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文联系方式

简析从先锋文学到中国传统

导读:先生年谱》、《苏静安教授晚年谈话录》、《子虚先生在乌有乡》、《在肉上》等。如此分类,只是方便说法而已。其实,东君喜欢以古喻今,其写古典世界类的小说或蕴含着对现实的批判。东君笔下的古代并不光芒万丈,也不是乌托邦;东君笔下的今天也未必那么糟,正与古代类似,有善有恶。从先锋文学到中国传统相关范文由写论文的好帮手{
东君,原名郑晓泉,1974年出生于浙江温州。东君的创作以小说为主,兼及诗与随笔。近年来,东君以其创作实绩引人注目,若干作品刊于《人民文学》、《花城》、《十月》、《收获》、《作家》等刊物,并入选国内外各种年度选本,多篇作品被《小说选刊》等转载。近年,东君频频摘获国内大奖,曾获第九届《十月》文学奖、2011年《人民文学》短篇小说奖、第二届郁达夫小说奖等。
  东君典出屈原《九歌》,意谓太阳也;以此为名,可知其胸襟与志向。东君经历丰富,迄今其志向凡有三变:起初立志作画家,然而未成;之后想作武师,某次比赛中被对手打倒,亦转变了主意;终于弃武从文,成了作家。
  纵览东君创作,可知他经历了较长的先锋文学阶段,但近年逐渐向中国古典寻求资源。由于所取资源不同,东君的小说创作前后呈现出极为不同的风格。东君的抉择我以为非常重要,中国当代青年作家谈起西方作家、作品头头是道,但对于中国古典与现代作品却普遍隔膜,以为不足道也。晚清以来,中国面对的最大理由是中西相遇。理解西方是几代中国人的责任,但诸多青年作家阅读的只是西方现代主义作品,这只是西方文学局部的局部。西方现代主义作品较为简单,且这些作品有较强的形式感,一旦学习,很容易上手,亦可较快地运用到自己的写作之中,做到形似。这些作家自以为有得,沾沾自喜,如此造成两个后果:一、根本不理解西方;二、也不理解中国。这些作家凭借的资源只是自己的经历与部分西方现代派作品,如此断难成为大作家。东君“西天取经”之后,回到了中国,试图阅读中国古典作品。这条路颇难,但我觉得如果走进去一点,作品会两样一点;走得再深入,作品还会有变化;虽然没有底,但自己会从中受益,有的人亦会看明白。东君曾评价莫言道:“莫言往传统的深处退一步,就是向世界文学前进一步”。这句话,我以为很好,这也是东君致力的路。
  在一次访谈中,东君自述读书历程:“我喜欢读的书的确有点庞杂,但最喜欢读的还是中国古代的笔记小说、欧洲现代派作品(包括诗、小说、戏剧)。我从海明威、卡佛那里学会了如何使用隐匿材料;从贝克特、加缪、图森那里我学会了如何用一种冷静、低沉的语调说话;从蒲松龄、博尔赫斯、周氏兄弟那里我学会了如何更简洁地调遣文字;从芥川龙之介、川端从先锋文学到中国传统由优秀论文网站http://www.wowa.cn提供,助您写好论文.康成那里我学会了如何尊重本国的传统文化,使之有效发挥。早些年,我写作之前要先看看博尔赫斯或卡夫卡,现在呢?我是写完一部作品之后再看看他们。一前一后,感觉是完全不一样的。”[1]剖析这个书单,可知东君目前状态与所居之境界:东君有文人的气息和趣味,故喜谈禅,喜书法,亦喜古琴。东君目前的气象较之于从前已然两样,此前他写作之前看博尔赫斯、卡夫卡,彼时在他们面前是小学生;现在东君写完作品之后再看他们,有欲与博尔赫斯、卡夫卡一比高下之意。但是,我觉得东君欲与之比较的人还可以再变化,可以抛开博尔赫斯、卡夫卡,再上一层楼,再上一层楼,文人气息固不错,但还是应该抛却,若能如此,作品又会两样。
  东君的《人·猫·狗》(《大家》2000年第2期)、《昆虫记》(《西湖》2005年第6期)、《荒诞的人》(《上海文学》2007年第11期)、《鼻子考》、《恍兮惚兮》等是典型的先锋文学,作品所呈现出来的荒谬感、父与子之间紧张的关系、变形手法等透露出加缪、卡夫卡、博尔赫斯等人的影响。
  《昆虫记》之名借用自法国昆虫学家法布尔同名作;法布尔乃记昆虫,东君则是昆虫自记或记自。东君以变形手法写此小说,以跳蚤视角看世界,以跳蚤之言批评世界。跳蚤历经农村和城市两种天地,感受截然不同。这是一只愤怒的跳蚤,它指天画地,批判现实,东君隐喻之意跃然纸上。
  《荒诞的人》较为典型地体现了东君先锋小说的特点,这部小说主体有二:一,紧张的父子关系,至于不可调和。这篇小说中父子冲突比比皆是,子不仅不为父隐,反而成了医院的帮凶,参与迫害父亲。为了强化父子冲突,小说甚至从形式上都做到父子势如水火,父亲和儿子各自讲述个人的故事,他们没有交通。晚清以来中国文学中表现父子冲突的小说比比皆是,盖因要走出家庭、进入社会,但东君灵感或来源于卡夫卡。二,作医生的父亲因质疑医院摘除心肺手术,被迫害为精神病人,东君更是让父亲成为隐身人,探测出诸多黑幕。“荒诞”云云虽源于西方现代派,但更是映照了现实。《荒诞的人》不是为先锋而先锋,而是批判现实之作,“没心没肺”、被精神病等意象直指现实。之后,东君有一篇访谈,名为《生活比小说更荒诞》,说明了此意。东君说:“正如这部小说的题目,这部小说本身也带有荒诞的色彩。荒诞其实只是一种表现手法,我所着力表现的是一种自我渺小感和存在的荒谬感。……事实上,荒诞的事物早已经在生活中以另一种形式出现过了,那不能解释的部分我只能以异化的手段加以表现。我在叙述中把事物扭曲变形是为了更接近生活的本质。”[2]
  《鼻子考》形式别开生面,东君以论文笔法写小说。考乃考证,譬如《宋元戏曲考》、《伏羲考》等皆是严肃的论著。在《鼻子考》中,东君频频掉书袋,但所征引者大多为西方当****论,可见彼时其知识结构。除此之外,《鼻子考》尚有故事,写了“我”在公司的处境,也写了“我”的情感经历等,缠缠绕绕竟皆与鼻子有关。
  《恍兮惚兮》典出《老子》,东君颇喜欢此语,将其用作一本小说集的书名。小说前半恍兮惚兮,莫名其妙,是典型的先锋文学;后半才显山露水,使人知理由与故事。
  东君将目光转向中国古典作品之后,逐渐扬弃了先锋文学花哨的形式与夸张的手法,其作品呈现出冲淡、平和、宁静、典雅的气质。东君这一类作品颇受欢迎,孟繁华老师以为这是“清的美学”,给予了较高的评价。浸染古典久之,作品自然流露出与众不同的气质,故东君在当前文坛颇显另类。
  就所写内容而言,转型之后的东君小说可分两类:一、写古典世界类,其“东瓯系列”属此,譬如《东瓯小史之侠隐记》、《东瓯小史之风月谈》等;二、写当下世界类,譬如《听洪素手弹琴》、《苏薏园先生年谱》、《苏静安教授晚年谈话录》、《子虚先生在乌有乡》、《在肉上》等。如此分类,只是方便说法而已。其实,东君喜欢以古喻今,其写古典世界类的小说或蕴含着对现实的批判。东君笔下的古代并不光芒万丈,也不是乌托邦;东君笔下的今天也未必那么糟,正与古代类似,有善有恶。从先锋文学到中国传统相关范文由写论文的好帮手http://www.wowa.cn提供,转载请保留****.
上一篇论文:探索现当代文学课堂融入影视资源的深思 下一篇论文:简谈以文学之名
相关论文
业务范围
免费本科范文
免费硕士范文
免费职称范文
论文****
职称论文****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