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文联系方式

有关于《遵生八笺》之陶瓷艺术观初探

导读:而宋代的仿古瓷器则为高濂崇尚古意提供了历史渊源。他曾批评“俗人凡见两耳壶式,不论式之美恶,咸指曰:‘茄袋瓶也’”。在高濂看来“孰知有等短矮肥腹无矩度者,似亦俗恶。若上五制,与姬壶样,深得古人铜铸体式,当为官窑第一妙品”(《燕闲清赏笺·论官哥窑器》)。  高濂崇尚陶瓷的古意,追求和赞赏大雅的作品。这种“雅”首先表
《遵生八笺》之陶瓷艺术观初探摘要:《燕闲清赏笺》作为晚明养生著作《遵生八笺》中的重要内容,将艺术鉴赏看作修身养性的主要手段。本文以作者对陶瓷艺术的品评为研究焦点,论证高濂古雅与新巧并存,美观与适用统一的艺术思想。
  关键词:陶艺鉴赏;陶瓷史;高濂
  :A
  “中国陶瓷是一种包含着多重文化意蕴和多维价值要素的文化现象。”①它在以坚固、耐用、干净的特点满足人们实用需要的同时,由于自身细腻光滑、色泽温润的特殊品质,也成为一种艺术品。正因为如此,明朝文人高濂在《燕闲清赏笺》中,将鉴赏陶瓷作为养生的主要内容之一。他对陶瓷的剖析品评,折射出具体社会环境下的思想个体特色。
  一、古典与新巧并存的艺术审美观
  纵观《燕闲清赏笺》中高濂对陶瓷的鉴赏评价,我们不难发现,其审美观有着明显的尚古倾向。他称赞宋代龙泉窑瓷器有粉青、深青、淡青之别,而明代仅剩下葱色,其余尽是油青,造型也每况愈下。他甚至感叹宋代定窑各类雅花囊、酒囊“式类数多,莫可名状,诸窑无与比胜。虽然,但制出一时工巧,殊无古人遗意。以巧惑今则可,以制胜古则未也”(《燕闲清赏笺·论定窑》)。官哥窑的葱脚鼎炉、乳炉、花觚、彝炉这四类仿古瓷器,被高濂列为“鉴家至宝”,“每得一睹,心目爽朗,神魂为之飞动,顿令腹饱” 。(《燕闲清赏笺·论官哥窑器》)
  高濂这种尚古的倾向,与明朝复古思潮有着必定的联系。明初,朱元璋登基后,致力于恢复被元代中断了近百年的汉家思想,不仅依唐制传统设制衣冠,还颁布了在唐律基础上发展而来的《大明律令》,旨在指导政府活动和规范社会生活,为朝政歌功颂德的“馆阁体”成为书风的主导方向,绘画上以宋画为尚,院体画复兴。而陶瓷领域中的仿古作品早在北宋、南宋之交就已出现。当时文人间考古风盛行,各窑出现了一系列仿青铜和仿玉器造型的作品,如鬲、鼎、尊、觚等。《燕闲清赏笺》中记载官窑瓷器,“论制,如商庚鼎、纯素鼎、葱管空足冲耳乳炉、商贯耳弓壶、大兽面花纹周贯耳壶、汉耳壶、文巳尊、祖丁尊,皆法古图式,进呈物也” (《燕闲清赏笺·论官哥窑器》)。
  明朝自上而下的复古风是强大而持久的。它在渗透到社会每一个角落的同时,也深入到人们的思想观念中。这无形中影响了高濂的陶瓷审美观。而宋代的仿古瓷器则为高濂崇尚古意提供了历史渊源。他曾批评“俗人凡见两耳壶式,不论式之美恶,咸指曰:‘茄袋瓶也’”。在高濂看来“孰知有等短矮肥腹无矩度者,似亦俗恶。若上五制,与姬壶样,深得古人铜铸体式,当为官窑第一妙品”(《燕闲清赏笺·论官哥窑器》)。
  高濂崇尚陶瓷的古意,追求和赞赏大雅的作品。这种“雅”首先表现在造型上。高濂遗憾龙泉窑“有坐鼓高墩,有大兽蓋香炉,烛台花瓶,并立地插梅大《遵生八笺》之陶瓷艺术观初探由优秀论文网站http://www.wowa.cn提供,助您写好论文.瓶,诸窑所无,但制不甚雅,仅可适用”,而奥中玻璃窑瓷器“其制不一,奈无雅品,惟瓶之小者有佳趣”。 (《燕闲清赏笺·论诸品窑器》)他将官哥窑法古图式的鼎、觚、壶、磬等作品列为鉴赏之上品,可见,古朴典雅、严谨含蓄的造型是高濂所推崇的。其次,色彩也为高濂所重视。他在比较宣窑和成窑五彩时说:“宣窑五彩,深厚堆垛,故不甚佳。而成窑五彩,用色浅淡,颇有画意”。 (《燕闲清赏笺·论饶器新窑古窑》)清纯、淡雅的色调成为高濂的最爱。所以,高濂认为,官窑瓷器“色取粉青为上,淡白次之,油灰色,色之下也”。 (《燕闲清赏笺·论官哥窑器》)
  色泽淡雅、鲜而不艳的青花瓷器得到他的高度赞扬。中国陶瓷超越了一般实用器皿的范畴,不仅是观赏物、把玩物,在特定的环境中,还是生活情趣和理想情操的象征。高濂用“雅”的标准来评价陶瓷,以追求超然出尘的生活环境和幽雅内省的理想人格,这也正是“士大夫事事求雅的目的—有关于《遵生八笺》之陶瓷艺术观初探—人雅也。”②
  但是,社会风习和思想文化决定了人的审美标准。高濂生活于明朝中晚期,此时,社会经济有了极大的发展,人们的生活习俗和艺术观念也随之发生着变化,产生了“以华为美的审美理想”。③另外,“市民、宫廷、民间、文人四者,是构成明代工艺的四个大体系。”④各具特色的审美体系相互影响。特别是市民审美趣味,它不同于民间的质朴,也不同于宫廷的华贵,更不同于文人的幽雅,它常常喜欢追求流行的趋势,有时甚至会为此而综合其它三个审美体系的特点。所有这一切,给明代审美文化带来了全新的内涵。生活在这样的社会环境中,高濂对于陶瓷艺术不仅尚古,而且求新,对当时的各类新品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常对一些奇工巧作赞不绝口。明代的斗彩、五彩、彩釉瓷是极具时代特色的新品种。高濂赞赏明代景德镇瓷器说,“若坐墩之美,如漏空花纹,填以五色,华若云锦,有以五彩宝填花纹,绚艳恍目。二种皆深青地。亦有蓝地,填画五彩,如石青剔花,有青花白地,有冰裂纹者,种种样式,似非前代曾有” 。(《燕闲清赏笺·论饶器新窑古窑》)
  明初的复古思潮只注重艺术形式上的复古,缺乏对表现主题和思想内容的探究。所以并没有给当时的审美带来新的变化,反而导致艺术气氛异常沉闷。物极必反,明中叶以后,出现了王阳明的“心学”、李贽的“童心说”、汤显祖的“唯情说”以及****派的“性灵说”。这些追求个性解放、重视情感和审美趣味的学说形成波澜壮阔的浪漫主义思潮。在艺术上形成了重自然,重自我的审美思想。在此影响下,“中国的工艺制作发展到明代,出现了一个前代没有的现象,那就是制作者着意表现属于个人的特点,标榜个性成为一种时髦。随着资本主义生产关系萌芽的出现,工艺界从趋同的心理逐渐走向求异,个体意识明显的提高了。” ⑤明人这种富于创意、勇于求新的审美心态从《燕闲清赏笺》中可窥一斑。景德镇窑“宣德年造红鱼杯,以西红宝石为末,图画鱼形,自骨肉烧出凸起,宝光鲜红夺目——青花如龙松梅茶杯、人物海兽酒杯、朱砂小壶、大碗,色红如目,用白锁口。又如竹节罩盖卤壶小壶,此等发古未有”。“又等细白茶盏,较坛盏少低,而瓮肚釜底绵足,光莹如玉,内有绝细龙凤暗花,底有‘大明宣德年制’暗款,隐隐桔皮纹起,虽定瓷何能比方,真一代绝品,惜乎外不多见。” 。(《燕闲清赏笺·论饶器新窑古窑》)二、美观与适用统一的艺术设计观
  中国陶瓷的艺术特征在宋代被发挥到极致,达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王朝闻先生曾说“任何艺术品的创造,都必须服从人对它的有关于《遵生八笺》之陶瓷艺术观初探特殊需要”。⑥既然高濂鉴赏品评陶瓷是为了修身养性,满足精神需求,美观便成为他至关重要的审美因素。这种美观包括造型、色彩、纹饰等多方面的因素。受理学思想和禅宗以及文人审美趣味的深层影响,宋瓷以含蓄幽雅著称,它的造型简洁质朴,刚劲挺拔,不事堆饰;釉色多属淡青、乳白、葱绿等;纹饰也是追求自然,合于天造。这样的艺术品位恰如宗白华先生所说,是“芙蓉出水”之美,也正符合高濂作为文人的审美情趣。他所列的官、哥、钧、定、汝是宋代举世闻名的五大名窑,他追求陶瓷的古意和优雅也主要是对宋瓷的推崇。但无论是尚古,还是求雅,高濂注重的是陶瓷的艺术性。
  中国工艺美术发展到宋代,“明显地向着两个方向发展:一是结合实用的生活用品,一是专供欣赏的工艺品。” ⑦这种趋势将宋瓷的艺术性发展到顶峰状态,而它对明代瓷器的影响则与宋瓷截然不同。明代瓷器以实用、小巧的生活实用器皿为主。如永乐年造的压手杯、成窑的鸡缸杯都是具有代表性的作品。高濂对此也有记载,“成窑上品,无过五彩葡萄,口扁肚杯式,较宣杯妙甚。次若草虫可口子母鸡劝杯、人物莲子酒盏、五供养浅盏、草虫小盏、青花纸薄酒盏、五彩齐箸小碟、香盒、各制小罐,皆精妙可人。(《燕闲清赏笺·论饶器新窑古窑》)客观环境使得高濂在注重美观的同时,对陶瓷的适用性给予了一定的关注,将“适用”列入陶瓷是否可入清赏的条件之一,显示了他美观与适用统一的艺术设计观。
  高濂重实用的观点是有其思想成因的。其一,“中国人对于陶瓷的艺术欣赏和把玩是通过日常生活这一‘****’而达到的。” ⑧陶瓷
上一篇论文:探讨小议《祝福》《项脊轩志》情感的艺术表达 下一篇论文:简述“官话”赢得人心的艺术
相关论文
业务范围
免费本科范文
免费硕士范文
免费职称范文
论文****
职称论文****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