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关于高丽朝李仁老《和〈归去来辞〉》的文学渊源及其深远影响

导读:高丽朝李仁老《和〈归去来辞〉》的文学渊源及其深远影响的、间接的、被动的接受。高丽朝中期掀起的“苏轼热”对高丽文人接受陶渊明是一种催化剂,以苏轼的作品为载体,高丽文人1 2 下一页
高丽朝李仁老《和〈归去来辞〉》的文学渊源及其深远影响内容提要:高丽朝中期文人掀起学苏轼热,以苏轼作品为载体,李仁老开始“识陶”、“仰陶”、“学陶”并“和陶”,第一次赓和《和〈归去来辞〉》,为高丽朝后期及李氏朝鲜文人所喜爱,确立了陶渊明在朝鲜古代文人心目中的地位,纷纷效仿和之,形成朝鲜文学史上特有“和陶辞”的文学奇观,并产生深远影响。探讨李仁老《和<归去来辞)》的文学渊源及其影响对中朝文学研究具有重要价值。
  关键词:李仁老 归去来辞 陶渊明 “和陶辞” 苏轼
  一个民族文学的发展需要本民族优秀的文学家来奠基,正是他们的开创、指引更好地推动了本民族文学的发展。李仁老对陶渊明《归去来辞》的赓和、解读就是典型范例,正是他的奠基与开创,朝鲜古代文人对陶辞爱之弥深,形成朝鲜文学史上特有的“和陶辞”文学奇观。
  李仁老(1152~1220)字眉叟,朝鲜古代文学巨擘,创造了朝鲜文学的多个第一:第一部朝鲜民族诗话《破闲集》;第一个文学社团“江左七贤”;第一首“八景文学”诗;第一部乌托邦文学作品《智异山青鹤洞记》,其中还有第一首“和陶辞”——《和〈归去来辞〉》。本文试图从源头上梳理李仁老创作《和(归去来辞)》文学渊源及其对朝鲜辞的影响,以探究其文学价值。
  “苏轼热”中赓和《归去来辞》
  12世纪末期高丽朝剧烈动荡,社会形势急变。毅宗(1146-1170年)时重文臣轻武夫,直接导致武臣郑仲夫作乱,掌权后的郑仲夫大肆屠杀文臣。后郑仲夫弑毅宗拥立明宗,在这种高压统治下,武人专横跋扈,社会剧烈动荡,高丽文人被迫遁人山林保全生命。为避乱而归隐,李仁老与当世名儒吴世才等结为好友,以诗酒相娱,纵情山水,世比“江左七贤”。
  早在高丽中期,苏轼的诗文就风靡三韩,掀起了学习“苏轼热”,出现“夫文集之行乎世,亦各一时所尚而已,然古今以来,未若东坡之盛行,尤为人所嗜也”,更有“尤嗜读东坡诗,故每岁榜出之后,人人以为今年又三十东坡出矣”的盛况,林椿慨叹:“仆观近世东坡之文,大行于时,学者谁不膺****?”高丽文人被苏轼高超的文学造诣所折服,纷纷效仿学习。李仁老对苏轼十分仰慕,多次提到赞苏之词,如“及至苏黄,则使事益精,逸气横出。琢句之妙,可与少陵并驾”,又曰:“吾杜门读苏黄两集,然后语道然韵锵然,得作诗三昧”。他不仅喜欢苏轼的作品,还写了许多效仿苏轼的作品。同时更为重要的是,苏轼宦海沉浮,正好与高丽文人遭逢罹难极其相似,使其与苏产生共鸣,苏轼在贬谪的困境中,极其崇拜陶渊明,以陶为师,创作与陶有关诗160多首,其中和陶诗44题,113首,并把“和陶诗”专列一集。苏轼创作“和陶辞”——《和(归去来辞)》,形成“我即渊明,渊明即我”的陶渊明情结,以陶渊明的豁达为人生理念来写“和陶诗”与“和陶辞”。李仁老正是通过苏轼的作品开始接触陶渊明。
  高丽朝前期就存在着陶渊明的接受,但只是通过崔致远、《昭明文选》等零星的、间接的、被动的接受。高丽朝中期掀起的“苏轼热”对高丽文人接受陶渊明是一种催化剂,以苏轼的作品为载体,高丽文人
上一篇论文:谈微博语言及传播效果 下一篇论文:没有了
相关论文
业务范围
免费本科范文
免费硕士范文
免费职称范文
论文****
职称论文****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