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文联系方式

试议科主任

导读:苟伏案疾书,我偷眼去望,只见一行标题赫然醒目:《主任竞聘报告》。我突然有悟,原来处里要配科主任了。  老苟高度紧张,一紧张可就出事了。那天,苟夫人是哭着来的,进了门就扑上老苟。情急之下,我一下扑上嫂嫂,老苟接着扑向屋门,一套动作都是连环扑。我使劲将嫂子按在座位上。苟夫人鼻涕眼泪擦着甩着,我递上毛巾边听边躲。苟夫
科室新配了一台碎纸机,几天没有拆封。
  游处长进来问:“怎么样啊?”大家都从座位上站起来说好好。
  游处长走后,杜娟起身打开碎纸机,顺手将处理文字丢在机器中,纸屑如雪花一样飘下,哗哗的碎纸声很好听。杜娟说真好真好,今后就方便了。红姐说这算什么,都是些过时的东西。老苟没说什么,背着手转转,坐回椅子喝茶。我心想科里怎么就没一点热气呢?综合科成立半年,前一阵科室每人配了台新电脑,许是人人有份,没见谁高兴;这几天处里评先,科室得了先进,我说去撮一顿,也没人响应。唉,科里没领导,所有的事都是淡淡地。我拿起一叠资料过去清理,听着哗哗的碎纸声,心想或许就为着这个科主任吧,若是大家都将心事放进碎纸机,将它一一绞碎随垃圾倒去,那该有多好。
  老 苟
  刚进科里那会儿,对桌坐着老苟,五十左右的模样,几天后得知他四十出头。老苟的头顶 少了头发,据说是喝什么药喝的。老苟去电线杆上找过老军医,几经调试气血无效,只好认了早熟。老苟很漠然,没事仰靠在椅上闭目养神,做业务不慌不忙,大事小事都一副安然无虞的样子。据说这有由头,那年城市起沙尘暴,老人家骑车撞在线杆上半天不起。后不久,又一次横穿马路接电话,人被车撞倒在地,于是腿上有了轻疾。这样去想,不慌不忙是身不由已。初来时,我认为老苟是科主任,因为领导就是这个样子,后来听说他不是主任,这让我一时转不过弯来。怎么极像的事情又不是呢?后来我相信了老苟不是主任,因为那天处里搞迎新春活动,就是腿上绑个绳子,让一只腿快跑,前边树上栓着一桶香油,老苟报名,跑得飞快,脑门上几绺细毛都刮竖起来了。为一点蝇头小利,那么地疯狂奔跑,不像是领导。
  以为老苟是领导,主要与他的城府有关。比如他讲话多是教诲式的,他说他刚来机关时,每天早来晚走,见前辈都是毕恭毕敬,每天提前半小时来,先打好开水,再拖地擦桌,然后再给屋里人泡好茶水,下班不能提前走,要等老同志走完,以防单位有急事顶上去。老苟给我画了一张线路图,让我在里边没命地奔跑,终于感觉疲累时,老苟才对我密传玄机,他说:“一个人的进步有三点,一是天命,二是机遇,三是作为。”我没有天命,从小到大没有拾过一块钱;也没有机遇,一生都是按步走,好事都让人家得了;说作为,我现在绝对是超劳。老苟摇摇头说:“作为不是指劳动,作为还要有人脉背景,背景就是领导关系……领导关系就是抓老一,三个副职不顶一个老一,这是要靠自己作为的。”又说作为是有讲究的:“看领导不能几人一起,一人去是一个作用,大家去又是一个意思。又比如,不要怕领导骂你,领导对你很客气,那不是好事,领导能骂你,你就是知己。”老苟的话都有道理,可以收入《苟语》。
  老苟疑似领导,但科主任的位子空半年了,老苟怎么没有坐上呢?
  我开始研究老苟。
  不久,我和老苟出差,晚上喝了酒,老苟在宾馆睡不着,他问:“你真没情人?”我说:“其实应当有。”老苟说:“你们年轻,现在这不算什么。”我说:“其实您也可以有。”老苟说:“不行不行,咱们不是一个时代的。”我说:“咋不是一个时代的?”老苟掰上指头:“35、47……”我说:“科主任论文资料由论文网http://www.wowa.cn提供,转载请保留地址.这种事不论辈份和年龄的。”老苟若有所思,叹息道:“听说局里一个老处长很本份,眼看要退休了,想想挺亏的,就在宾馆要了小姐,可不巧就出事了。”我说:“这是万分之一,咋就让他赶上了,魔鬼专缠胆小人。”老苟笑了:“我们都算是胆小人呢。”我俩淡笑一下不语,这时电话响了:“需要特殊服务么?”“不要。”“按摩呢?”“也不要。”“洗洗脚可以吧?”“不洗。”老苟耳灵,身正躺着,却微欠起身说:“什么是洗脚?”我正想解说,小姐就推门进来了。小姐见面惊叫:“哇塞,原来是两位帅GG呀。”我说:“哪里来的帅哥呀,这是我们领导。”老苟脑门秃亮,眼球鼓胀,很像个干部。小姐吃吃一笑:“典型的领导。”老苟听小姐认定他是领导,手托着腰,捋了下脑门,几乎要喊出小鬼。小姐拉上领导的胳膊往外走。老苟身子朝后撤着说:“领导脚好着呢。”小姐说:“领导说话就是幽默。”我想笑,老苟的衬衣露在皮带外一截,鞋也让拖掉了一只,趔趄着朝门口走,一只脚还朝后伸着寻那只鞋。老苟莫名激动,来不及净面,捋了下额上几绺长发,又用手去抠牙上沾着的菜叶子。我赶紧扭过头。在楼下,我们两人发现,原来这是一个很大的房间,人一排排斜躺,像肉联厂的流水线,十多个相貌粗陋的女孩在给十多位大肚子男人洗着脚,完全没有什么神秘。墙壁电视上放着武打片,男人们神情木讷,一律举目上望。
  老苟一上楼就说:“不值不值。”我说:“花钱不多就别想好事。”“这洗脚没什么,女孩子也不漂亮,没意思太没意思。”我笑了:“有意思是要花大银子的。”“那得要多少钱?”“你没那胆,就别想这事了。”老苟酒已渐醒,慢慢地点头,似乎在计算那个风险系数。我说:“你若是睡不着,干脆下楼去OK。”老苟摇摇头没甚情绪。其实,老苟平时喜欢唱歌,只是歌曲让他一唱就是豫剧,因遭到同事嘲笑,便发誓从此不再唱歌。
  出差回来报销把钱给了老苟。老苟正练功,眯眼看了下递上的钱:“差了60元呢。”我紧张回想,终于想出了细节。原来,晚上我们洗脚,小姐就找领导付钱,老苟荣誉感一上来,就把银子拿了。当时我想老苟果然有些像领导呢。现在老苟的荣誉感消失了,这洗脚钱的事就算出来。我很不好意思,红着脸补给了他60元,随手我把出差时给老苟拍的照片给他,这时我也猛然想起,这照片也不是乱拍的,这些冲洗费若以此类推,摊给老苟80元有余。老苟接过照片专注的欣赏,记不起那些琐事,以为是公拍公人。我的嘴张了几下没有说出来,心里拔凉。
  一天,老苟饮完早茶后对我说:“上次洗脚的事不要对外人说啊。”我说:“那不算什么呀。”老苟一脸严肃:“事虽不大,说出去可就变味了。”我说:“这既不是嫖娼也不是暧昧,它只是一种异性接触。”老苟耷下脸,怯怯地说:“我说不要去的,可你还是拉上我。”“不对呀,是女孩拽上领导先出去的呀。”老苟说:“我主要考虑你年轻,怕你委曲才跟去的。”我说:“那你可是出了钱的啊,也就是你提供了嫖资。”老苟脸一下子煞白了:“你怎么这样说话,那钱可是你也出的呀。”我看老苟真的吓住了,就说:“我们听领导的,就算是我带你去的好了。”这样一说,老苟似才放心了,但这个玩笑明显让我们之间不快。我家离单位较远,中午我在办公室沙发上小憩,眼睛刚刚眯着,老苟推门进来,摆了几个板凳就在上边歇下。老苟年龄大,我便揽老苟在沙发上卧。老苟摇手谢了。第二天,正欲睡下,老苟又推门进来,又是摆弄板凳,我又要起身,老苟又急摇手示意不可。再后天,我就先摆了板凳自己睡上了上面。可老苟不来了,再见我就不说话了。我猜不透老苟,就因为两次他睡了板凳吗?自打上次洗脚我喊了老苟领导,他就真把自己当领导了。这也怨我,有些称呼是不能乱喊的,开始我称他为苟老师,他不动声色,改口叫他苟老,仍不见有动静,后来洗脚时喊了苟领导,他就面有悦色了。苟领导现在有感觉了,我却没在事实上将他当领导,老苟当然有些失落了。
  老苟几天不理我,接着老苟的气功也停了,连续几天,老苟伏案疾书,我偷眼去望,只见一行标题赫然醒目:《主任竞聘报告》。我突然有悟,原来处里要配科主任了。
  老苟高度紧张,一紧张可就出事了。那天,苟夫人是哭着来的,进了门就扑上老苟。情急之下,我一下扑上嫂嫂,老苟接着扑向屋门,一套动作都是连环扑。我使劲将嫂子按在座位上。苟夫人鼻涕眼泪擦着甩着,我递上毛巾边听边躲。苟夫人平时不是很难看,但今天鼻涕上去脸成了花猫。我心急手快去拿老苟的毛巾,很快发现拿成了我的,科室毛巾发的一模一样,还没来得及标识,大事当前,我抓过自己的毛巾让嫂子擦着,心里直犯着恶心。
  原来,苟夫人下岗后闲来无事就学了跳舞。老苟郁闷,就去舞厅监控,没事就用电话朝家里查岗,最后竟然模仿其他男
上一篇论文:简述妇产科腹部手术切口液化的临床诊断 下一篇论文:试析分层管理下高一理科次重点班管理初探
相关论文
业务范围
免费本科范文
免费硕士范文
免费职称范文
论文
职称论文 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