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文联系方式

探索文学课重现代轻当代讲偏了

导读:文学课重现代轻当代讲偏了学”的范式来要求“当代文学”,进而得出中国的文学“今不如昔”的习惯看法。  早年的“中国现当代文学”教学,注重宣传讲解革命和进步的作家作品,完全摒弃其他作家作品,这固然有其偏颇。但改革开放后,尤其是近20年来的“现当代文学”教学,在所谓“注重文学审美特性”的旗号下,又走了另一个极端:注重凸显那些表现文人情调、
文学课重现代轻当代讲偏了通常所说的“中国现代文学”,指的是五四到建国前的文学,不过30来年;而“中国当代文学”,包含的则是建国后至今的文学,已经60多年了。现今高校文学院的课程设置中,“中国现代文学”所占用的教学时间,远远大于“中国当代文学”。这样的厚此薄彼直接给学生造成这样的印象:“现代文学”的成就大大超过“当代文学”。偏重“现代文学”的教学后果,导致学生以“现代文学”的范式来要求“当代文学”,进而得出中国的文学“今不如昔”的习惯看法。
  早年的“中国现当代文学”教学,注重宣传讲解革命和进步的作家作品,完全摒弃其他作家作品,这固然有其偏颇。但改革开放后,尤其是近20年来的“现当代文学”教学,在所谓“注重文学审美特性”的旗号下,又走了另一个极端:注重凸显那些表现文人情调、追求精致形式的作家作品,呈现为一种内容狭隘、风格疲软的“小资文学”或“文人文学”。
  比如在现今的“现代文学”教学中,徐志摩、沈从文、张爱玲等被讲得越来越多,而革命文学、左联文学、延安文艺以及赵树理、孙犁等人的作品,却越来越少。再如,一部由名牌大学中文系编选的“权威教科书”,当代文学的“必读书目”,连在大陆几乎毫无影响的台湾诗人和作家的作品都选了不少,可就没选建国后影响广泛而深远的“红色经典”,其偏颇可见一斑。
  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的文学,以某一历史阶段性的文学形态为准绳,以“现代文学”的范式来要求规范“当代文学”,本身就是一种愚昧行为。认为文学教育只是培养文学审美能力的想法是肤浅的,也是有害的。
  (摘自《环球时报》 高 波/文)
上一篇论文:浅析文学创作如何紧接地气儿? 下一篇论文:研讨语言文化差异对对外汉语教学的影响
相关论文
业务范围
免费本科范文
免费硕士范文
免费职称范文
论文****
职称论文****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