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文联系方式

阐释演唱中语言和声音的协调意义

导读:公等待幸福的喜悦心情。第二部分要有意延长“e”“ie”“o”等元音,与溪水微风的对话,表现苏姗姗急切与人分享快乐的激动心情。尾声饱满地演唱每一个延长音,表现苏姗姗对即将到来的幸福的憧憬。音乐形象在歌词的提示下,显得更加清晰,更加生动感人,音乐与语言相互交融,加上歌唱者的准确表演,把歌曲中完整的音乐形象表达给观众
摘要:演唱包括语言和音乐,然而语言是歌唱的基础,是来传递人的思想与感情的。歌唱真是如此,如何将语言和声音完美的结合形成美妙的音乐是我们必须去研究的课题,本文会从不同的角度去感受与体会这一课题的研究。
  关键词:歌唱语言歌唱声音协调作用
  一、歌唱语言
  语言的功能是来有路基的表达人的思想。将语言转换为有声语言来表达时,他就有更强烈的情感色彩,然而这种情感色彩主要是通过有声语言来抑扬顿挫的标的语调、语气和音色来表达的,这种有声语言正是音乐演唱中语言和声音的协调意义由专注毕业论文与职称论文的http://www.wowa.cn提供,转载请保留****.旋律的基础,并且在音乐里获得高度发展,特别是对旋律产生很直观的影响。在歌唱中语言和音调的变化是来表现出情绪和情感的变化。
  语言的完整的表达是通过句子这一语言单位来实现的。世界上的语言有各种不同的类型,在歌唱中,元音要在口咽腔中发出,比说话时的口咽腔还要扩大;元音的不同变化是通过唇舌和口咽腔的内部调节来完成的。因此,只有吐字器官之间协调了才能咬准字,才能使口咽腔后部的各个共鸣腔受到气体的振动而引起共鸣,产生强大的声音。辅音是每个汉字的字头,是字的起音。不同的字头要根据其不同的发声位置,让唇、齿、舌、牙、喉等“五音”紧密配合,才能清晰、准确的发出。
  语言和发声矛盾的根源在哪里?根源在于传统风格的演唱,特别是美声传统唱法的规格,标准不但源于生活,而且高于生活,和生活中自然的语言动作以及发声动作有相当的距离和明显的区别。这两种技能同步提高到歌唱的水平就没有了矛盾,但一方符合了特定的歌唱要求,一方停留在生活中的自然状态,当然就有了矛盾。语言动作涉及到口、喉、鼻三个部位,但绝大部分动作在口腔。发声的动作涉及的部位主要在喉、咽、声门、呼吸器官,但和口腔相邻又变化性最强的部位是喉和咽,所以口腔状态和喉、咽形态之间的关系就语言和发声矛盾的主体。
  二、歌唱声音
  歌声就是由歌唱发声和歌唱语言机能合成的。没有真正的完全脱离语言的纯歌唱发声,也没有完全脱离声音的语言。只要是人声的音乐,歌唱和语言就是不能截然分离的。关于语言与歌唱的关系,歌唱家莉莉·雷曼指出:“在歌唱时,歌词应保持像朗读时一样,说出每一个要唱的字,越是像说话那样,唱起来就越容易。我赞成把朗读法的学习当成一切歌唱的预备课来学习,没有人认识到:它将使歌唱教师的工作变得多么简单和有效率得多。”因为从生活到歌唱,我们随时可发现语言、口语与歌唱发声之间的矛盾。单从歌唱策略的过程中,不但要研究发声的规律、语言的规律,而且要研究发声和语言的关系,研究在不同的声乐风格、种类中,如何从内容和艺术表现的要求出发恰当地协调、处理好发声和语言、旋律和语言的关系等等。而着重论述语言发音习惯,如何与美声唱法发声技能协调,平衡,推动歌声达到声情并茂之效果。
  歌唱充满了诗一样的情感,是个不但是语言,还是可以唱的歌,他将词作家从美丽的大自然中摄取丰富的素材,将歌词作家对大自然的热爱,对理想的寄托用满腔的热情和神奇的想象表现自己的高尚气节和澎湃的激情。如《沁园春·雪》(毛****词):
  北国风光,千里冰封,万里雪飘。望长城内外,惟余莽莽;大河上下,顿时滔滔。山舞银河,原驰蜡象,欲与天公试比高。须晴日,看红装素裹,分外妖娆……
  歌曲旋律只能引起一种朦胧的情绪和情感,因此,歌词的抒情既具体,又生动。歌词的诗情借着美妙动人的旋律,把我们带进神圣的境界,令人心旷神怡。
  三、协调作用
  人类自然的语言动作的形成和成为习惯:是在人们近距离、平静地交流中形成的。这种环境和目的决定了讲话的音调大约只在下中声区或上低声区即可,音量也无须太大。但歌唱中的要求是在不用扩音器的情况下唱给上千或几千人听,音域横贯三个声区,近距离自然交谈的语言动作当然不能适应。在歌唱当中,尤其是使用美声传统唱法时,就更需要把生活中自然讲话的策略做些转变,在维护语言质量仍然清晰好懂的基础上使之和良好的喉、咽形态相配套,相适应。我们在歌唱的学习和艺术实践中,努力提高发声技能技巧的同时,在语言的处理上,既要考虑语言内容情绪特点,又要结合音乐的特点;通过准确清晰的咬字,恰当的语气、语调及语言色彩,用丰富的想象力、创造力准确地表达歌曲的思想感情,并赋予个人演唱风格,认真做到“声中有字,字中有声”的标准。古代《乐记》中就有论述:“凡音之起,由人心生也。乐者,言之所由心生也,其本在人心之感与物也。是故其哀心感者,其声噍以杀;其乐心感者,其声啴以缓;其喜心感者,其声发以散;其怒心感者,其声粗以厉;其敬心感者,其声直以廉;其爱心感者,其声和以柔。例如,苏姗娜的咏叹调《美妙的时刻将来临》,第一部分用近乎于说唱的形势,突出辅音“g”“ch”“m”等,表达主人公等待幸福的喜悦心情。第二部分要有意延长“e”“ie”“o”等元音,与溪水微风的对话,表现苏姗姗急切与人分享快乐的激动心情。尾声饱满地演唱每一个延长音,表现苏姗姗对即将到来的幸福的憧憬。音乐形象在歌词的提示下,显得更加清晰,更加生动感人,音乐与语言相互交融,加上歌唱者的准确表演,把歌曲中完整的音乐形象表达给观众,引起人们的共鸣。
  综述,在不断学习与探索中,我总结出正确的咬字、吐字、生动的语言和语言形象化的手法,是歌唱表现的重要手段。因此,除了掌握发声的发声技能技巧外,还要在语言中求风格与韵味,达到用歌声正确表达歌曲的思想与感情。在学习和实践的过程中,我也明白了要完善演唱技能需要学习的东西还有很多,但语言是任何一个国家、民族的歌唱体系形成与发展的基础,是具体体现和表达情感的一种基本的重要的手段,歌者忽视歌唱语言的规范与艺术化理由;若想在歌唱实践中达到歌声感人、扣人心弦,字正腔圆,声情并茂是缺一不可的。为了宏扬中华民族的文化和优秀的声乐传统,我们应牢记圣人孔子之说:“生有涯而学无涯”。
  参考文献
  [1]李鹏程.心中的祖国—音乐与文学作品欣赏[M].中国文联出版社.2013,(1).
  [2]王杰.美学[M]高等教育出版社.2001,(6).
上一篇论文:有关于小学语文实施语言文字运用的基本对策 下一篇论文:探讨克拉申语言输入假设在高职英语听力教学中的应用
相关论文
业务范围
免费本科范文
免费硕士范文
免费职称范文
论文****
职称论文****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