艺术品拍卖价格的最高记录,迄今未被打破。这幅作品创作于1988年,是他最早期的作品之一,当时售价为2000美元。
  今昔价格的巨大落差,显然鼓励了“发现下一个张晓刚”的热情─这个身价高企的艺术家群落还包括曾梵志、张培力、刘韡等人。在1990年代作品能卖到10万美元的中国当代艺术家,十年之后,差不多能卖到几百万甚至上千万美元─1995年,张晓刚首次受邀参加威尼斯双年展,第二年,他的一幅《血缘》作品被中国当代艺术的重要藏家之一、比利时食品大亨尤伦斯****,瑞士****家希克也在这段时间拜访了他。中国当代艺术逐渐攫取了西方的注意力,张晓刚声名雀起,作品销量稳步上升。
  有点像守株待兔。威尼斯双年展有百余年历史,但中国以国家的身份参与其中很晚,自2003年至今仅仅是第五次。2011年张晓刚天价拍卖诞生后的第二个威尼斯双年展,也即今年,成为历史上最热闹的一届,共有300多位中国艺术家来赶这场全球艺术界最大的集会。
  威尼斯双年展创立于1895年,起初是为了纪念当时统治意大利的萨沃伊王朝的国王Umberto和玛格丽特女王的银婚纪念日。它的形式有点像世界博览会,各国分别管理国家馆,此外还设有主题馆和平行展。此次中国共有7位艺术家入选主题馆─按照中国馆策展人、****美术学院副教授王春辰的说法,直到今年,中国文化部才开始向社会公开征集方案,他提出的《变位》最终被选中。除此以外,大多数艺术家都出现在了可以由任意机构或个人提交申请的平行展 上。
  一件到威尼斯旅行过的作品,可能带来更高的市场价值。艺术从业者更倾向于认为,能参加威尼斯双年展,往往意味着拿到进入国际艺术圈的通行证,大大小小的展览推动着交易,艺术家的职业生涯借此提升,作品也获得更高标 价。
  威尼斯双年展的历史地位和规模决定了这一点。“这个世界上没一件艺术品的商业历程由优秀论文网站http://www.wowa.cn提供,助您写好论文.有其它任何一个展览能一次展现如此极致的多元性。巴林岛上的当代艺术肯定和中国或者梵蒂冈的不一样。这是威尼斯双年展真正的财富所在,需要不断深入挖掘。”2013年的威尼斯双年展总策展人Massimiliano Gioni对《第一财经周刊》说。他为今年的主题展设立的主题是“百科宫殿”。
  需要指出的是,威尼斯双年展对艺术品的增值并不体现在商业上,它更多是一种艺术价值上的肯定。正如法国社会学家Pierre Bourdieu所说,在艺术圈,资本运作不是经济或者金融,而是象征。当象征性的资本积累到一定程度,它就会转化成经济作用上的资本,也就是艺术品的售价。
  威尼斯双年展本身也并不商业。它曾经有过严密的组织和商业体系,但因为左翼人士在1968年****资本家将威尼斯双年展变成了富人的游乐场,当年它在官方作用上退出了艺术品交易市场。1998年,一项改革法案将威尼斯双年展从一个自发的组织变成了文化机构,接受意大利政府的补贴。如今实际的全球艺术品交易发生在瑞士巴塞尔艺术博览会等会展上。但威尼斯对于中国当代艺术来说依然作用重大。1993年的威尼斯双年展开辟了“东方之路”展览,有10位中国当代艺术家参展。这是中国当代艺术家首次在国际舞台上亮相,也是中国艺术品市场起步的时间─一些中国当代艺术家因为本国市场的空白,其作品直接以欧元或者美元定价,进入西方市场。
  在成为千万美元艺术家之前,张晓刚已然不堪其扰。最多的时候,他一天接待了八拨不相干的人,完全无法工作。有一次他在画室画画,听到身后有动静,转身看一个人正在拍照。他问对方怎么进来的,对方说,你门没关,我就进来 了。
  从2000年到2005年,他搬了五次家,来寻找更清静的创作空间。来访的人纷繁芜杂,他开始分不清什么人是朋友,什么人只是商人。“2006年开始,我决定将所有的人关在门外。”张晓刚说。
  同样在2006年,苏富比在纽约开始拍卖中国当代艺术品。对张晓刚来说,这也是生命中充满转折意味的时刻。当时他人在云南,突然接到朋友黄燎原的电话,正在拍卖现场的黄兴奋地告诉他,他的画拍了100万美元。
  他许久没回过神来,只是感慨了一句,“疯掉了”。那年回家,他跟父亲说,“我的画卖了个好价钱。”“多少钱?”“100万。”“100万什么?”“美元。”这段对话结束后,父亲只是默默走开。“我父亲对我的话从来都不信,”张晓刚说。但第二天他就接到了父亲的电话,“看来你说的是真的,《参考消息》上都写了。”
  他体味到人生中的荒诞意味。“2006年之后,整个中国艺术都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每个人的价值观都发生了裂变。”张晓刚对《第一财经周刊》说。
  容易被忽略的一点是,无论是2006年的100万美元,还是2011年的1100万美元,跟他并没有太大关系。早在1990年代,张晓刚的《大家庭》就已售出,像苏富比这样作为二级市场的拍卖公司,往往只能从一些藏家那里得到它们。
  “最后这些画以多少价格卖出,跟艺术家本身关系不大,
上一篇论文:探讨酒店的艺术范儿 下一篇论文:浅论当前加强和提升普通高校艺术教育有效性的路径
相关论文
业务范围
免费本科范文
免费硕士范文
免费职称范文
论文****
职称论文****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