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文联系方式

对于严歌苓:读图时代文学还有多少可能性

导读:
《金陵十三钗》首播后,我多次给严歌苓打电话,一直是占线或者无人接听,有时我也会无端的猜测,但更多的时候我只是中性的等待。2011年12月19日晚上十一点半,我的电话突然匆匆响了,是严歌苓“对不起,一直都很忙,他们组织了一个会,谈电影和文学的关系。哎呀,特别特别忙,真是不好意思……”
  “还打算在国内呆几天呢?”我问,心里一边想,是不是今天晚上就动身去北京。
  “哦,明天一早的飞机,我就回德国了。”
  “哦……”我有点霎那间的颓丧,有些事情可能就是这样的。
  “我们这期是创刊号,是给青年人办的一本文学刊物,想采访您呢,请您跟我们青年文学人聊聊天。”我尽全力想挽留她。
  “那我一定要接受你的采访!”她笑起来,声音优雅。
  于是,两个女人,在深夜拿着发烫的手机,隔着千里之遥,开始聊起了文学和与文学有关无关的那些事严歌苓:读图时代文学还有多少可能性论文资料由论文网http://www.wowa.cn提供,转载请保留地址.儿。
  不想被改编成影视剧
  高杨:您的作品改编成影视剧的非常多,您跟国内一线的大导演们几乎全部合作过了,但我听说,您似乎并不是很愿意让自己的作品改编成影视剧。
  严歌苓:嗯,这种理由说出来,人家会说我很“做”,但其实我认为文学就像芭蕾舞一样,并不是人人都欣赏得来。电影电视,倒是个大众型的文化方式,不需要人为地捍卫。但对于文学,我常常非常焦虑它的前途。文学其实应该是更前一个时代的一种艺术体裁,与现在这个时代有很多格格不入的地方。我们能做的,就是努力地去写,去延长它的生命,至少不让它被逐渐地冷落掉。
  至于影视剧对作品的二度创作,那一万个导演就有一万个看法,我已经接受了影视导演对我作品的进一步解读,我也尊重他们的看法和视角。我也常常想写出一部他们改编不了的作品(笑)。但是,总还是有很多被他们拿来改成影视,所以,我也挺纳闷的,哪些作品具有什么属性,可以改成影视剧,或者哪些缺乏什么元素,就不能改。
  但作为一个作家,写小说和当编剧是两种工作。一个写小说的,天天写剧本,时间长了是很伤害自己的。但是,文学现在又很尴尬,你有时不得不借助影视,去推广你的作品,让更多的人通过看你的电影,来追看你的小说。时代已经发展成了现在这个样子,是没有办法的。
  高杨:您觉得张艺谋导演对您的作品的二度创作,令您满意吗?您也与李安、陈凯歌合作过,您觉得他们之间的区别和共同处是什么。
  严歌苓:回答当然是肯定的。我以前说过,跟名导合作特别像跳舞,我自己是个小说的作家,开始的那些时候,面对一个剧本总是不知怎么下手,只有引领我的人是优秀的舞者,我才能跳起来。
  每个电影从小说变成电影,都要有一个重新生产的过程。把小说直接搬上银幕,肯定是不行的。好的导演,他们各有各的风格他们各有各的vision(视野)。同一个小说,他们各自的解读决不同一。在这一点上,他们每次也都让我很意外,特别是这次和张艺谋的合作。电影杀青的同时,他就已经剪完了第一辑,我看了后就觉得挺震撼的,心里很踏实,觉得一定是有戏了。以前也跟李翰祥、陈冲合作过,他们的创作也特别令我意外。总之是高手的影视导演,一定会将你的作品解读出另一层深意,这也是我的收获。
  陈凯歌是一位非常优秀的导演,与他交谈合作的时候可以让人调动起非常大的工作热情。他是一个非常懂戏的人,在电影方面他是名付其实的一位导师。他对编剧的要求很高,当然他自己就是个非常优秀的编剧。跟他合作很累。他总是要求你掏出更多、更新、更深层的东西来。但也是他,最能激发我的创作****。
  我和张艺谋的合作从开始到最后都非常愉快,张导非常随和,是一个很容易接近的人。他有一个“快乐”的性格,精力无限、常常开玩笑,讲各种各样的故事,有时候他讲的故事甚至会激发我去写一些东西。他是摄像出身,他要求的剧本要有相当强的画面感。当然他也说我的剧本本身也有很强的画面感。我跟他合作,很容易写出具有美感的场景和唯美的剧情。
  我见到李安是在《色戒》的拍摄现场,当时我去探班陈冲。李安是个儒雅的人,他不爱说话,但说起话来却很坦率。创作《少女小渔》电影剧本的过程中,我们并没有见面,只通过电话沟通。应该说那是一次没有接轨的合作。后来电影是由他的副导演张艾嘉执导的,李安当时已经接到了《理智与情感》的导演项目,只能作为《少女小渔》的制片参与这部电影的制作。所以我一直非常遗憾,没有直接和他合作。
  《金陵十三钗》并不是我最喜欢的作品
  高杨:对《金陵十三钗》有很多反对的声音。说这么一个大题材,却插入了一个女性的视角,而且,电影里充斥着香艳的镜头,有一种观点认为这是对国难日的辱没?您自己怎么看?
  严歌苓:这个电影的创作初衷,是来自于金陵女子学院的教务长魏特琳女士的日记。她的日记里记下了这样一个细节,“日本人要带走100多个女人,当时避难的20多个风尘女子站出来了,使一些女学生没有遭到噩运。……”所以,首先这个作品是非常尊重史实的。而且,正是女性和女孩的角度让我感到这是非常值得写的小说和剧本。
  有史学家把南京大屠杀,叫南京大****。这场大屠杀的最后战利品是女人,这是事实。这也是让全世界更震惊的一个史实,它让我们重新考虑南京大屠杀的性质。用这个女性的角度来写这个故事,我个人觉得非常好,因为那八万多女性是这场战争的最终牺牲品。难道我们不该为她们说几句话吗?
  其实,要让我看,生命没有高贵或者不高贵的说法。面对一场血淋淋的,残酷的生与死的考验,没有哪一个生命是值得拯救,或者不值得拯救,站在死神面前,大家都是平等的。魏特琳女士一生都为自己当时的选择而感到纠结。战争往往在一刹那间把选择放在每个人面前,不容深思,因此人们往往是以直觉来做选择。这就是每个人天性中的善恶比例作用于每个人的选择的时刻。战争的极致环境又往往使人性发生出人意料的裂变,低贱者或许变异出高尚的素质。我觉得那就是这些身份卑微的****们在魏特琳女士的怂恿下挺身而出,替所谓良家女子走向噩运的时刻。战争多年以后,魏特琳女士自杀了,大概因为人性被拷问是非常折磨人的一件事。高杨:听说您的这部小说,创作过程本身就一波三折,后来电影版权还是张艺谋导演从别人手上买回来的,您能讲讲吗?
  严歌苓:2005年,《金陵十三钗》的中篇出版,我的一个在美国的朋友买下了电影拍摄版权。2007年,张艺谋导演请我的责编周晓枫做他的文学编辑,周晓枫向张导推荐了这部小说。张导非常喜欢,辗转从我的朋友那里买到我的这部小说的版权。
  后来,因为考虑到美国演员要看懂这个故事,张艺谋请我写了英文版的《金陵十三钗》,在写英文版时,我意外地得到了我的姨公公的一部遗作。他当时是国民党卫生部的军医官,负责把伤兵撤离南京,结果他自己没有及时撤出,被困在了南京,隐藏下来,记了一本日记。抗战后那本日记出版了,许多国民党高级官员为他写了前言和序言,包括白崇禧。那本日记叫作《陷京三月记》,里面记载了很多细节,都用在我的小说里了。
  后来,我的经纪人把这个英文版寄给了其它国家的很多出版社,各国都很感兴趣,要出版根据英文版翻译的各种语种的版本。我觉得那个版本容量不够大,就又改成了小长篇。现在又有投资人请我写电视剧剧本(笑),老天,真是一鱼五吃,这五次写作差不多让我把《金陵十三钗》研究了个底儿掉。
  说老实话,
  《金陵十三钗》并不是我最喜欢的作品,但它能带给大家这么广泛的讨论,我也是很高兴的。
  我再也不想用电脑写作了
  高杨:有人拿您的《金陵十三钗》和《辛德勒名单》相比较,并且确定地说中国是拍不出《辛德勒名单》这样的影片的,您觉得呢?以前的几部南京大屠杀电影您如何评价?
  严歌苓:《辛德勒名单》全世界只有一部。它是犹太民族对自己民族被迫害的这个历史不停地、念念不忘的问:到底是为什么?迫害他们的人必须要承认。以文学的或者纪实的方式来写南京大屠杀那场浩劫,也是要
上一篇论文:阐述深度阅读与中学文学教学 下一篇论文:有关于夜深时刻听木心讲文学
相关论文
业务范围
免费本科范文
免费硕士范文
免费职称范文
论文****
职称论文****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