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文联系方式

试议文学作品阅读的组织化引导

导读:
内容摘要:文学作品教学,关键是读。当前,要做好文学作品阅读工作,必须要进行组织化引导。作者认为,这一工作可从组织建立、内容规划、课堂指导内容建构和评价管理四方面着手。
  关键词:文学作品 阅读 组织
  关于文学作品阅读,卑之无甚高论,只有一些常识的看法。一九七八年吕叔湘先生在江苏师院谈到这个理由时说,“学习文学作品主要是读,听人读,自己读,那么文学作品的作用就更容易发挥。”[1]但这一认识在教学中没有得到完全落实,而且,随着电视电脑等非平面媒体的日益普及与丰富,随着阅读活动的日益快餐化与娱乐化,学生文学作品的阅读面、阅读时间以及加工程度都呈萎缩趋势。我们所做的一份学生阅读状况调查表明,县城区文化环境条件下,有近半学生到初三毕业前夕只读过二十本左右文学著作,还以教育部规定的有考试要求的书为主。所以,现在文学作品的阅读已到了必须要进行组织化引导与管理的时代。如果没有组织化的引导和管理,更多学生会掉进题海的深渊或加入到网络游戏的大军。如何进行组织化引导?笔者近年来所作的探索表明,要想成功地组织文学作品阅读,至少要做好四个方面的工作,一是要建立完善的阅读管理组织,二是要进行阅读内容的系统规划,三是要进行阅读指导内容的系统建构与随机落实,四是要进行阅读评价的组织化管理。
  组织化引领的首要事务就是建立阅读管理组织,这其实是常识,谁都会这样做,从学校到年级到班级。但这样做并不能保证管理网络的有效运转,阿里巴巴的马云告诉我们,决定一个战役胜利的往往是连长、排长等基层指挥员。[2]实践证明,阅读活动组织的成败也往往决定于班主任和班级阅读科代表,他们就是阅读战场那个最基层的指挥员。近几个月,我们在深入推进小组合作的学习方式,阅读活动就是小组建设的内容之一。为了推动阅读活动的开展,我们在每个小组设立了阅读组长,负责督促检查小组成员和文学作品阅读的所有相关活动。这时我们发现,真正基层的指挥员其实是每个小组的阅读小组长,他们为阅读活动的深入开展做了大量的工作。所以,现在我们对阅读组织的最新理解是,只有落实到最基层,组织才能产生最大的的效益。
  阅读当然要解决读什么的理由,这是决定文学作品阅读的核心理由,很自然地,这一理由也引起了诸多学者与专门机构的注意,新教育实验、商务印书馆等都先后推出了自己的阅读书单。在我看来,许多书单过于关注文学的经典性,这样的书单在生活中的成活率很低,学生根本不买帐,于是就出现了学者认真研究学生根本不读的怪现象。我认为,推荐给学生阅读的文学作品不仅要关注其文学的经典性,还要关注其可读性,还要关注其对学生素养形成与灵魂净化的影响力,更要注意到学生阅读的自由度。只有全面考虑文学作品对学生的影响和可接受性,书目的成活率才可能高一些。因而,经过反复权衡,我们推荐给学生的是一个自“基础阅读”到“拓展阅读”到“个性化阅读”的****文学作品课外阅读清单。
  基础阅读书目就是教育部规定的初中生必读书,我们按其内容、份量理出阅读顺序,要求学生必须在初中前五个学期完成。为了配合这项工作,我们编写了《名著导读》以加强指导,并利用阅读管理网络加以落实。
  拓展阅读主要包括两块内容,一是自教材衍生出的拓展阅读,比如,苏版语文教材选了一篇季羡林的《幽径悲剧》,我就据此选几篇季先生的其他散文,印发给学生阅读。二是我根据自己对文学教育的观察和理解而搞出来的系列主题阅读。到目前为止,我开发出来的主题还只有三个,一是人物传记系列,二是文化散文系列,三是期刊小说系列。
  班杜拉说,“他人即榜样”。当今是一个缺乏英雄而又特别需要英雄的时代,对孩子的健康成长和灵魂的涤荡与净化来说尤其如此。许多老师感慨,现在的孩子越来越怕吃苦,越来越不吃苦,越来越缺乏道德责任感。可是,我们民族并不缺乏英雄,现在我们缺乏的是对英雄的发现和让孩子直面英雄的机会。本于这种理解,拓展阅读的第一个主题就是传记阅读。入选的传主几乎都是中国民族脊梁式的人物,第一批就是如钱学森、钱伟长、王淦昌、邓稼先等两弹一星元勋,第二批就是北大出版的中国学术大师系列,包括金岳霖、朱光潜、王力、王选等,他们都满怀一腔爱国热忱,为国家和民族的发展作出了巨大的贡献,他们的身上充满了正能量。作为一个中国人,学生还需要了解我们的历史、地理与文化,而文学作品中能把这些内容讲得回肠荡气的,莫过于近年来兴起的大散文系列,因此,我们购买了《文明的碎片》《历史的多维****》《写在历史的拐弯文学作品阅读的组织化引导论文资料由论文网http://www.wowa.cn提供,转载请保留地址.处》《历史是明天的心跳》等历史散文系列和《名校名文》《名城名文》《名山名文》等文化散文系列。近年来的学校与社会的距离越来越远,鸿沟也越来越深,为了帮助学生把握文学的时代脉搏,我们还把期刊小说引入教室,供学生阅读。这些期刊主要是学校阅览室订阅的过往期刊和学生自己订阅的时新期刊。
  个性化阅读是学生阅读的最高境界,强调的是学生的自由阅读,但如何实现学生的自由阅读却是个难题。在这方面我们也做了一个尝试。我们在班级成立了一个读书会,人数不多,十个左右。我在开学之初要求学生自行拟定一个一学期的读书计划,计划中要考虑到书目,还要考虑阅读过程要求、阅读成果及其呈现方式,由合作小组的阅读组长进行日常检查,每个月搞一次读书会成员读书成果展。同时,我还与本地的报社联系,帮助他们发稿。这样就把他们的阅读积极性给调动起来了。
  组织有了,内容有了,这还只是表明阅读的架子已经搭起来了,要想使阅读收到更多的效果,还要做好阅读指导工作。这就遇到两个理由,一是指导时间,二是指导内容。七十年前,叶圣陶先生在《〈略读指导举隅〉前言》中就说过,“就教学而言,精读是主体”,“就效果而言,略读是应用”,[3]这就清楚地表明,指导的工作宜于在课内进行,因而时间理由基本解决。关于指导内容,我以为要解决这一理由,首先要弄清文学作品阅读指导的任务所在。对此,王尚文先生指出,“文学作品教学是学生文学素养生成和发展的必定途径”,也即,文学作品阅读指导肩负着生成与发展学生文学素养的重任。并且,王尚文先生特地强调,“和一般的语言习得不同,文学素养的生成和提高,往往需要‘教’”。[4]阅读指导工作在王先生心中的地位可见一斑。但理由在于,现在诟病教师阅读指导效益不高的并不是一个两个。其根源在哪?我以为关键在两方面,一是指导方向与内容不清晰,二是指导内容的教学化研究工作做得不够。文学作品阅读的组织化引导相关论文由http://www.wowa.cn收集整理提供,如需论文可联系我们.
上一篇论文:关于文学作品“图文出版”现象 下一篇论文:阐释日常生活交往空间中的《文学理论》教学
相关论文
业务范围
免费本科范文
免费硕士范文
免费职称范文
论文****
职称论文****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