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文联系方式

关于文学作品“图文出版”现象

导读:其存在的依据,失去了图像,“漫画书”将不复存在。因此,在上述图书中,图像作为图书的重要部分,参与了整个文本的建构,其与文字产生了互释的作用,“图”与“文”得到了相得益彰的呈现。  近些年,图文出版热潮蔓延到文学作品领域。一些文学作品经作家创作、出版社配图后出版,继而打着“图文并茂”的标签销售,2003年刘索拉出版
随着快节奏生活方式的到来,图像成为刺激大众的重要艺术形式,大众已无暇从“白纸黑字”的阅读中挖掘文字背后的内容,转而从色彩绚烂、富有冲击性的图像中直观地感知某种信息。这种感知方式让国内外很多评论家意识到图像对当今社会文化发展的重要性:“目前居统治地位的是视觉观念。声音和图像,尤其是后者,组织了美学,统率了观众。在一个大众社会里,这几乎是不可避开的……当代文化正在变成一种视觉文化,而不是一种印刷文化,这是千真文学作品“图文出版”现象相关论文由http://www.wowa.cn收集整理提供,如需论文可联系我们.万确的事实。”而另外一些批评家以“读图时代”指称读者厌烦纯文字而热衷于图像的阅读现象。
  一、文学作品图文出版背景
  在上述背景下,传统的纯文字图书阅读方式逐渐遭到普通读者的摒弃,而成为****塔内学术研究者的坚守,如何实现从纯文字到图像的转型成为作家、出版社面对的重要理由。以文学作品为例,20世纪90年代以来的文学作品摆脱纸质约束走向荧幕成为司空见惯的现象,在文学失去轰动效应的市场经济时代,文学作品只有将文字叙述变成生动可感的图像化影视才能重新获得读者的关注。可以说,因影视改编而走红的文学作品在当今不胜枚举,莫言的《红高粱》、余华的《活着》和严歌苓的《小姨多鹤》上映后受到观众的青睐,之后作为文学文本的上述作品才引起读者的关注。目前,虽然一部分作家因自己的作品被改编得失去原貌而颇有怨言,但是对于绝大部分作家和出版社而言,借助影视改编传播作品,继而使自己名利双收是其无法抗拒的诱惑。
  在文学作品走向影视改编的同时,一部分纸质图书采用图文结合的方式出版,引发了图文出版热潮。该热潮源于山东画报出版社于1996年推出的《老照片》丛书,该套书打破了以往为文配图的图文书编排模式,而为既定的照片撰写文字。新颖的图书出版方式加上古朴的装帧和怀旧的内容,引起了读者强烈的认同感,在书刊发行量不景气的20世纪90年代末,《老照片》曾创下发行量30万册的纪录,其辉煌的业绩令各大出版社垂涎。在《老照片》的带动下,各大出版社开始出版图文书,引发了图文出版潮流。
  在图文出版的热潮中,一部分功能性、时尚类的图文书用图文互相阐释的方式直观地展示了与现实日常生活密切相关的内容,如菜谱、旅游指南等图书;另一部分图文书以图画为中心,辅以简单的文字,如漫画书等。上述两类图文书较好地发挥了图像的作用,讲究色香味俱全的美食离不开直观的视觉刺激,纯文字的制作策略介绍难以在读者的脑海中形成成品形象,而精美的图片一方面很好地阐释了制作策略的合理与可靠,另一方面又刺激了读者购买该书的****。对于旅游指南类的图书而言,各地风景图片无疑是读者最关注的内容,优质的图片能够引发读者身临其境的想象。而对于漫画书而言,图像更是其存在的依据,失去了图像,“漫画书”将不复存在。因此,在上述图书中,图像作为图书的重要部分,参与了整个文本的建构,其与文字产生了互释的作用,“图”与“文”得到了相得益彰的呈现。
  近些年,图文出版热潮蔓延到文学作品领域。一些文学作品经作家创作、出版社配图后出版,继而打着“图文并茂”的标签销售,2003年刘索拉出版的长篇小说《女贞汤》、2003年张弛出版的长篇小说《我们都去海拉尔》和2008年落落出版的随笔集《须臾》等皆是其中的代表作。除此之外,一部分经典性的文学作品采用“旧书新出”的方式为文字配图再版,冯骥才的《三寸金莲》、林白的《一个人的战争》、铁凝的《铁凝长篇小说图文本》(其中包括已经出版过的代表作《玫瑰门》《无雨之城》《大浴女》《笨花》四部小说)和短篇小说作品集《第十二夜》等,这类型图书皆在原来纯文字版的基础上插入了大量的图片,成为出版社新的“卖点”,推波助澜地推动着图文出版热潮的到来。
  二、文学作品图文出版现象****
  首先,文学作品图文出版热潮折射出当今读者大众浅阅读的心态。日趋发达的报纸、网络、电视等媒介为大众提供了充足的信息量,而在生活、工作时间的挤压下,大众可以用来阅读信息的时间越来越少,在阅读文字的同时直观地欣赏图片成为当今读者的审美需求。在信息包围的环境中,一目了然的图片为读者择取、理解信息提供了便利。当今读者从“读书”到“读图”的转变显示了其阅读心态的转变,追求轻松、愉悦、即时、平面的浅阅读成为读者热衷的阅读方式。“受众正在逐渐接受消费时代的享乐平面化、作用深度消失和纷乱的场景拼贴意识。”在这种意识的引导下,吸引大众对处于边缘地位的文学作品进行深度阅读显得困难。
  其次,文学作品走向图文出版折射出文学走向的大众趋势。从中国传统知识分子的身份来看,“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在强调读书重要性的同时,将读书人推向了社会的精英阶层。“学而优则仕”的社会法则将读书人推向了社会权力阶层。因此,在中国古代社会,读书识字一直是少数人的专利,文学作品在民间存在的方式是口传,而非文字。文学居于庙堂之上的地位从“五四”新文化运动以来才略有转变,强调启蒙大众的“五四”先驱们以白话取代文言、“歌谣运动”等方式试图使文学走向大众,但因启蒙理想与大众的接受能力之间存在着较大的偏差,最终导致失败。此后,在革命战争年代,口号式的诗歌、戏剧虽然凭借其强烈的宣传色彩成为向普通民众传达革命理念的工作,但是读者身份局限于工农群众,文学并未走近大众。市场经济时代以来,读者作为消费者的身份得到强化,文学作品必须获取尽可能多的读者才能名利双收,如何取悦大众成为作者和出版社关注的重要理由。图文书以通俗易懂的方式将普通大众难以理解的文字信息加以外化,容易为各种文化层次的读者接受,20世纪90年代以来,图文书潮流的开启者《老照片》将自己的出版理念定位为“图文本大众学术读物”,华艺出版社于1992年出版的《绘画本诸子百家》和江西人民出版社于2009年出版的《文化的记忆丛书》宣称雅俗共赏。文学作品图文出版的趋势在一定程度上加速了文学走向大众的进程。
  最后,文学作品的图文出版折射了出版社的经营危机。20世纪90年代以来,较为宽松的出版政策使出版社遍地开花,同时,缩减财政拨款、与原所属单位脱离关系的出版改制使出版社在面对同行竞争的同时经受经费紧缺的压力,这种现象在地方性文艺出版社中尤为突出。隶属辽宁出版集团的春风文艺出版社副总编辑单英琪坦言:“作为一家地方文艺社,我们一直面对资金压力。文艺书市场一直是风吹草动之地,大起大落之地,完全靠市场打拼的出版社,面对如此压力是正常的。”即使是经营尚可的天津百花文艺出版社副总编懂兆林也为“图书的发行伤脑筋”,对“期刊销量下滑无法遏制”的现象表示无奈。在此背景下,文艺类出版社面向市场努力经营成为势在必行的选择,但是出版社的努力并未很好地解决存活危机理由,反而造成了图书出版过量的现象。就文学作品而言,据统计,2010年的长篇小说出版总量接近4000部,2011年长篇小说年产量则在4300部以上。面对日益丰富的阅读资源,大部分读者的阅读兴趣并不浓厚,“2011年我国国民对个人阅读数量评价中,只有1.2%的国民认为自己的阅读数量很多,7.6%的国民认为自己的阅读数量比较多,50.7%的国民认为自己的阅读数量很少或比较少,另有40.5%的国民认为自己的阅读量一般”。在此背景下,图书出版的滞销成为当今出版界面对的重要理由。如何使自己出版的图书在大量同类型图书中脱颖而出,成为出版社深思的重点理由。图文书的出现是出版社在此困境中发掘出的新资源,人民文学出版社策划部主任孙顺林认为:“出版社通过更换封面或者配插图对一些作品进行重新包装,可以成为新的卖点。”事实证明,一部分图文出版的文学作品为出版社赚取了较高的发行量。陈染的《私人生活》图文版的****量超出了作家出版社的预先估计,陈丹燕的图文随笔《上海的风花雪月》出版后拥有了超过十万册的发行量,安妮
上一篇论文:试述东台市南沈灶镇中学百合花文学社 下一篇论文:试议文学作品阅读的组织化引导
相关论文
业务范围
免费本科范文
免费硕士范文
免费职称范文
论文****
职称论文****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