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文联系方式

分析略论《低俗小说》的叙事构成语言

导读:略论《低俗小说》的叙事构成语言
略论《低俗小说》的叙事构成语言[摘 要] 20世纪中后期出现文艺思潮的波澜对于欧美电影是个不小的冲击,甚至在某种作用上来讲,电影艺术本身也在促使这种文艺观念的形成和发展。这种“冲击——吸收——回应”的反馈在昆汀的影片《低俗小说》中得到了完美的体现和较好的诠释。这种介于新旧之间的表现形式之间,又超越观者传统的视觉理念的新型电影,它们具有鲜明的后现代主义的特征,将其放入20世纪电影史显得独具特色,与总体略有排斥和难以归类,甚至有些格格不入,但如果忽视其存在,又使总体似乎有某种缺憾,着实令人不解。
  [关键词] 昆汀;《低俗小说》;叙事结构
  昆汀作品中始终有一种“戏谑”“反讽”等鲜明的特点,始终令观众觉得自身是一个局外人,想走却走不进去。正如其作品《低俗小说》中体现出昆汀的符号——环环相扣却又矛盾重重。这种叙事形式首先表现在故事的零星碎片化《低俗小说》中。看似每一个首尾呼应的小段子,实则是打乱后的随机拼接。正因影片情节引人入胜的场面不时出现,使得这种独立的故事之间又存在一定的关联和某种戏剧化的成分。简言之,昆汀在《低俗小说》中所采用的叙事手法多表现为文学中使用的倒叙、插叙、铺垫和夹叙夹议等,在人物刻画上多用一种话剧念白和剪影手法处理人物多重性格,这种叙事语言带有一定的话剧化特点,讲究板眼、关节、交代、明暗等。昆汀在《低俗小说》中更多注意如何将自身视觉语言特征转换成一种口语化和普通化,正如他剧中的人物力求刻画到近生活之底层的真实状态,如通过吃饭、睡觉、看电视、上厕所等乏味至极的琐事来完成整个故事架构和叙事填充将故事趣味化和严肃化;通过给人物取绰号,刻意经营戏剧性细节,巧妙将人物故事之间的矛盾寻找到一个相对契合的支点上然后引爆。这几种方式运用是昆汀惯用的手法和影片的特色,追求故事的碎片化语言的整合再加工。昆汀所选取的这类符号化强烈的视觉语言实则是疏远了电影艺术常用的唯美、流淌、含蓄美等。有些评论家批评昆汀的艺术手法运用得过于简单粗暴,缺少一定的“象外之象”,这当然是求全责备了。
  试以昆汀的经典之作——《低俗小说》为例,宏观地观看理解作者的想法、分析一下他的叙事手法和动态。《低俗小说》作为一个剧本和电影来看,不难得出,这是较为简单的一个故事,其矛盾冲突作为一种暗线贯穿在情节发展中,正是因为巧合碰撞出一个个戏剧的影像火花,虽然这里面叙事者没有一个特定的立场和主旋律,但观者会不自觉选择自己青睐的对象和自己喜欢的角色来站队,虽然都是恶人,但恶的程度、恶的方式尚属于在令人能够接受的尺度范围内。幽默的叙事手法一直是昆汀乐此不疲的常用套路,他的幽默更多的不是用来讥讽和嘲笑,而是在反思自身和自嘲。应该肯定的是:影片《低俗小说》创作的初衷是不涉及社会、不涉及政党、不涉及宗教观念的,而一个个鲜活的艺术形象令人回味悠长。不去批判评价恰恰是《低俗小说》体现的精神内涵。当****论家往往将故事本身的叙事性与隐喻和象征挂钩,
上一篇论文:浅议德国对非洲的语言政策 下一篇论文:试论中学语文诗歌语言教学的美育对策
相关论文
业务范围
免费本科范文
免费硕士范文
免费职称范文
论文****
职称论文****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