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文联系方式

试谈朱强:文学正能量促我前行

导读:
朱强是首届全国青年产业工人文学大奖最年轻的获奖者,一个高大帅气的江西男孩。
  2001年,朱强12岁,他开始写作,迄今已在《光明日报》《天涯》《散文》《花城》《青年文学》等刊物发表了几十万字的作品。在谈到文学情结时,朱强说这完全是一次意外。小学四年级,他的一篇习作,被语文老师推介参加全国的一个学生作文大赛。不料获奖,大家喜出望外,他自己也从这一次获奖中寻到自信,那时候,他脑子里还没有写作的概念,也从没有想过成为编辑作家。但获奖之后,家长、老师、同学都对他投来赞许的目光,他从这些赞许的目光中获得自信,他从此知道了可以通过这样的一种方式满足自己小小的虚荣。因为这样一次偶然的机会,或者说这样一次偶然的自我发现,他被拽进了文学的浪飙里。
  初中以后,他连续做了六年的语文课代表,逐渐受到老师看好,此时他的写作小有进步。“每个人都有虚荣心,都需要有自信,恰恰好,文学满足了我的这种虚荣,我也恰好从文学中寻找到了自信,因此,我与文学结了缘。那时,周围的人都把目光聚焦到我身上,有自信是极其重要的,所谓的文学正能量,恰好也便是补给人的这一番自信,让人可以幸福,从容,自在的活着。无畏无瞑。”
  莫言说他自己是农民,鲁迅当年是医生,那些非科班出生的人在文学上有所收获时,往往被人询问投身创作的理由。当被问到为何喜欢文字大学却选择工科,毕业后又放弃建筑,到杂志社做编辑,朱强说:“土木工程与文学本来就不矛盾,恰恰相反,两者太相似了。文学是门艺术,土木工程也是门艺术。在施工过程中,需要建筑工人的充分理解和默契配合,他们分工、协合和交流而建出一栋栋艺术楼房。土木工程建筑通过这些有型态的艺术品来交流、表达。文学也是交流,自己与生活对话。自我的交流。在我的理解里,它们是一体的。”
  朱强从土木工程专业毕业后,曾与土木建筑工人待过一段时间。“工地是一部精彩的小说,每一张灰扑扑的脸都是有个性的。他们背后或许是一段流亡史,或许是一段咬牙切齿的感情经历,或许是一段生离死别的记忆。有太多的故事藏在背后,让你书写。”谈起获得首届“全国青年产业工人文学大奖”散文奖的《清明时节》的创作,他自称主要是源于清明节从南昌到赣州的路途中一次不经意的见闻。
  “当时我还很犹豫清明节要不要回家,因为是临时决定的,行程十分仓促,当时能够****到的,只有火车站票了,我自己也没有想过我会混进农民工的队伍,只希望火车能够快速把自己送到故乡,去郊外看望外公。昏暗的车厢里,当时拥挤着很多的农民工和学生,他们都是从长江北面运输过来的,神态懒散,疲惫。他们中有的和我一样,也是过节回家看望亲人。因为当时的这种环境,让我觉得我与他们的距离如此贴近,这样一个庞大的群体在清明前一夜被无数辆火车运往故里。他们努力地去亲近故园与亲人。想到这里,我的内心突然被这个群体触动了。许多‘飘客’都想方设法的完成这样一次艰难的‘还乡’行动。”
  正是处于当时的这种氛围之中,目睹了这样一支庞大的还乡队伍,他开始提笔朱强:文学正能量促我前行相关范文由写论文的好帮手http://www.wowa.cn提供,转载请保留****.思索起打工群体在整个时代里的个人命运,他想通过不同角度呈现,挖掘,从而揭示这个群体的存活状态与骨子里复杂的根性。
  《清明时节》所反映的,更多的是外出务工者与故园,乡土,家族之间的联系,以及,他们与泥土之间隐蔽关系。朱强用丰润、饱满的文字写出了这个群体内心的无奈,美好以及渴望。
  朱强说,当看到打工者背井离乡,特别是很多农民工从农村到城市谋生活,流动性与不确定因素很大,与此同时,农村却慢慢“空”了,土地慢慢变成空巢,在土地之上的各种手工艺活也慢慢失传。文化极度流失。地域风俗越来越淡,乡土文化逐年被破坏。现在有许多产业工人都是由农民转型过来,这种转型既有欣喜的地方,同时也带来诸多的焦虑。
  打工文学通过对打工群体的关注,从而寻找心中的栖息之地。有人一直强调打工文学处于边缘文学尴尬之地,没有真正进入主流文学。朱强并不认同这种看法,并说“主流文学的定义本身就具备多种。主流既可以是权威,也可以不是,既可以是民间,也可以是非民间。既可以是草根,也可以是高山流水的一群。作为打工文学,他们的队伍本身就非常庞大,人数之众,完全也可以说它是主流。历史上许多在当时即便不入流的作家作品,后来也会划到主流里面,并且成为正统,有着极强的声音。除此以外,即使同一个作家,他的作品也可以主流与非主流掺在一起。李白的《秋浦歌》中‘炉火照天地,红星乱紫烟。’就是写唐代炼铁工人的。这应该算是唐代的产业工人文学。所以,打工文学写作者本身需要自信。只要你把自己看成主流,你便是主流,自然有无数的支流汇集到你的河道里来。”
  根据不同的年龄段,文学评论家们往往给不同时期出生的写作者们贴上诸如“70后”、“80后”以及“90后”等标签,但朱强认定,自己不属于这些标签里的任何一个,并且相信任何写作者都不应该被单独的贴上标签。这些标签,现在已不完全是年龄的划分。在它们背后,已经衍生出了一大堆特别的作用。任何一个时代的写作者,除了被所处的时代影响,同时也必将受到其他时代的影响,并且这种被影响的程度,各不相同,影响的方式,也千差万别。
  朱强出生在20世纪80年代末,他说自己身上必定有1980年代人的痕迹。但除了这些痕迹以外,必定也有各个年代甚至魏晋宋明时代的痕迹,“因为通过阅读,让这些时代的人物在我面前活过来,种种阅读体验必将影响到我。譬如有段时间,我就很喜欢张岱,尽力模仿遗民的风度,白眼看人,走路癫狂。另一段时间又很向往自己是李笠翁或者苏轼。写字用繁体,满篇文字标点只有句号。这些习惯逐日养成,有的已经没有办法矫正。文字的风格也偏于古白话,满脸老夫子的气味。很多人没有法相信我是80后,我现在很要好的一个朋友,当初我们在网络论坛认识,她读了我的文字,误以为鄙人是年龄40岁上下的女性,见了面颇为吃惊。通过年纪划分文字类别是没有作用的,文字是对自己年纪的最大遮掩,字如其人是没有错的,可是此处之‘人’所指非年纪,非外貌,而是内心与灵魂。”
上一篇论文:探索盛大文学组建编剧公司首批签约100位新编剧 下一篇论文:研讨网络文学对校园文化建设的影响
相关论文
业务范围
免费本科范文
免费硕士范文
免费职称范文
论文****
职称论文****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