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文联系方式

试议从《被偷换的孩子》看我国文学与诺贝尔文学奖

导读:从《被偷换的孩子》看我国文学与诺贝尔文学奖
从《被偷换的孩子》看中国文学与诺贝尔文学奖摘 要:诺贝尔文学奖百余年来为国内文人所关注,尤其在日本作家获奖后,仿佛中国文人得奖是必定的事。但奖项对人文理想主义和对现实社会的关注,中国文学却涉及很少。作家们应放下功利主义,认真、积极表现中国社会现实状况,引领社会思想方向;而不是为了得奖而写作。
  关键词:诺贝尔文学奖 人文主义 中国
  1672-8882(2014)08--02
  《被偷换的孩子》讲述的是日本战败后的故事:就在日本与美国占领当局签订的媾和条约将要生效之际,一伙打着爱国旗号的国家主义分子为了发动象征性抵抗,以英俊美少年吾良的肉体为诱饵,将美军军官诱至山中杀害,与此同时,英俊少年吾良的善良和纯真也一同毁掉了。
  据日本文学专家加注在原著封面题名旁的片假名表明,《被偷换的孩子》书名源自于英语词汇changeling,一个在欧洲各国流传甚广的民间故事,说的是每当美丽的婴儿出生后,侏儒小鬼戈布林便常常会用自己丑陋的孩子偷偷换走那美丽的婴儿。这个被留下来的丑孩子,就是changeling了。
  而据日本文学翻译家许金龙介绍,大江先生在这里引用的changeling,典出于美国著名儿童文学作家、漫画家莫里斯·森达克(Maurice Sendak)根据这个民间故事创作的绘本《外面那边》:为了安抚哭闹不已的婴儿,美丽而率真的少女爱达用圆号对窗外吹奏起悦耳的曲子,摇篮中的小妹妹停止哭闹并听得入迷,爱达本人也沉醉于吹奏而忘了照看妹妹。此时,几个身披斗篷的侏儒小鬼戈布林,偷走了这个婴儿,留下一具冰雕而成的戈布林婴孩。
  谁是changeling?谁又是戈布林?大江健三郎在这篇小说中表达了对日本社会的忧虑:越来越多的人内心的公正和良知正在被戈布林们盗走;一些年轻人内心的纯真和美好正在被戈布林们盗走;同时,一些政客内心的道德和良知也正在被戈布林们盗走。
  大江健三郎是日本战后最重要的作家之一,他在作品中所 渗透的人文理想主义气息以及对现实世界的强烈关注,是他赢得诺贝尔文学奖的重要因素之一。
  诺贝尔,这位理想主义的伟人在1895年时写下有关诺奖遗嘱,对于文学奖他如是写道:“此奖的一部分赠予在文学上创作出有理想主义倾向的最出色作品的人。它由斯德哥尔摩的瑞典文学院颁赠,我特别希望,在颁赠奖金时,不要考虑候选人的国籍理由,只要他是最适合的人选,不必顾及他是否为斯堪的纳维亚人。”
  自从一百年前诺贝尔立下他那著名的遗嘱后,这个世界每年一到十月间,都会牵扯着无数的目光投向瑞典皇家学院,人们关注的不仅仅是获奖人本身的魅力,更多的则是对过去的文化和科学进步的总结,而这恰恰与诺贝尔本人的初衷相反,诺贝尔当时宣布到“我的遗产用来奖励世界最杰出的人”,却没有想到他居然会给以后的世界带来如此大的影响,不仅是科学文艺上的,还有政治文化上的。中国文学与诺奖百年无缘的确令人惋惜,但国人的诺奖情结似乎有些病态。诺奖真的是衡量一个民族或个人文学
上一篇论文:阐释外国文学教学中学生“读说写”的训练 下一篇论文:浅议中国现当代文学中的人道主义思想潮流
相关论文
业务范围
免费本科范文
免费硕士范文
免费职称范文
论文****
职称论文****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