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简析陈洪绶《水浒叶子》艺术特色探微

导读:
摘要:陈洪绶是一位伟大的天才画家。在当时以花鸟和山水为主要题材引领艺术风尚的明末清初的画坛,陈洪绶迥异于这一时期的其他画家,他直面现实,体验生活,用心领悟,继承前人,勇于创新,不仅推动了当时花鸟画和山水画的发展,更重要的是他的人物画一改前人消沉低靡,千篇一律的风貌,在笔墨线条运用和人物造型语言上独出新裁,别开生面,给当时的人物画以巨大的突破,也给明末的版画艺术增添了崭新的光辉,为中华民族的传统艺术的继承、创新、发展做出了极大的贡献,故“三百年无此笔墨”是我们对他一生艺术创造的最高评价。
  关键词:陈洪绶;《水浒叶子》;用笔用线;以形写神;装饰
  2095-4115(2013)06-9-2
  陈洪绶,字章侯,幼名莲子,后年长改为老莲,晚年又改为悔迟、老悔等,诸暨(今浙江)人,明末画家,工花鸟,草虫,勾勒精细,色彩清丽,兼能山水,有装饰味,但其尤善人物,造型夸张,风格独特,突破陈规。与崔子忠齐名,有“南陈北崔”之称。亦善书法,能诗文。陈洪绶一生中的人物画创作之多,但每一时期的风格面貌也会随着生活的阅历和对社会的体悟变化而转变。其胸中强烈的政治抱负和生活态度无不对他和他的绘画创作产生过极大的影响,他不但画了诸多优秀的卷轴人物画,同时也经常依据文学作品为木刻起稿,创作出了卓越新颖的木刻版画插图,在中国版画历史上增添了浓重的一笔,为后世的版画艺术发展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陈洪绶一生创作人物木刻画有《水浒叶子》《博古叶子》《九歌图》《西厢记》等绣像插图。其中年所创作的《水浒叶子》线条刚劲有力,造型夸张奇特,别具一番质朴、高古之美,这种独绝的美也无时无刻地打动着我们,其强烈的艺术感染力不仅能满足我们审美视觉的要求,而且甚至能使笔者挥笔运墨的****愈感强烈。笔者近期在临摹陈洪绶此套木刻人物画《水浒叶子》,觉得此件作品堪称古代工笔人物画线描之经典,是后人欣赏、临摹、学习的绝佳范本,笔者沉浸在陈洪绶笔墨造型语言的同时,其艺术趣味初具领悟,故对此作一浅析,也为日后更深入地学习陈洪绶的绘画艺术创造必要的条件。
  《水浒叶子》中的“叶子”是古代一种酒牌,当众多的好友聚在一起喝酒时,每人轮流抽出一张酒牌,抽到牌的那个人根据牌上的内容确定谁喝酒。比如呼延灼左右手各执一鞭,抽到此牌后,坐在左侧和右侧的人都要饮酒一杯。但后来翻刻者直接在画面的一角加上了应该谁喝酒的“某某饮”的字样。古人利用抽酒牌的方式给在座的好友带来饮酒的乐趣,增加了轻松的气氛,同时也普及了水浒人物的知识。可见《水浒叶子》给当时人们的生活起到很大的娱乐作用,是陈洪绶融合文人精致文化与大众通俗娱乐的巧妙产物。
  陈洪绶28岁时为解决周孔嘉一家八口人的生计理由,花了整整四个月的时间,创作出这套《水浒叶子》送给周孔嘉,周孔嘉将这套叶子卖出,藏家****好长时期,才决定付诸木刻,从此,生动的水浒人物才有机会展现在人们面前。
  首先,笔者从陈洪绶绘制《水浒叶子》人物的线条说起。在分析其用线的同时,可以与陈洪绶最早绘制的版画《九歌图》作一比较,以便更能清晰地反映出《水浒叶子》线条的艺术特色。《九歌图》是陈洪绶19岁所作,此套图中人物的体貌及精神特征被陈洪绶刻画得十分生动。其《屈子行吟图》中的屈原像极为精彩,虽背景留出大量空白,陈洪绶细致入微地刻画出了屈原忧国忧民、悲愤长叹的神情,留给观者以无限想象的空间。从用笔的风格来看,我们很容易看出其中有唐宋人(如李公麟)的线描的影子,但又不是完全生硬的模仿,而是在学习前人之后加以变化。其用线整体上是细劲匀称的,在线条转折的地方既不是很圆润也不是很方硬,而是方中有圆,圆中有方,方圆兼备,虽然还没有形成其后期那样极强的个人风格,但也反映了他自由率真的早期绘画面貌。
  然而,陈洪绶创作于中年的《水浒叶子》与《九歌图》在绘画风格上有很大的不同,在用笔用线方面形成了极强的个人面貌,当我们通览此套人物画时,虽然每幅画面都不是很大,但其中充满魅力的线条会带给你很强的视觉冲击力,平静的心情被这波折方刚的线条节奏所打破,心潮顿时激昂澎湃,热血高涨。人物身躯的外轮廓使用如铁丝般刚硬的线条,主要动态线还有意的加粗,在起笔的地方有很强的顿笔动作,行笔锐利,转折用力顿挫,收笔稍轻,钉头鼠尾,整个线条表现出很强烈的节奏感和急迫感。在人物的衣褶处理上,多方折用线,甚至会出现大量的直角折线,犹如书写“7”字,方折直拐,衣袖的画法是一起一折,再起再折,不断重复,易整以散,如宋江像,两条衣袖都是使用不断重复的直折线条来表现,一条条线依次排列,十分密集,然下身衣纹多长直线且略显疏朗,线条整体呈现出一种疏密对比明显的节奏感。事物总是对立统一的存在,绘画也不例外。虽然这种线条锋芒外漏,和舒缓、平静的传统审美观念不相符合,但这种线条颇具一股阳刚之气,显现出无限的生命力。
  中国的绘画以线造型,线条作为一种抽象的艺术语言在书画的表现形式方面呈现出巨大魔力。在绘画方面,线不仅具有写形状物之功能,而更重要的是能够直观地体现作者的情感世界。例如元四家的倪云林画山水,逸笔草草,不求形似,他把胸中的逸气通过独特的笔墨语言——线得以充分表达。线的表现贯穿于情感抒发的整个过程,正是因为线条能够直抒胸臆,是日常感触的直接投射,亦或是一种对理想世界的寄托,我们会发现陈洪绶的《水浒叶子》中的人物用线特点正与他年轻时血气方刚的性格完全相吻合,这是形成其线条风格的核心因素之所在。
  陈洪绶创作的《水浒叶子》不仅在线条的运用上下了颇大功夫,在人物的造型上也煞费苦心。他不拘泥于人物外在的形似,巧妙结合人物的性格特征,大胆夸张变形,注重神态情感的含蓄表达,进而追求更高层次的神似,四十位水浒梁山英雄在陈洪绶的笔下被塑造得栩栩如生,陈洪绶独特的艺术想象力得到极大程度的发挥。
  我们知道,传神是判定一件书法艺术作品格调高低的重要因素,东晋大书法家王羲之的《兰亭序》被誉为天下第一行书,此作品是王羲之在一个风和日丽的自然环境下,心情舒畅,风神潇洒,一气呵成,是自身精神风貌的完美体现。同样的,中国的绘画艺术也是以“形神兼备”为第一要素。在“形”与“神”之间的理由上,历代各大家都在不懈地探索。纵观中国美术史上的经典力作,但凡是一位优秀的画家,不仅满足于表现物象的外形,而是更加力求追寻更高层次的神似。这是和中国书法艺术所追求的最高境界相一致的。东晋顾恺之是位卓越的人物画家,他第一次将“神”的概念引入了绘画艺术,并提出“传神写照”的画论,顾恺之在描写客观对象时不仅把握对象的外部形体特征,更重要的是把握对象的内在精神面貌,注重以形写神,贵在神似。而从《水浒叶子》中人物的造型上看,陈洪绶经过对四十位水浒人物性格特征深入分析,对人物形象进行高度概括,虽不加任何背景修饰,但也能最大限度的反映出画面背后丰富的艺术真实,正是这种“象外之旨”、“弦外之音”的“神似”感动着无数的欣赏者。如宋江,在《水浒传》的描写中,宋江长得面黑,身材比较矮,其貌不扬,但是宋江作为江湖豪杰,为人忠诚仗义。陈洪绶没有局限在文章的描写上,为了突出其内在的性格特点和精神气质,遗貌取神。宋江的身体被有意地拉长,腹部前挺,成功地塑造了宋江高大勇猛、无比忠诚的正面英雄形象,宋江的精神气质顿时生动地浮现。再者,陈洪绶进一步细微刻画,宋江的左手轻捋着胡须,左手伸出两手指,右脚在前,左脚在后并踮起脚尖欲作向前迈步状,双眼注视着前下方。可见宋江正踱步向前,仔细的思索着应对某件大事的计谋策略,虽人物形象着墨不多,但宋江由体内散发出神情面貌被刻画地极其生动传神,宋江的精、气、神顿时跃然纸上,给观者留下深刻的印象和无限的想象空间。再如“一丈青扈三娘”,修长的身姿,娟秀美丽,头部微微地上仰,左手手掌张开,抛接空中的单子灵活自如,再配以有装饰图案的长裙,生动地描绘出一位娇媚灵秀的
上一篇论文:谈艺术投降 下一篇论文:谈述论肖邦《一小时的故事》的反讽艺术
相关论文
业务范围
免费本科范文
免费硕士范文
免费职称范文
论文****
职称论文****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