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试论阿尔斯兰·阿布都拉与突厥语言

导读:·喀什噶里研究中古突厥语的语音、语法、词汇和诸多方言的丰富而生动的材料、而且保存了当时有关突厥各部落的社会与历史的大量的珍贵材料,因而是一部重要的文献。突厥学的研究在维吾尔学者比欧洲学者早于一千多年。主要是进行比较和从历史角度来研究突厥学。研究的兴趣是在突厥语族诸语言之间的关系。以及重新来勾画在历史上
阿尔斯兰·阿布都拉与突厥语言研究摘 要:阿尔斯兰·阿布都拉先生是当代维吾尔族著名学者。突厥语言比较学是他学术思想的重要结晶。阿尔斯兰·阿布都拉先生对维吾尔修辞学研究、从事的维吾尔民间文学和古代文学理论研究,为维吾尔文学学科的建立提供了理论和实践基础。他对突厥语言深刻的研究,形成了自己独特的研究策略;他在维吾尔语言文学学科的发展上做出了重要贡献。
  关键词: 阿尔斯兰·阿布都拉先生;维吾尔古典文学;突厥语言研究
  突厥学的研究在整个欧洲开始于本世纪。早在11世纪?突厥语大词典》编著者麻赫穆德·喀什噶里研究中古突厥语的语音、语法、词汇和诸多方言的丰富而生动的材料、而且保存了当时有关突厥各部落的社会与历史的大量的珍贵材料,因而是一部重要的文献。突厥学的研究在维吾尔学者比欧洲学者早于一千多年。主要是进行比较和从历史角度来研究突厥学。研究的兴趣是在突厥语族诸语言之间的关系。以及重新来勾画在历史上这些语言之间的关系。这个研究只有在了解古代各突厥语之间的联系的基础之上才能进行。
  阿尔斯兰先生从?突厥语大词典》入手研究探讨喀喇汗王朝文学与突厥语语关系,以便缕清线索,发现理由,总结出中国维吾尔古典文学总体研究的规律。这表明 阿尔斯兰先生对这一理由已形成自己较为系统的学术思想。突厥语研究的另一个课题,主要是从语言学的角度来研究突厥语的语言结构。对于阿尔斯兰先生讲突厥语研究是完全必要的。通过突厥语的研究才能突厥语族诸语言准确无错误地加以解释。
  阿尔斯兰先生认为理由有两个方面,需要把每个具体的突厥语言加以了解,这样才能完全勾画整个突厥语族的情况。另外一方面,还需要掌握这个学科的基本情况,才有利了解某一个具体独特性的理由。从整个中国来讲,目前的突厥学研究,并有实际作用和应用价值。这个学科主要是理论性和比较性的。通过比较的策略来进行研究。研究的重点是语言结构和历史上语言情况的了解。
  阿尔斯兰先生对突厥语最本质的类型学特征被认为是:语音部分——元音和谐律。词首缺乏浊辅音(p.r.M.H),单音节词开头和末尾缺乏重迭乏辅音(双辅音)如两个辅音的集合。词法部分——粘着是基本的形态方式和构词策略。缺乏语法种类,缺乏前缀和前置词(有后置词),一种类型的变格和变位法:句法方面——定语在被限定语之前,甚至完全缺乏联系(在现代突厥语中,除了两三个其他语节词外,很少有联系),而以出自动词的形式——充分发达的形动词,副动词结构来补偿。很少表态词。而采用相应的特殊动词形式。
  阿尔斯兰先生的?哈密地区维吾尔族的绰号及文化》论文中指出在哈密地区仍然保存的?突厥语大词典》记述的当时突厥部落的名称和他们使用畜牧标志详细比较,这一地区内的城市、重要村镇、山川名称详细介绍,提供了当时维吾尔和其他突厥部落人民物质文化生活有关的重要材料。
  阿尔斯兰先生认为在任何语言中,部落名称同专有名词和姓氏,同样都是最古的要素之一:既然它们都具有所谓的《固定》倾向,那么,当这些名字已经通用了的时候,其原始形式的稳定性,比起当时语言中所使用的普通词汇就更为长久:正因为它们经受了日常的使用,因而就能够经受住语音和语义的漫长、持久的演变而保存下来。突厥语中最早的相当大的残存部分源于公元近八世纪时,而且还有早期著名的汉文音译的突厥部落名称可供我们参考:即使没有这些,我们也可以断定,它们远在此以前就曾以这种形式存在了。所以阿尔斯兰先生企图从八世纪的突厥语普通词汇中去寻求这些名称的“词义”。多少有点轻率:更不消说较晚期发展阶段的语言了:在维吾尔语、汗国语、察合台语等较为古老的语言中,kanli:一词曾表示部落的名称。通称认为,他们使用马车转运自己的家族和财产,如同汉族把早期的部落联盟称之为gaoche ?高车》那样,部落便由此而得名。但也可能是马车之所以称之为kanli:正是由于这个部落把这种形式的马车引进了突厥社会。在中亚这种马车的存在比突厥人的存在,时间更为遥远,这是尽力皆知的。
  阿尔斯兰先生在新疆大学人文学院开始了突厥语的比较研究。是这个学科的创始人。用现代科学家的标准来看,也许 阿尔斯兰先生不是什么科学家,但在当时来看的确是这一学科的创始人。在某种程度上说, 阿尔斯兰先生使得这一分支在中国得以发展。
  阿尔斯兰先生关于东部突厥学研究。主要学习和研究的领域不是喀拉汗王朝和高昌回鹘汗国,主要试论阿尔斯兰·阿布都拉与突厥语言是东部突厥语各族的情况。古突厥语的一些文献,回鹘语的文献吸引了国内外大量学者的兴趣。直到现在突厥学才被承认是一个独立的、庞大的学科,而不是当时伊斯兰学的一个分支。近数十年来,许许多多新发现的材料,为语言比较研究提供了新的基础。另外,阿尔泰语系的研究,又进一步系统地提出了一些新的课题。有些研究是在突厥、阿尔泰这两个领域里进行的。
  由于维吾尔族讲的阿尔泰语系的突厥语言,阿尔斯兰先生对于阿尔泰-突厥语言进行了大量的研究。阿尔斯兰先生就是中国的突厥语语言学派中的领袖人物。
  阿尔斯兰先生在新疆大学人文学院从事维吾尔语言文学研究,开始涉足维吾尔古典文学理论研究。其学术思想明显受到中国学术传统的影响,根源主要在于中国学界历来对中国文学有精深的研究。 中国自20世纪初就开始形成研究民俗学,民间文学热潮,包括相同的主题,母题,和题材的神话故事,以及民间传说的热潮,并逐渐成为传统。
  阿尔斯兰先生在新疆大学接受了这种学术之风。他在 《福乐智慧的修辞艺术》著作中指出:“11世纪维吾尔学者优素甫·哈斯·哈吉甫创作的长篇劝喻诗,《福乐智慧》兼收并蓄的阿尔斯兰·阿布都拉与突厥语言相关论文由http://www.wowa.cn收集整理提供,如需论文可联系我们.文化学术风格,以及由此表现出的文化变异特征,这部繁博宏富的著作多元文化风格的重视。阿尔斯兰先生以修辞学研究表达语言的效果相关的规律、概述了福乐智慧的修辞学艺术、并发现与探索ELMI BALAHAT诗学理论并可以定义为关于文学的概念、原理或系统。
  《福乐智慧》的文学理论可以定义为关于文学的概念、原理或系统。他认为文学理论,只涉及文学的基本理由,即文学的本质与功能,而文学理论则涉及文学的诸多方面,如形成、文类、风格、技巧等。有些学者可能清楚作出这种过于所、琐细的区分的必要性,而另一些人则寄希望于出现一种更为宽泛、更哲学化和更重背景化的,甚或更为抽象的文学理论。诗学研究始于《福乐智慧》的探索者们必须借鉴的一种文学实践活动。也就是说,诗学主要研究的是诗人的创作中迄今仍不明晰的东西。诗和诗人还没有被区分为独立性的实体。《福乐智慧》是最古突厥文献,作为突厥书面文学语言早期模式,就某种作用说:是古突厥人语言文化高度发展水平的唯一证据。最早的回鹘文献属于11世纪末,根据其词法与句法和修辞法的发达程度判断,还应有更早期的文学作品。明显地倾向于本部落民间口语形式,并不总是遵循书面文学语言的典范。阿尔斯兰先生就该判断部落语言是乌古斯语组语言之一。不只对于突厥语言和文学而言,而且对于突厥文化史来说,对维吾尔民族自身文化却缺乏系统地阐释,忽略了维吾尔族自身文化对《福乐智慧》的产生所起的最重要最直接的影响作用。阿尔斯兰先生维吾尔社会语言学的理由框架,并不仅仅只是提供了一条重构中国维吾尔社会语言学的新线索,对维吾尔的历史和目前状况,具有试论阿尔斯兰·阿布都拉与突厥语言较为丰富的知识和认识,特别是伊斯兰教对维吾尔传统文化的影响也有独到的见解。这不仅开阔了他的研究视野,丰富了他的研究内容,也提高了他的研究水平。他已经发表了30多篇论文,很好地体现了他对维吾尔语言和文学的认识水平和研究能力。他的论文,材料丰富翔实,立论新颖独到,论证严谨科学,文笔清新流畅,受到中国维吾尔学研究学者的关注,是一位很有发展前途的年轻学者。这是他多年来系统研究维吾尔古典名著《福乐智慧》的结晶。对中国维吾尔学和《福乐智慧》研究起到积极的推动作用。他从此奠定了一
上一篇论文:阐述小学语文教学中的语言文字训练 下一篇论文:探索我国网络文学制度
相关论文
业务范围
免费本科范文
免费硕士范文
免费职称范文
论文****
职称论文****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