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文联系方式

研讨李敬泽:不必为文学的未来担心

导读:
西安的二月,春寒料峭。下了班的我依然独坐办公室,等待李敬泽的来电。之前通过邮件已多次联系,他非常客气,只是采访的事一推再推。这可真是应了阎安主编说的,敬泽实在太忙了,能李敬泽:不必为文学的未来担心由优秀论文网站http://www.wowa.cn提供,助您写好论文.答应接受采访就是我们有面子,盯紧,耐心守着。
  快近八点的时候,我忍不住先把电话打过去,立即遭到对方挂机,遂发短信:李老师,看来今天您还是很忙,我只得明天一早再打扰您了,只是杂志出刊在即,不能再拖,实在抱歉。数分钟后他回短信:高杨实在对不起,突然出差,现在还在开会,明天,明天一定完成任务。
  华灯初上,走在回家的路上,好冷。我一路走,一路想,原来,贵为中国作家协会书记处书记、《人民文学》的主编,敬泽老师也苦啊!
  语言的****不可阻挡
  高杨:你在自己的著作《小春秋》中引用了很多经典,足以见得你对中国古文化的热爱。但同时,你又不断强调,中国文化发展变化的必要性和必定性。对文言文,与多种层面进化发展的现代语言,你更能接受哪个?或者,你认为这两者之间,是否有矛盾的地方?
  李敬泽:传统文化也不是五千年来就一直放在那里,是传家宝,不能动。传统自身也是不断变化,春秋和明清差别就很大。中国十九世纪中期以后面对一个现代转型理由,所谓“三千年未有之大变”,语言不可能不变,而且语言的变是首当其冲的理由。旧瓶装不了新酒,现代经验溢出了文言文的表达限度,这就像欧洲文艺复兴运动,用世俗的民族语言,英语、法语、意大利语等等取代神圣的拉丁语,这是“必须滴”。有脑子的人都会明白这个,现在大家在那儿替文言文哭丧,不过是“发思古之幽情”,而且他还是用白话文哭。
  高杨:那作为一位文学从业者,你听得惯那些新生的语言吗?比如说那些“囿”“汗”“倒”啊?
  李敬泽:我的耳朵没那么娇贵,听不惯多听几遍不就听惯了吗?
  高杨:这是包容?
  李敬泽:这不是你包容不包容的理由,你不包容又怎么样?防民之口,甚于防川,语言的****不可阻挡。过去,似乎作家和教授和领导有权甄别语言,叫做“维护语言的纯洁性”。我们的生活本来就不纯洁,生活里你也不能取消厕所,你怎么就那么有信心可以做到让语言纯洁?再说语言纯洁不纯洁谁说了算?谁有这个权力?不是说一切权力都不好,不是说语言、特别是文学语言没有高下之别,而是,在语言这件事上,说这种语言的人一人一票,都有自己的权利,都有我口说我心的创造之权,网络一大好处,是把这个权还给了普通民众,由此我们也看到了创造力的极大进发,人民群众创造历史,首先体现在人民群众创造语言上,“汗”就“汗”呗,也许“汗”一阵子就不“汗”了,用得着大人先生们那么焦虑?你与其那么急着管别人的嘴,不如自己把话说好,说你认为好的语言,让它更有竞争力。
  高杨:你的意思是说:语言不再是一种绝对的特权,现在进入到了一个语言公共化的时代。所以,语言的多元化多层面的发展其实是再也不可逆转的事情?
  李敬泽:是的,而且我觉得这是个特别好的事情。你说咱们白话文运动是在忙什么呢?白话文运动、新文学运动是在忙一件事,就是让每一个人成为公民,而先决条件就是,建立现代的民族语言,让大家可以在一个语言平台上对话。在此之前,老百姓说的话不算话,只有经过特别训练、特别选定的,拿到了秀才、举人、进士学位的人,他们的话才算、才是人话,才能放在桌面儿上。引车卖浆者流的话,都不是人话。你们几个说黑话,搞小圈子,不让这屋子里绝大部分人听懂,那么你那个黑话再高雅,它也应该取消。白话文运动,就是在做一件事,就是要把语言的权利还给民众。
  在传统的文化形态下,民众在语言中的作用,常常是很难体现的,语言必定会逐渐精英化,你受过训练,他没受过训练,你写的文章能发,他写的不能发,你手里有唛,你就比他有发言权。现在,网络大大地加速了语言的****,当然可能很多时候粗俗、粗鄙,可以举出很多令老先生们愤怒的现象。但话说回来了,从古至今,语言任何时候都不是一潭清水,就像生活从古至今也都不是一潭清水一样。
  我们正在经历着剧烈的变化,无论是面对世界,还是面对内心,我们的语言都是不够用的。无数新的经验,新的感受,都需要表达。那么,所有的人都参与进来,都兴致勃勃地丰富、拓展和创造,这当然好。
  笨办法也许最能保存文明
  高杨:现在纸媒普遍不景气,比如杂志、报纸,都很艰难。你觉得纸质杂志会不会被网络刊物手机报等电子杂志取代?
  李敬泽:从大的趋势来讲,我相信以后的主流会是电子阅读。但是不是说,以后纸媒就不存在了?我觉得也未必。人性没有那么简单。我们有麦当劳我们还是会吃羊肉泡馍,虽然有很多更便利,更时髦的食品,但我们还是要吃羊肉泡。(笑)
  理由不仅在于口感和营养,这里头还包含着一大套的文化记忆和生活习惯。人类的生活不是单纯的进步过程,现在有很多人还在写毛笔字,你不能说这个就是无用的,情况不是那么直接和简单。
  新闻出版署的署长说,电子媒介也有理由啊,制式转换那么快,1990年的电子文件就读不出来了,得找专家来帮你,才能读出来。但一本书不同,一本1990年的书,你随时都可以拿起来读。一些笨办法往往能更能有效地保存文明。总之,纸媒是不是会完全消失,现在讨论这个理由恐怕为时过早。
  高杨:看来你对纸媒的未来并不悲观。
  李敬泽:至少我不认为办杂志的人会没有饭吃,也许还有新的机会。在国外,杂志无数。香港那么一个城市,杂志上千种。就是因为杂志可以面对细分的小市场,比如钓鱼杂志,也会分为海钓杂志、河钓杂志等等。反而像美国《读者文摘》、《新闻周刊》这样的大众刊物面对很大的危机。
  但如此细分之后,在传统的纸媒市场上,你很难抵达你的读者。比如《延河》办得很有特点,也许能让全国两万个读者喜欢。但作为纸媒,你要抵达你的两万个读者,这个难度和成本就很大。你忙活了半天花了很多钱,可能只找到了两万人中的十分之一。比起来,电子杂志可能就较为容易。当然现在电子阅读的模式还不很清晰成熟,但总之我没有什么恐慌感,电子阅读给我们提供的是机会,而不是末日。
  高杨:新世纪开始时,有人说“中国纸媒开始进入冬天啦”。2012年刚一开年,就又有人说,“纸媒进入严冬啦”。近几年,体制内的文化事业单位又经历了文化事业单位改革。文学杂志、报纸副刊需要自谋出路,自己造血。而文学刊物的造血功能又很差。作为文学杂志的从业者,大家之前还觉得虽然清贫,但至少很安稳。2009年以后,文学杂志纷纷走出体制,压力突然变大。你觉得未来的文学刊物会是什么样子?
  李敬泽: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总得来说,期刊改革是一定要改的,具体到每个地方在改革过程中也有不同的考量。有的地方就把本地重点的文学期刊,划到了公益性事业单位当中,有的地方就改企。
  文学杂志的主编,就跟穷庙的方丈似的,为了存活四处化缘(大笑)。这里的理由很复杂,平心而论,现有的杂志都承受着很多过去积累下来的理由,否则也不至于这么困难。如果陕西省真的就这么一份文学杂志,交给你们三个人办,我还不信,你们仨连自己也养活不了。也可能办得很好,发不了十几万份,也能发个一万两万,负担也很轻,也不至于存活不下去。
  现在正处在转型过程中,具体会怎么样,我也不知道。就像《人民文学》,我告诉我的同事们,你们不要怕,好好做你们的事情,钱不是你们考虑的理由,你们要考虑的就是如何把杂志做成全中国的N0.1。我还不信了,我办成最好的杂志,还拿不到钱(大笑)。所以说,这么多文学期刊,就有一个办出自己特点李敬泽:不必为文学的未来担心由提供海量免费论文范文的http://www.wowa.cn整理提供,希望对您的论文写作有帮助.的理由,你的细分市场在哪儿,相比与其他文学期刊,核心竞争力在哪儿。总是要给读者一个理由,不买别的,非要掏钱买你的杂志。在这方面,文学期刊下的功夫不够,资源和基础或许
上一篇论文:试议文学名家笔下的“书包” 下一篇论文:试谈美国文学中民族精神与特征
相关论文
业务范围
免费本科范文
免费硕士范文
免费职称范文
论文****
职称论文****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