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文联系方式

试谈性别观下的“语言暴力”

导读:性别观下的“语言暴力”
性别观下的“语言暴力”浅析【摘 要】语言作为一种表意符号,是人类进行交流的主要工具,是思想表达的重要载体。秽语在人类语言发展中一直特立独行,用它的独特和“不羁”维系着大众情感的符号表征,表达着语言异形编码后的社会文化内涵和权力象征。秽语种类繁多,但是以性别编码表现得最为明显。本文就秽语中的性别符号入手,从这些深深植根于民族文化的“语言暴力”文本中,解释形成秽语的社会和文化渊源,挖掘秽语性别符号背后的权力观。
  【关键词】秽语,性别,权力
  秽语,俗称****话,不堪入耳的话,在人们表达愤怒或不懈时最常用到。秽语,从一个独特的角度向我们展示了各个时代和社会的语言文本的差异性以及人们的思想价值观,也是侧面反映了社会的好恶和权力。纵观目前对秽语的研究,学者多是强调秽语对文化和社会的不利影响,尤其关注秽语对青少年语言和发育的不良影响,担心秽语的使用不利于青少年生理和心理的健康发展。但是,对秽语的符号表意以及情感空间却很少讨论,更不会提及秽语发展背后的文化权力渊源了。本文试图从秽语中的符号文本入手,进而分析性秽语符号中的符号编码形式架构,找出其背后的文化和权力根源。
  一、 性秽语中的符号文本举例
  秽语,从多角度、多社会层面都体现了国人不同的价值角度和思维方式,其中应用最广泛、最能调动人们情绪的一类是与性和性别文化相关的秽语,这些符号文本中不乏男性对女性的侮辱和强权。笔者认为,秽语中对性别符号的引入是长期文化发展的必定结果,也体现着既有逻辑的观念体系,有着独特地研究价值。
  (一)男人——>女人(男性对女性的施暴)
  这一类秽语符号中最明显的就是“操”和“靠”,十分明显地暴露出了男性从性别上对女性的诋毁和蹂躏。“操”和“靠”在骂人语言中的运用,是秽语中最常使用的一种。这说明了男性在其中的主动地位和对女性的不爱惜和****。其使用的广泛程度简直到令人瞠目的程度。
  纵观全中国各个地区,上到老叟,下至孩童,不管知不知道这些词语的真正含义,在面对气愤的事件或者不随心意时,都会说出经典的国骂“****妈”,网络语变形成“草泥马”,这句国骂中很明显的是对被骂者的母亲的“凌辱”。当然南北地区不同,各地方言和表达方式略有不同,但表意却惊人的一致。如南方语系中上海话是说“滚那妈错比”,浙江骂“娘希匹”,重庆骂是“你妈卖P”(重庆话发音B=p),潮汕说的是“蒲你阿嬷(妈)”,福建的“腮淋目”和“塞你母”异曲同工等。
  当然,除了侮辱母亲,还有就是对其直系女性亲属,如:对奶奶的侮辱:“奶奶个腿的”;对姑姑的:“屌你细姑”,对妹妹的责骂“你妹啊”。最近比较流行的网路语“你妹啊!”也是国骂的转化和变体,甚至前段时间风靡的游戏应用“找你妹”,笔者以为也是借用了这种偏向秽语的表达形式而赢得了游戏玩家的喜爱和钟情。
  总之,不管其形式有多少种,总结起来其体现得语言符号编码形式都是出于男性对女性的侮辱和施暴,是一种典型的通过语言暴力来达
上一篇论文:试谈蒋采苹绘画语言 下一篇论文:论儿童文学在小学语文教学中的目前状况及策略
相关论文
业务范围
免费本科范文
免费硕士范文
免费职称范文
论文****
职称论文****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