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文联系方式

探索我的文学路

导读:
1985年初春,我从一个化工厂的子弟校被借调到自贡市文联当编辑。在文联狭窄的打字室里搭了张小木床,晚饭后的自贡市委大院万籁俱寂,灯光昏黄,树影重重,我摊开纸张,圆着我的文学梦。当时我只写了一篇小说《看着我的眼睛》,在《自贡文艺》上发表后,非常想在省级刊物上能发表作品。记得当时整个自贡市能在省级刊物发表作品的也只有二三人,连我们的主编也只是与人合作过一篇小散文。他把它剪下来贴在笔记本上,不时拿出来偷偷看一看,那甜蜜的表情如同是在看情人的照片。他几次教我写小说,鼓励我多写,写得越多,被省级刊物选中的几率才越大。
  当时,我已决意走文学之路,认为只有写作才有可能转变自己的生活。可是写什么心里并不清楚,只知道应该写感动过自己的人与事。我回忆起早年在东北老家的生活往事,决定把它构思成小说。一开始我都怀疑自己能不能写完,所以先用几张废纸的背面打草稿,一页一页地写起,边想边写,写头一页时还不知第二页怎么写。人物清晰,情节却朦胧,主题更是糊涂。但写得还算顺利,三五个晚上就写完了,仔细看看,觉得还像篇小说,再拿出稿纸,以抄我的文学路由优秀论文网站http://www.wowa.cn提供,助您写好论文.经文般的虔诚,工工整整写进稿纸的格子里。寄给谁呢?我想到了《现代文学》(即《四川文学》),因为与黄家刚老师有过一面之交,就寄给了他。寄走之后,我才意识到一个大理由,这篇小说写的是北方题材,四川的刊物怕是不会用,于是又翻找起北方文学刊物的地址,寄给了《现代作家》。不想十几天后,我接到一张薄薄的纸封,白色的信封上印着“现代作家”的字样。我的心立刻狂跳起来,难道是好消息?我急忙找了个没人的地方撕开,扯出信,上面只有两句话:作品甚好,拟发头题。当时我的心情不亚于中了彩票头等奖。那张薄薄的信笺给我带来的喜悦,在我以后的人生中再也没有过了。
  两个月后,《现代作家》1985年5月号头题发表了我的作品《干姐妹》,我抚摸着那散发着油墨香的刊物,如同抚摸着自己的亲生孩子。读完后,我心里更为高兴,因为较之原稿,编辑只改了几个字。就在那一刻,我对自己有了信心。两个月后《小说选刊》第7期转载了《干姐妹》,记得那期作品还有刘心武的《五一九长镜头》、王安忆的《小鲍庄》和王英琦的一篇作品。我的排在第四题。当时四川文学界每年能上《小说选刊》的作品也只有三五篇,我的创作引起了省作协的重视,特来函聘请我为省作协文学院专业创作员。周克芹亲自写信请我参加《当代》文学笔会,我由此结识了一批当时四川小说创作的青年才俊,也正式走上了文学创作之路,并被当地政府作为人才引进到自贡市文联。
  1989年,《四川文学》和自贡市文联联合召开了我与廖时香的作品探讨会,由周克芹带队,带来了四川评论界的精英们,还有《中国文艺报》的编辑,为我们二人的创作“会诊”。几个学院派的研究生把小说创作说得非常玄妙,让我感到一头雾水,心里偷偷寻思,创作哪有他们说的那么复杂呀?周克芹看出了我们的困惑,发言时突然说了句:理论都是跛脚的!搞得几个评论家面面相觑。下来后,他悄悄对我说,你不要受到干扰,想怎么写就怎么写。1990年,《四川文学》主编陈进跟我约稿,嘱我写一组小说,他们将以四川作家作品小辑专栏形式发出。于是,我写下一部中篇小说和两部短篇小说,寄过去没多久便接到通知让我去成都修稿。
  在一个寒冷的冬日,我带上六岁的女儿坐火车前往成都。那晚,我一直改到凌晨四点才完成。早晨八点半,我牵上女儿直奔编辑部,何同心老师当即就审阅了我的修改稿。他看完后,高兴地一拍桌子说“可以了”。不久,《四川文学》便发表了我的个人作品小辑,并配发了袁基亮的评论。当我回忆起这些往事,那时的快乐似乎依然弥漫在心头,感谢文学一路的陪伴。
上一篇论文:研讨我的另类文学鉴赏课 下一篇论文:试析“卖菜叔” 的文学梦
相关论文
业务范围
免费本科范文
免费硕士范文
免费职称范文
论文****
职称论文****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