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文联系方式

谈路遥:文学的役夫与殉道者

导读:
一、路遥是一位用整个生命打造自己文学世界的作家,他是文学的役夫
  路遥的生命非常短暂,只活了42岁,在1992年就英年早逝,过早地离开了他深爱的土地与人们。但他一生活出了质量,活出了高度,活出了精彩。
  路遥一生有许多名言,值得人们铭记:“像牛一样劳动,像土地一样奉献”;“人可以亏人,土地不会亏人”;“只有白受的苦,没有白享的福”;“只有庄重地生活,才能庄重地工作”;“只有初恋般的热情和宗教般的意志,人才有可能成就某种事业”;“艺术劳动应该是一种最诚实的劳动”;“最渺小的作家关注着成绩和荣耀,最伟大的作家常沉浸于创作和劳动中”;……这些朴素而又富有哲理的话语,是路遥人生精神与文学精神的最好诠释。
  路遥是一位怎样的作家?路遥的朋友、鲁迅文学院常务副院长白描认为是一位“永远的跤手”,他一生跟自己摔跤、跟别人摔跤。我倒认为路遥是文学役夫,是文学的殉道者。路遥成功的理由很多,有一点不容忽视——他是一个视文学事业为神圣使命,并用整个生命去打造自己文学世界的作家,他是用燃烧生命的方式进行着文学创作。
  文学作品是作家心路历程的复杂显现。要了解作家的创作,必须了解作家的生平状态。
  在路遥的人生道路上,有这样几个关键性的节点,必须引起研究者高度关注:
  一是1957年秋被过继给延川县的大伯为子,使路遥形成了敏感与克己的独特心理。父母没有文化,兄弟姊妹众多,家境异常贫困,到1957年,他已经是拥有三个弟妹的老大,也是一个非常懂事的陕北男孩。父母因为家穷,无法供路遥上学。而要满足这个最低的愿望,只有被过继。于是,在很多年后路遥回忆到这个令人刻骨铭心的人生经历,“我特别伤心,觉得父母把我出卖了……但我咬着牙忍住了。因为,我想到我已到上学的年龄,而回家后,父亲没法供我上学。路遥:文学的役夫与殉道者论文资料由论文网http://www.wowa.cn提供,转载请保留地址.尽管泪水刷刷地流下来,但我咬着牙,没跟父亲走……”(路遥《答****广播电视大学问》)这就是当时一个实际年龄不足七周岁孩子的真实心理与选择,苦难让他过早地懂事,并拥有超乎寻常的强大制约力。
  现代心理学认为,五至七岁是人性格形成的关键时期,此时的心理积淀将形成一种定势,成为影响个体性格和行为特征的重要因素。幼年时期的人生变故,对于路遥敏感心灵的形成,无疑是有着至关重要的作用。
  路遥曾说过:“正是这贫穷的土地和土地上贫穷的父老乡亲们,已经教给了我负重的耐力和殉难的品格——因而我又觉得自己在精神上是富有的。”他当年创作《平凡的世界》的种种深思和工作方式,在其创作随笔《早晨从中午开始》中有真切的记录。路遥的“克己”令人颇为感动:1984年冬天,他当选为全国作家大表大会代表,有机会赴京参加作家们的盛会,但是他因做创作《平凡的世界》前繁复的准备工作,毅然放弃参加这次会议;1991年冬天,他本来被指定为中国作家赴泰国访问团的团长,但是因为正在写作创作随笔《早晨从中午开始》而又一次放弃出国机会。像路遥这样敢于放弃各种诱惑而心无旁骛地谋大事的当代作家,并不多见。
  二是在延川能够接受完整的小学到初中的教育,对于培养路遥高远的人生志向提供了重要条件。苦难的童年经历,形成了路遥独特的心灵感受,同时也培养了他高远的人生理想。1958年春,他插入延川县马家店小学上一年级,并正式取名叫王卫国。1961年,他考入延川县城关小学高小部上“完小”。在城乡差别严重的1960年代初期,路遥是生活质量极差的“半灶生”,但他克服了自卑,由自卑走到自强,由虚荣走到包容,他的心理成熟与稳定得令人不可思议。1963年,小学毕业后,养父不愿他参加全省的升初中考试,让他回农村“受苦”。路遥明确告诉大伯,他必须参加全省的小学升初中统考,他要证明自己是有能力考上的。考试的结果可想而知,当年全县一千多名考生,只招收两个班的初一学生,路遥以全县第二名的成绩名列“榜眼”位置。在伯父没有条件供他上学的情况下,路遥在同学的接济下硬是把中学读下来。路遥当时所在的班级是尖子班,班上同学大都是县城干部与职工子弟。路遥不仅衣服破烂,而且还经常吃不饱。一个正在成长的男生,经常饿得发晕。但是,他却在不断丰富自己的阅读中(去县城的文化馆与书店阅读),获得了精神的高度超越。他在《参考消息》上看到苏联宇航员尤里·加加林乘坐“东方一号”宇宙飞船在太空遨游的消息后,竟兴奋得彻夜难眠,站在县中学空旷的大院里,遥望夜空中如织的繁星,寻找着加加林乘坐的飞船轨道。以至于他在创作中篇小说《人生》时,给主人公起名时,第一感觉就是“高加林”三个字。由孤愤到倔强,由绝望到渴望,由征服到宽容,由激情到理智,成为男生路遥初中三年的主色调。在这个时候,他开始有了最初的文学冲动……
  三是路遥在历经一次极速的“青春过山车”后,开始用文学的方式,实现自己的人生梦想。1966年夏,路遥在初中升中专考试中,以优异成绩考取了当时的西安石油化工学校。在当时的情况下,农家子弟要是考到中专学校去,就意味着鲤鱼“跳农门”,从此彻底脱离农村这个苦海。然而,命运总是无情地捉弄着这个饱受饥饿折磨、却又志向高远的农家小子。“****”爆发了,全国所有的大专院校招生无限期停止,所有毕业班学生留在原校就地闹革命,即是已考取大专院校的学生也要返校参加革命。就这样路遥被卷进这场革命风暴与革命闹剧中,他用一种近似荒诞主义戏剧表演的方式,在两年左右的时间里消耗着青春与精力。1968年9月15日,19岁的路遥就以群众组织代表的身份结合进了延川县革命委员会,成为县革委会副主任。然而,命运再次跟他开了一个巨大的玩笑,路遥倾注了满腔热情的这场政治运动,突然显露出残酷的一面。一心想要跳出“农门”的他,又一次以“返乡知识青年”的身份背着铺盖回到农村。
  就在强大的政治肆意捉弄他的时候,路遥开始迷恋上文学,狂热地喜爱上诗歌创作。他最初的诗歌创作明显地带有“顺口溜”式的灵气。如《老汉走着就想跑》:
  明明感冒发高烧,干活还往人前跑。
  书记劝,队长说,谁说他就和谁吵:学大寨就要拼命干,我老汉走着就想跑。
  他第一首以“路遥”笔名发表的诗作是带着政治印记的《车过南京桥》。从此,“路遥”,这位在政治失意后钟情于缪斯的年轻人,他决心手握文学之笔,在文学上“突围”,实现重新拯救自我人生的独特道路。
  当然,我们必须注意到一个事实,即北京知青对路遥文化心理形成的重要影响。“****”期间,先后有二万八千名北京知青来到当时的延安地区插队,其中的大部分人是1969年2月初来到延安地区的各个县农村的。延川县当时接纳了两千多名北京知青,全部来自海淀区,这其中的很大一部分还是清华大学附中的学生,拥有高知与高干的家庭背景,他们像天上的星星一样一夜之间撒落到延川的各个村庄。兵团知青始终是一个相对封闭的整体,与百姓没有更深切的接触。而插队到延安的北京知青,与他们的最大不同,是撒到延安农村的,接触到中国最贫穷地区的真实情况。现任党****总书记的习****同志,当年曾在距我的家乡禹居村六七公里左右的文安驿公社梁家河大队插队。他后来接受过延安电视台记者的采访时说,他当年在延川农村插队,是过了“五关”的历练——即跳蚤关、饮食关、生活关、劳动关、思想关。著名作家史铁生回望陕北,创作了著名的《我的遥远的清平湾》。
  知识青年插队到农村在受苦受罪的同时,也传播了现代文明。路遥就受到现代文明的巨大诱惑,他喜欢与北京知青交往,甚至他的初恋的女友就是北京知青。在经受一次极速的“青春过山车”的大喜大悲后,他与北京知青短暂的初恋也宣告结束——年轻的路遥把招工指标让给这位姑娘,这位姑娘远走高飞后用“绝交信”断绝了路遥的全部希望,甚至差点把他推到“死亡”的边缘。1991年,路遥在创作随笔《早晨从中午开始》中轻描淡写地回叙了当时的情形,说:“后来的一次‘死亡’其实不过
上一篇论文:有关于文学熏陶 文德兼备 下一篇论文:试析儿童文学在小学语文教育中的地位和意义
相关论文
业务范围
免费本科范文
免费硕士范文
免费职称范文
论文****
职称论文****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