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阐述深度阅读与中学文学教学

导读:细节的铺垫,接着而来的父亲为儿子买橘子留下的背影特写给读者留下的印象恐怕会是另一个样子吧。  除此之外,朱自清还不露痕迹地在文中运用了“留白”、实写与虚写结合、寓情于叙等手法。文章开篇就说:“那年冬天,祖母死了,父亲的差事也交卸了,正是祸不单行的日子。”“到徐州见着父亲,看见满院狼藉的东西,又想起祖母,不禁簌
摘 要:随着现代文人的创作越来越多地进入中学语文课本,培养学生的人文素养,现代文学教学担当了更为重要的角色。如何做好中学现代文学的教学自然成为中学语文教学的题中之义。本文从语文课本中选择了几个经典文本,借助具体的文本阐释来谈谈中学语文的现代文学的教学理由。
  关键词:深度阅读 文学教学 针对性
  深度阅读通常包含三个基本义:文本细读、探究阅读和专业阅读。文本细读是文学教育的基本功,也是最有效最基本的途径;探究阅读则强调理由意识,具有理由意识才会把研究对象从一般性阐释提升为具体真实的个案研究;而专业阅读则提示了研究的边界线理由,避开了非专业阅读“非法滋扰”。
  本文主要从教学角度给予从教者以教学思维及策略的提示,从教者在具体的教学中当然还是要因材施教,酌情择取。
  一、文本细读:倾听心灵之音
  一切文学教育,要以文本为本,文本细读能力是欣赏研究文学的“童子功”。脱离文本解读,只会玩弄理论名词,那是伪文学研究。细读之功求其知其然,且知其所以然。
  就拿《背影》为例来说明吧。叶圣陶说:自《背影》一出,朱自清的名字就紧紧地和它连在了一起;又说,《背影》的感人至深,就在于作者的感情真挚,全无技巧。当然有道理。可也不尽然。文学既然是艺术,它就有技巧,差异是在“显”与“不显”间罢了。
  《背影》作于1925年,其时朱自清身在北平清华校园,远离南方故土家人。《背影》写作的直接动因之一文末有交代:父亲一封心情哀伤的书信刺激了朱自清回忆的神经。文中父亲的形象纯净、唯美。与两年前作者在江浙一带谋生时写下的《别》《笑之历史》中的父亲形象大相径庭。作者父亲对这两套文本的反应也迥然有别:对****家丑的《别》《笑之历史》雷霆震怒;《背影》则让老人家捻须微笑。大致说来,《背影》中的父亲是个净化唯美的艺术形象,《别》《笑之历史》里的父亲则更本色自然。可以明白心绪不同至少是文本差异的缘由之一。
  《背影》里的父爱真挚动人,但于作者而言,作用并不单一。“父与子”无论古今中外都是文学的母题之一。《背影》里的父亲背影所以沉重,不仅来自爱的分量,还是凄凉人生的象征。朱自清沉溺其间,实乃在心灵深处与父亲产生了强烈的认同感:从父亲的背影他看见了自己的未来。父与子是如此惊人的相似:一样的多愁善感;一样的为家庭拖累,一样的中年落魄。《背影》既是对父爱的礼赞,也是对自我命运的预言。认同,无论是在生活中还是艺术中,都是产生心灵激情的最深层动因。
  一个经典文本自然也不会局限于作者私人写作的作用,自《背影》诞生以来,一代代的读者被感动着,它所以感人至深还因为在短短的不到千五百字间却密集了极为丰富的人生体验。饱经忧患的中国人的“集体无意识”一次次地被唤醒。读读这样的语句:“正是祸不单行的日子”;瞩目这样的意象:在那偏僻几近昏暗荒凉的小火车站,矮小肥胖笨拙黑色沉重挣扎着的背影;听听多年以后一个儿子对父亲的忏悔词:当年觉得父亲“迂”,现在终于自醒“我那时真是太聪明了!”这期间又是经历了怎样辛苦荒凉漫长的人生路,才有了这样的认知?在《背影》的字里行间,朱自清以“散点****”式的描画点点滴滴触摸着人们最敏感的心理神经。
  《背影》并非没技巧,而是大巧若拙。最为突出的是作者把概述和描写做了几近完美的结合。概述使得故事有了鲜明具体的背景,加强了文章的纵深感;而如特写镜头一样的描述则让前景凸出,爆发出蕴含其间的震撼力。父亲的背影所以能在读者的心上划上印痕,是因为这是一个丢了差事、死了母亲、中年还在为生计奔波、内心悲凉颓唐的父亲,这样一个父亲因为爱已丢失一般正常的判断还要送已成年的儿子去车站。(“其实我那年已二十岁,北京已来往过两三次,是没有什么要紧的了。”“我两三回劝他不必去;他只说,‘不要紧,他们去不好!’”)在车厢里把紫色毛衣给儿子铺在座位上,又很“迂腐”地为儿子向茶房求情……如果没有这些背景细节的铺垫,接着而来的父亲为儿子买橘子留下的背影特写给读者留下的印象恐怕会是另一个样子吧。
  除此之外,朱自清还不露痕迹地在文中运用了“留白”、实写与虚写结合、寓情于叙等手法。文章开篇就说:“那年冬天,祖母死了,父亲的差事也交卸了,正是祸不单行的日子。”“到徐州见着父亲,看见满院狼藉的东西,又想起祖母,不禁簌簌地流下眼泪。”几句白描,如黑白画线条鲜明,寒冷的冬天、死、失业、满院狼藉,这些集合在一起,心中会有细细的哀伤的音乐响起吧。可是,父亲的丢差事深度阅读与中学文学教学相关论文由http://www.wowa.cn收集整理提供,如需论文可联系我们.,是因为父亲背着家里在徐州又娶了两房姨太太,家中淮阴籍的潘姓姨太赶至徐州大闹,引起上司震怒的结果;祖母的死,因天寒,因年事已高,也因儿子的胡闹生气而致。这些都被“留白”在了幕后,从文章的技法来看,这样的写法保证了文章的趣味纯正、题旨集中,隐去了庸俗的事,抒写了真挚的情。但如果以“小说”立场{1}来看,这样的纯净化处理,也确实是对繁难复杂的生命世界的简化。
  在文章的结尾,朱自清为父亲作传:“他少年出外谋生,独立支持,做了许多大事。那知老境却如此颓唐!”这样既“实”也“虚”的宏观概述,给读者留下了巨大的想象空间。而文章通篇白描,加上些议论,却情感内敛,严密无缝,如一黑匣子,匣子中又好像放着一枚原子核,引而不爆,如此寓情于叙,确有“于无声处听惊雷”之效,也是天下好文章相同所在。
  这些,只有通过文本细读、静静咀嚼,才能慢慢体会。
  二、探究阅读:“小宇宙”与“大时代”
  中学文学课在教读文本时通常都会强调所谓的“时代背景”,这当然有道理:一个有背景的世界才是真实的;中国古代就倡导“知人论世”之说。但是,一个更具体的理由常被人们忽略了,许多人嘴里的“时代背景”往往只是一个通约且空洞的“能指”,“所指”为何其实常常模糊不清。如何诚恳自然朴实地言说成了一个理由。
  常常听见“这是一个……的时代”的慷慨陈词,在这样的“陈词”面前,我时常陷入静默。我想,在“大时代”面前,个人何其渺小。所以,较为真切的说法该是:“时代”到底是“怎样的时代”恐怕很难确定一个答案;对所谓时代的理解不过是具体的个体站在各自的位置所作出的自己所能意识的表述罢了,也即,“时代本身怎样”是一回事,人们“如何理解它”又是另一回事了。研究作家及其文本,理解他与时代间的关系自是题中之义,关键是角度。过于宏观、一般、空洞的言说总会不得要领,必须进入具体微观的陈述才行。就以朱自清的《荷塘月色》为例吧,中学语文教参里重点强调的是“黑暗时代”与作者“苦闷”间的必定联系,联想到作者文本写作、发表的时间,1927年4月12日发生在上海的政治事件更是被突出地强调出来。毋庸讳言,《荷塘月色》里的幻灭与“大时代”的喧嚣是在遥相呼应,可这是怎样的呼应却没得到进一步深究,因为人们潜意识里不过把朱自清的文本当做一个黑暗时代的见证,而不是把它看做是作者的心灵诉求来对待的。一个理由:理解一个人,身外所谓的时代与他自身的出身、趣味、人格心理、具体的个人处境、思想等,哪一个更应被关注?当然是后者。因为每一个人都是一个独立的“小宇宙”,更因为,正是这个独立的个人小宇宙决定着他以怎样的方式和他身外的世界相处。深度阅读与中学文学教学相关范文由写论文的好帮手http://www.wowa.cn提供,转载请保留****.深度阅读与中学文学教学由优秀论文网站http://www.wowa.cn提供,助您写好论文.
上一篇论文:简谈文学作品的电影化改编 下一篇论文:对于严歌苓:读图时代文学还有多少可能性
相关论文
业务范围
免费本科范文
免费硕士范文
免费职称范文
论文****
职称论文****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