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文联系方式

简论儿童文学翻译中语言的 “三化”

导读:儿童文学翻译中语言的 “三化”
儿童文学翻译中语言的 “三化”引言:随着外国优秀的儿童文学作品的大量引介,儿童文学的翻译理由引发学界的重视。因读者群体的特殊性,译者需要以目标读者的理解能力以及认知水平为基础,翻译儿童文学作品时,译者所用的语言需贴近读者。本文以《跳舞的奴隶》为例从语言的形象化,具体化和美化三个方面探讨译者所采取的具体翻译策略,并进一步揭示儿童文学翻译中语言特征和《跳舞的奴隶》的翻译学价值。
  近年来,随着父母对于子女英语教育的重视,越来越多的英语读物出现在市场上,而英语读物的目标群体也趋向低龄化,外国儿童文学作品的引入量激增。然而,研究者们关注的多为传统的外国儿童文学作品,对于近现代的作品研究较少。《跳舞的奴隶》为芭拉·福克斯获得国际安徒生奖的作品,作为一名儿童文学作家,她的作品曾获得纽伯瑞荣誉图书奖和国家图书奖,因文笔清晰,心理描写细腻深刻,人物形象鲜明而深受少年儿童的喜爱。到目前为止,《跳舞的奴隶》的译本有两个版本,但黄衣青的译文更加的深入人心,本文从语言的形象化,具体化和美化三个方面探讨译者采取具体的翻译策略,使得译文深受读者的喜爱,并进一步揭示儿童文学翻译中语言的特征。
  一、语言的形象化
  作为最早翻译儿童文学的翻译家,周作人率先提出“儿童本位”, “儿童在生理和心理上,虽和大人不同,但他仍是完全的个人,有他的内外两面的生活”[1]p37。译者需要有童心以及爱心,要从独特的读者群体的特点出发。鉴于儿童的理解能力以及认知水平较弱,形象化的语言可以吸引孩子的注意力并激发出他们的阅读兴趣。黄衣青的译文中多为“妈妈语”,四字成语,动词词组。这些都是将语言形象化的有效手段。
  (一)“妈妈语”的使用
  从儿童心理学的角度来看,“儿童偏好“妈妈语”。这是一种较短的语言,通常两到三个单词,发音清晰。有多描述,多重复的特点”[2]p195。在翻译时,采用“妈妈语”,好似妈妈在给孩子讲故事,更加符合特定读者审美趣味。具有“妈妈语”的文字,适合处于这一阶段,具有特殊身心特点的读者来阅读。而叠词,拟声,口语词皆是“妈妈语”的具体体现。
  叠词具有形声具备的特点。它超出了单字原来的作用,或在原来作用上产生了一种新的情趣以及风韵。比单字更具生动可感的描状性,抒情性。以及圆转流利的音韵之美,给予读者更多的想象空间,从而可以达到高妙的修辞效果。比如“press” 原义为按压,被翻译成“碰碰”,既可以表现出人物的谨慎小心的心理,有用孩子熟悉的语言来吸引孩子的注意力。再如,“solitary”被翻译成“孤零零”,孩子既可以轻松地理解词义,又可以从“零零”中感受到孤独之感。
  拟声词,更是“妈妈语”的具体表现之一。用语言来描摹自然界的声音,读者通过阅读仿佛置身于特定的场景中。纽马克提出:“语言具有审美功能。通过修辞声响或隐喻,取悦读者的感官,使其具有审美愉悦”[3]p154。音韵美是人类认知的共性,“若将图像与声音同时展示给幼童,他们更关注声音”[4]p111。拟声词便是其具体体现。在《跳舞的奴隶》翻译过程中,拟声词比比皆是,译者将“snip” 译成“咔嚓”,“咔嚓”一词是剪断这一动作以及声响的结合,言外之力,激发出读者强烈的心理反应。同样boom 被译成“隆隆”,也是将言内作用与言外作用结合很好的例子。相似的例子还有bang被译成 “砰”;chuckle被译成 “咯咯的笑声”;creaking被译成 “嘎吱嘎吱”;sizzle被译成 “咝咝的声音”等等。
  口语化的词语相对于书面语来说更加生活化,更加贴近读者。《跳舞的奴隶》是一本儿童读物。考虑到这一特定的读者群体,他们相对薄弱的认知水平和理解能力,将语言浅显化,生活化是一种必要的手段。汉语是典型的声调语言,而语气助词是汉语最重要特征之一。“啊”“吗”“嘛”等语气助词的使用,丰富了人物的情感,融入了译入语的特点,读者更容易接受。译者将“lout”翻译成“乡巴佬”,“lout”原义为笨拙的人,而乡巴佬这一生活化的表达,更加符合原文的情境,孩子也能更好的理解。再如,将“they’re about to overtake us.”译成 “那些老鼠在下面闹翻了天”,形象的口语式的表达更是孩子们喜闻乐见的。将原为首领含义的词“chief”翻译成 “头头”,形象而有趣的描述更加吸引孩子的注意力。
  (二)四字格的使用
  四字格是中文特有的语言,音节均匀,讲究均衡美和节奏美。将作品译成具有四字格的语言,更加符合读者人群的审美趣味。比如将“daze”译为 “眼花缭乱”,孩子可以从生活中找到熟悉的感觉,从而理解文字的含义。而“half believed them” 被译成“半信半疑”,对偶的句式,具有强烈的节奏感,孩子可以体会出作品中人物犹豫的情感。在《跳舞的奴隶》中,相似的例子还有很多,比如“with a broad ”被形象的转化为“龇牙咧嘴”,而一个简单的名词 “dead” 可以翻译成 “死气沉沉”。孩子可以在阅读中童话中的事物可感可知,产生美的感受。
  (三)动词词组的使用
  心理学家的研究表明,“具有动感而形象生动的事物容易吸引孩子的注意力。而在早期语言学习过程中,他们可以轻易的理解理解连动句,即具有连续叠加的动词的句子”[2]p192。将英文翻译成中文的动词性词组,可以给孩子们带来个性鲜明,活泼生动的人物形象,从而吸引读者的注意力,进一步提高译本的接受性。比如,文中的标题,“the errand”这一个名词被翻译成“买蜡烛”,既总结了章节的内容,又引发了读者的好奇心,为下文的叙述埋下伏笔。又如以下这个例子:
  [...] and another evening I had been startled when, thinking myself unobserved, I had grown aware of a silent watcher, a black woman who stood learning against the doorless entrance of such a hut.①另一个晚上,我以为自己没有被人看到,静静地在那里观察着。一个黑人妇女,靠着那没有门的棚子门口站着。②
  对比原文和译文,我们可以清楚的看到,原文名词性词组“a silent watcher” 被译成动词性词组“静静地在那里观察着”,形象的表述激发了读者的想象力。
  二、语言的具体化
  童话的目标读者是儿童这一特殊的群体,这就决定了童话的语言要符合目标读者的认知水平。“限于认知水平和理解能力,儿童常常对于泛化的东西感到迷茫,所以要将抽象的东西具体化”[2]p178。因此具体化的语言有利于儿童对于文本的理解。《跳舞的奴隶》的译者很好的做到这一点,其采用的翻译策略是通过分译和增译的方式将句子中传递出的信息具体化。
  (一)分译法
  鉴于英汉两种语言不同,英语中多长句,句中多修饰语,在英译汉的过程中,译者需要打破原来的语法结构,将英语的作用,用中文的语法译出来。林语堂提出,“翻译需以句为本位,将原文整句的作用明白,准确的体会,然后依此总作用,据本国语言之语法习惯重新表示出来”[5]p503。分译法有效的将原文中长难句译成符合读者理解和认知水平的中文短句,从而减轻读者的阅读负担。比如:
  In a hinged wooden box upon the top of which was carved a winged fish, my mother kept the tools of her trade.
  在一个装有铰链的木盒子里,放着妈妈工作时所需要的工具。这个盒子上面,刻着一条飞鱼。
  原文的定语从句“of which was carved a winged fish”被翻译成一个完整的中文句子“这个盒子上面,刻着一条
上一篇论文:浅析面部彩绘艺术的视觉语言:一项基于隐喻认知视角的 下一篇论文:对于小学生数学语言能力培养的对策
相关论文
业务范围
免费本科范文
免费硕士范文
免费职称范文
论文****
职称论文****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