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浅论经子与文学

导读:
摘 要:《论各家文章与经子之关系》一文是刘师培先生《汉魏六朝专家文研究》的第十篇。其文着手于六朝文章的专门名家,从文章的谋篇、布局、音节、文采及形神等方面来谈学文及研究的要求和标准,并提出了研究六朝文章的诸多策略,对我们研究文学与经学之关系以及文学研究策略有很重要的指导作用。
  关键词:经学 文学研究 刘师培
  四库全书分部经、史、子、集,从刘向、歆《七略》到《汉书·艺文志》、《隋书·经籍志》等,七分法逐渐向四分法转变。集部从单纯的“纪诗赋”逐步扩展到了“楚辞、别集、总集、诗文评、词曲”的丰富内容,表达了文学史上的文学观念、文体变迁等的不断发展。而经子与文章的关系,对于文学研究来讲,便是一个追“经”溯源的过程,也是学习和研究文章的基础。
  一、文学之渊源推本于经
  刘师培在《经学教科书·序例》中提到:“夫六经浩博,虽不合于教科,然观于嘉言懿行,有助于修身,身究政治典章,有资于读史。治文学者可以审文体之变迁,治地理者可以识方舆之沿革。”专门从事经学的研究远不止这些,而从事其他研究者却须以经学为根基,审视源流,才能够有深厚的积淀和坚实的基础。在汉魏六朝文学研究中,经学是文章变化、文体迁讹之本源,是文章辞采、形神的模范与源头。
  在六朝时期,刘勰《文心雕龙》里已着重体现了这一点。他在文之枢纽五篇中继接《原道》、《征圣》之后郑重提出《宗经》,阐述了圣人经典对于后世的指导作用。刘勰认为经是“恒久之至道,不刊之泓教”,“故象天地,效鬼神,参物序,制人纪;洞性灵之奥区,极文章之骨髓者也”。他将“经”予以无比崇高的地位,重视经书中深刻的洞察力、感召力和丰富的表现力,正是因为它具有了这种价值,便成为后人学习的模范。《文心雕龙·序志》篇中也阐述了文章与经典的密切关系,他认为文章是经典的枝条,五礼、六典因为文章才能致用,君臣政令奏章、军国大事都要依靠文章才能清楚明白地表达,而“祥其本源,莫非经典”。
  刘师培对于经是各家文学之渊源的解释,可以在其对经字的定义中寻找。他认为上古之书,多口耳相传,因此对于经书文字的要求为便于记诵为准。经过不断的磨炼与修改,经书的文章便形成以下的特点:奇偶相生、声韵相协、藻绘成章、参伍错综。这样的文章便于记诵和口耳相传。直到汉时才落字成书,以文字来记载。刘师培对经书性质的认定,也显示出了经典与后世文章的顺承关系。他认为六经分为古代、西周、孔子三个阶段。上古之六经,淆乱无序,未能荟萃成篇;西周六经为周公制礼作乐、仿古代圣王之制而作,皆周公旧典;而孔子删订六经,述而不作。六经是从上古开始便存在的经典文字,是先民在声音文字发源之时所记录下来的典籍,其文体表达会影响到后世文章的体例,藻绘声韵会影响到后世文章的文采。他在《中古文学史讲义》中也提到:“文崇六代,惟主考型;若夫宣究流衍,撢引绪端,习肆所及,两汉实先……况复娴习雅故,底究六经,扬、马、张、蔡,各臻厥茂。”六朝以前之文章,特别是经书,必当研习。
  二、审文体之变迁
  早在《荀子·劝学》中就有了很明显的宗经思想,并对它们进行大致的性质分类和特点描述。“故《书》者,政事之纪也;《诗》者,中声之所止;《礼》者,法之大分,类之纲纪也。故学至乎《礼》而止矣。夫是之谓道德之极。《礼》之敬文也,《乐》之中和也,《诗》、《书》之博也,《春秋》之微也,在天地之间者毕矣。”颜之推《颜氏家训·文章》中亦云文体源流:“夫文章者,原出五经。诏命策檄,生于《书》者;序述论议,生于《易》者;歌咏赋颂,生于《诗》者也;祭祀哀诔,生于《礼》者也;书奏箴铭,生于《春秋》者也。”经书成为群言之祖,正是由于其文章言辞简约而旨意丰富,事近喻远。刘勰在《文心雕龙·宗经》篇中也将后世各类文体与经书作联系,并说明了五经各自的体制特点和对后世的影响。这二十类文体,从五经中发端而来,并也体现了各自的行文特点与要求。同时,文章各体又有相应的变化,在文学发展的过程中,文章会从篇法、句法、声调等方面发生变化,而文章体裁,“既立各体之名,即各有其界说,各有其范围”,(刘师培《文章变化与文体迁讹》)不可多变。这也需要本其源头,切磋琢磨,方能在研究和学文中得到精要。
  三、六朝专家文举例研究
  刘师培以蔡伯喈、陆士衡及任彦升为例,指出了他们的文章与经的关系,并剖析其行文风格和研习法门,为我们研究六朝专家之文章提供了范式。
  蔡邕,汉末名士,以碑铭为称。蔡邕出生在一个儒学世家,还在太傅胡广门下学习。胡广才华横溢,学富五车,“《六经》典奥,旧章宪式,无所不览。柔而不犯,文而有礼”。(《后汉书·胡广传》)他的文章给蔡邕很大的影响。蔡经子与文学由专注毕业论文与职称论文的http://www.wowa.cn提供,转载请保留****.邕治经学,还对《礼记·月令》关注甚多,表达了他的礼学思想及其新变,这是在汉末文化思潮中不可或缺的。蔡邕不是经学大师,但他对经典的学习使其为文有如此之功力与风格。刘师培指出,在研究蔡邕文章时,要明晓蔡文中学习《尚书》、《诗经》等经典而形成的“句中虚实”,乃可得其法门。蔡文源于《诗》、《书》,虚实相生,以表象之辞比附事实,渊懿有光,深得《尚书》精髓。他对于《尚书》典故和体式的运用炉火纯青,言辞典雅润泽,优容浑厚,掷地有声。
  陆机文,源出于《国语》。用笔较重,辞采浓厚,多作长篇。而文辞重叠却不芜杂,反而清新相接,毫无蒙混之迹,如其《辩亡》、《五等》二论。刘师培在《汉魏六朝专家文研究·各家总论》中却给予了陆机更高的评价,他说:“大抵陆文之特色,一在炼句,一在提空。”指出研究陆文最重要的两个方面,一是以平实入手,参以提空之法。文章平实则容易板滞,陆机文章平实而能生动,是因为有警策之语为之提空。另外一个是看陆文首尾贯串及段落分明处。因为陆机喜作长篇之文,而长文最容易散漫芜杂。而陆机的文辞聚气凝神,选词安雅,是其得《国语》之妙,而重叠有规矩。这是学陆文的要点,却也是研究陆机文章的精妙所在。
  再次,娴于辞令的任昉,所得为左氏之神也。任昉文章用典入化,造句自然,有隐秀之致。任文善用辞令,巧词妙句都融入旧章,其气韵都与《左传》惟妙惟肖。钟嵘《诗品》中评任昉诗为:“善铨事理,拓体渊雅,得国士之风。”任昉文章风格劲健、典雅庄重,又好用典,并具有教化之风,且文行合一,在齐梁雕缛成体的柔弱文风中别具一格。因此“任笔沈诗”齐名于世。刘师培提出其玲珑辞令源自左氏,研究任昉的文章,须探其渊源,究《左传》修辞之术。经子与文学由优秀论文网站http://www.wowa.cn提供,助您写好论文.
上一篇论文:浅论对《中国新文学大系》之《资料索引集》序例的 下一篇论文:谈述我的文学经验
相关论文
业务范围
免费本科范文
免费硕士范文
免费职称范文
论文****
职称论文****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