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对于图像时代的文学之变

导读:
摘要:在这个以图像为审美主要媒介的时代,文学写作在构思方式、情节组织、意境营造等方面都产生了某些新的取向:图像具象开发并整合了人们对图像标识的读解能力,作者于是尽可能多地挖掘、提炼读者心中原本就存在着的对具象品牌的经验,而非字斟句酌地描摹该物的肌理、构成;文本载体的图像片段化和欣赏方式的点击滑动化培养了接受者对片段阅读的对接联想能力,也同样培养了写作者对以图像组接为基础的“情节”的热衷。小说中对话的比重越来越大,情节的推进主要由对话承担;文学对于“情”的渲染力弱化,作家写作手法的“情景交融”愈发冷静、程式化而将主体的心理状态隐藏在文字背后。现有的文学中情景难以交融、触景无法生情。我们不否认这些变化,但这变化只是量变而非质变。
  关键词:图像具象;图像片段;对话;情景交融
  文学在这个所谓的“图像时代”经历了诸多变化,无论是它的主体参与、接受需求、生产发行、功能指向还是选材角度、构思方式、抒情手法、意境营造、情节组织等都产生了某些新的取向,具备了这个时代独有的与图像相关联的质素。福柯说:“对陈述的分析是一个历史的分析,但它无需任何的解释:对于那些已说出的东西,他不寻求……寓于它们之中的思维、形象或者幻想的丰富性;而是相反,它寻求的是它们以什么方式存在,它们被表现出来意味着什么……”①追问一种文学现象何以如此,远比指认这一现象表现为何更为艰难。文学在图像影响下的变化经历了从不明显到明显,从不自觉到自觉的过程,是潜移默化的渐变而不是立竿见影的骤变。既然我们探讨的是图像时代的文学之变,那么图像必是激发文学转变的重要因由,图像的具象化、片段化、情绪化等特点成为影响文学创作思维、行文方式、情感动力的主要触发点。
  一图像具象与人物描写品牌化
  图像具象是指图像打破了生活和艺术之间的界限,以模仿或再造的手段将生活形式直接转变为艺术形式,将生活化入艺术的样态(具体表现为视频、MV等)。具象之“像”是图像取得机械、光能、电子、数码等技术的支持而对生活进行的全方位再现,它与传统呈像的不同在于它高科技含量的日益加深加大,对生活表现的全面与琐碎。具象化是图像时代的显著特征,它转变了人们观察生活、表现生活的方式,我们以往对图像本身及对图像欣赏(看电影、看画展)存有的崇敬感与仪式感随着数码技术和电子科技的普及而淡化。照相机、摄像机、智能手机都变成了日常用品,MV、视频、数码影像等不仅在操作上简单易行,而且在传播上不受限制。图像向日常倾斜使生活和对生活的展示之间的距离缩短、界限模糊,生活在不断地图像化,不断地激发并满足人们“看”与“被看”的需要,促成规模浩大的图像狂欢。尼古拉·米尔佐夫(Nicho-las Mirzoeff)认为,新的视觉文化最显著特点之一是把本身非视觉性的东西视像化,这是图像社会视觉中心主义的必定表现。人们对图像的审美期待“走下神坛”直接转变了人们对文学的审美要求,文学也要像图像一样反映生活的具象,扩充“照相本体”式反映生活的范围。范小青的《香火》中有这样意味深长的情境,晚年时香火的女儿给了他一面镜子,说,一个人没有镜子,怎么活啊,你照照镜子,就知道自己了。香火因为多少年都没照过镜子,有些迷糊,他不放心地问女儿:这里边的是他自己吗?镜子中的香火既不是他想象中的自己,也不是他真实的自己,而是由光影映照出的幻影。拉康的“镜像”理论提供给我们这样的推断,人是某种镜恋的动物,人要靠镜像式的呈现来证明本体的美与丑、优与劣,通过看/被看、看别人/看自己的途径走入世界。这就是福柯所说的身体的“监视”和“规训”:一方面我们不断地“监视”自己的身体,时刻注意它与美的身体规范普遍性的差距,但另一方面暗中起着“霸权”作用的乃是一种看不见的文化权力,它迫使你不得不按照“权力”的规约行动,尽管你似乎是自己乐意的。图像具象是流动的镜子,是生活呈像的剪切与粘贴,它满足了人们对“看”的需求,也更进一步夸大了人们对文学提供“镜像”的需求。人们一方面要在文学中看到自己的生活复写,比如打工诗歌、80后青春文学对底层艰难、校园成长的描摹;另一方面要看到别人的生活流变,以便为自己提供参考,比如官场小说、职场小说等写作潮流对人生百态、竞争法则的真实呈现,这就至少在接受者那里认可了文学对生活以图像方式的贴近姿态。文学以生动而丰富的图像形式将生活直接呈现在作品之中,以其原生态质朴的面目示人。文学不仅致力于真善美的****至尚、社会历史的本质探究与精神理想的追寻超越,还囊括了上至国际形势、国家政策,下至衣食住行、吃喝拉撒等日常生活的全部。它缩短生活、图像、文本之间的形式差异,将人生的一般过程经由图像付诸审美、化为小说,这使图像时代的文学之变由专注毕业论文与职称论文的http://www.wowa.cn提供,转载请保留****.得传统的小说叙事发生了巨大变化。今天的读者更认可在文学中观照自身、获得经验,作者供给和读者需求默契地沉浸在当下的体验与行动的自然性、习惯性、重复性之中。“随着消费文化中艺术作用的扩张,以及具有独特声望结构与生活方式的孤傲艺术(enclaved art)的解体,艺术风格开始模糊不清了,符合等级的结构也因此开始消解。这需要用一种多元主义的态度来对待各种不同的品位,对待文化的消解分化过程。”②
  具象化带给受众最直接的误读就是他们将自己对等为图像或文学中的具象,将光影或文字建构出的“他者”指认为“自我”,通过对对象的审美获得对自身的假想满足,从而模糊真实与虚幻之间的区别。费尔巴哈在《基督教的本质》第二版前言中也谈到了这个理由,他说现代的生活“重图像甚于事物,重表现甚于事实,重现象甚于存在”,抱怨社会的主要活动之一是生产和消费形象,威力无穷的图像左右了我们对现实的要求。③图像带给文学的一个重要元素即“品牌”,它是高度凝练的商品标识,隐含着消费信息的层级、锁定着商品使用的人群,“品牌”在图像时代成为文学大量使用的叙事与描写元素。品牌广告是图像虚构的极端代表,是提炼并美化了的人生过程与目的。HERMES、PRADA等服装饰品品牌;LV、GUCCI等箱包品牌;潮宏基、周大福等珠宝品牌;哈根达斯、星巴克等餐饮品牌……越来越多的商标名称出现在文学作品中,这是以往写作从未出现过的密集图景。作家对品牌的喜好、读者对品牌的认可主要不在于产品质量,而在于某品牌独特的价值内涵。堪称研究消费者文化造诣最深的学者彼埃尔·布尔迪指出,消费者时代的来临,意味着社会整合的核心统治模式发生了实质性的变化:以诱惑取代镇压,以公共关系取代****,以广告取代权威性,以创造出来的需求取代强制性规范。图像时代的文学之变由优秀论文网站http://www.wowa.cn提供,助您写好论文.文本载体的图片化、流通方式的电子化和欣赏方式的点击化直接冲击了文学的文字表达,图像培养了人对片段阅读的对接联想能力,类似于电影蒙太奇语言由片段与片段剪辑而生成新的认读。这就有了对同样以图像组接为基础的“情节”的热衷,小说受图像截图、剪辑影响最强的是“情节”胜出了人物和环境,成为三要素中最吸引眼球的一个。情节本是文学作品中语言和感情的载体,是手段而不是目的。高尔基在《与青年作家的谈话》中指出,“情节,即人物之间的联系、矛盾、同情、反感和一般的相互关系某种性格、典型的成长和构成的历史”⑧。也就是说情节是为人物服务的,要表现人物关系、性格发展。一个好的作品不应仅沉醉于玄幻的情节,它必须知道怎样去承载故事、映射人生,否则写了一千次受贿仍是受贿、一千次偷情仍是偷情,区别仅在于官位的大小或样式的特别,而没有深重的艺术感染力,人物难以成为时代的典型。可是图像的片段特征及由此生成的对情节的追求造就了诸多为情节而情节的小说,作家的才能发挥在虚构故事(fiction)上,费尽心机地勾勒离奇的线索、挖掘诡谲的经历,无心或无力
上一篇论文:试议全球语境下的中国翻译文学与本土文学 下一篇论文:简述从“临川四梦”解读汤显祖的女性观
相关论文
业务范围
免费本科范文
免费硕士范文
免费职称范文
论文****
职称论文****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