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探究吉普赛人在文学作品中的形象

导读:淌着吉普赛人的血液。显然,在贵族的脉搏中流动着吉普赛人的血液这一观念在诱惑着作家们。如“半个吉普赛人”(Christine Field, 1916)。小说中的主人公将自己关在现代文明的大门之外,自由的徜徉在高速公路和偏僻小路上。  伍尔夫对萨克威乐·韦斯特的吉普赛血统的兴趣表现在“奥兰多”这部小说中。她是根据萨克威乐·韦斯特的
摘 要:吉普赛人在许多文本中被描述为不遵守社会风俗,可以唤醒人们的意识,在选择和各种可能性方面激发人们做自我意识的反省,尤其是对想为女性创造一个空间的女性作家。远离世俗社会,逃离“文明吉普赛人在文学作品中的形象由优秀论文网站http://www.wowa.cn提供,助您写好论文.的”界限,寻求不同。它开创了逃离和自由的各种可能性。成为像吉普赛一样的人潜伏在许多女性的情感中。
  关键词:吉普赛人 自由 空间 异常行为
  法国文学大师维克多·雨果发表于1831年的浪漫主义的典范之作《巴黎圣母院》,塑造了一位完美的吉普赛女子——爱斯美拉尔达。奇特的装束、超凡的舞蹈、美妙的歌声、脱俗的外表、善良的内心、自由的生活,深深触动了所有文明人的心灵。在封建制度和宗教的双重统治下,如爱斯美拉尔达那般自由的生命个体,必遭扼杀是毋庸置疑的。
  法国著名小说家梅里美创作于1945年的中篇小说《卡门》,加之同名歌剧的演出,使得卡门这一吉普赛女性形象家喻户晓。不受任何约束的卡门,最终死在何塞刀下。卡门死前对唐·何塞大喊:“继续爱你,这不可能。和你一起生活,我不愿意!” 表现出选择自由的绝决态度。
  总之,19世纪的吉普赛女性形象虽然同中有异,但仍然彰显了异中之同:她们主要是“自由”的象征。这一点不仅表现在文学作品中,也表现在音乐作品中,如比才的歌剧《卡门》,萨拉萨蒂的名曲《流浪者之歌》以及勃拉姆斯的声乐套曲《吉普赛之歌》等;20世纪的印度电影《大篷车》和墨西哥电影《叶塞尼亚》也塑造了此类形象。
  维塔·萨克威乐·韦斯特(Vita Sackville-West))是英国二十世纪初的女作家,她是“挑战”(challenge)和“遗产”(Heritage)这两部小说的作者,是英国女作家弗吉尼亚· 伍尔夫的小说“奥兰多”的原型,并以和英国作家兼社会家维利特· 特里夫西斯(Violet Trefusis 1894-1972)的同性恋而闻名。在“挑战”和“遗产”这两部小说中,她都影射出西班牙的吉普赛人与妇女的关系。吉普赛人代表着解放,兴奋,危险,自由的表达****。她对吉普赛人的无家可归的想象,使她和特里夫西斯两位女恋人珍视疏远的环境,使这种疏远成了一种优势,成为她们自己的真正的一部分。陌生的也是真实的。摆脱家庭虚假的舒适,与一帮疏远了丈夫的人在一起,就会找回曾经失去的自己。萨克威乐·韦斯特还写信给弗吉尼亚· 伍尔夫,劝她与吉普赛人逃跑。
  二十世纪初,吉普赛人在文学中的形象与“熟悉的被困住的”妇女形成了鲜明的对照。小说中的女主人公幻想和渴望成为像吉普赛那样的人,这种描述都出现在二十世纪初的三位女性作家,萨克威乐·韦斯特,维利特· 特里夫西斯,弗吉尼亚·伍尔夫的作品中。成为像吉普赛一样的人潜伏在许多女性的情感中。在她们之间的书信中,和弗吉尼亚·伍尔夫的小说“奥兰多”的文本中,都提到了吉普赛的遗产。萨克威乐·韦斯特说她有吉普赛人的遗传基因,所说的吉普赛遗产是为她不符合社会规范的行为找借口和对她的异常行为进行辩解。她有个男情人,还有个女情人,她认为这是她的吉普赛人的遗传基因所导致的。
  在1910年到1930年间出现了大量的写吉普赛人的作品,人类学研究,当时的小说,诗歌,游记,传说,和语言学的研究都把吉普赛人与异性,原始,自然,性,野蛮联系在一起。描写同性恋的作家将吉普赛人受欢迎的形象搬了出来,作为她们自己的形象。暗示她们自己异常的性行为,难以捉摸的女性和违反主流社会标准的行为。现代的性观念于1880年代到1930年代处于形成的过程中。二十世纪初的女性作家不一定把她们自己定义为女同性恋者,而是用吉普赛人来混淆同类和另类,熟悉的和陌生的,将同性恋放在一个可认同的文化框架内,利用充满激情的异****的吉普赛人,像卡门这样的传统形象来颠覆这一框架。一些作家如朱迪斯·罗夫倡议女同性恋本身不能阻止,它存在于多种不同的空隙间,而不是非要构成一个核心身份。它阐明了女性渴望与吉普赛人有某种联系。吉普赛人在种族,阶级和宗教方面都不同于其他,gypsy这个名字派生于埃及人egypt一词。吉普赛人是来自于东方的一个部落,他们是一个独立的游牧部落,有他们自己的语言,风俗和信仰。传统上他们被认为是画家,音乐家,舞蹈家以及小偷,马贩子和巫婆。吉普赛人很狡诈,他们总是和炫耀,欺骗联系在一起:艳丽的服装,自由的歌曲和舞蹈,骗术和招数。
  在维多利亚时代,对女性的言行举止有严格的规定,而不堪忍受这些戒律的女作家,女权主义者也在奋力反抗着。女性的写作通常将吉普赛人的形象与不符合社会规范的女性联系在一起,认为这些人在血液和骨髓里就有吉普赛人的遗传基因。把自己想象成一个吉普赛人或者是声称自己与吉普赛人的密切关系,在某种作用上讲就是要逃避世俗对女性的要求,也是对她们的同性恋行为找到一个面具,为她们的异常行为进行辩解。同性恋在二十世纪初已有萌芽,在这一阶段,学者们试图给吉普赛人的核心身份下定义。例如,维奥莱特·特里夫西斯把她自己想象成吉普赛人,吉普赛妇女充满激情的异性的爱就是保护伞,我们也应看到她在有意识地强调她超女性的角色。
  二十世纪初的几十年的流行文化和文学趋向于将吉普赛人与具有异国情调的东方时尚联系在一起。在二十世纪二十年代,人们普遍喜欢穿吉普赛人风格的服装,上层社会的人穿着西班牙吉普赛人的服装让人画肖像或拍照。从女性穿的男性服装上可看出女同性恋的潜在的危险,对吉普赛人的服装和生活的好奇在当时是很普遍的。与吉普赛人服饰和风俗有关的奢华,东方风格,异国情调确实给正在出现的****注入了一些因素。在二十和三十年代柏林的餐馆的特色就是,男人穿着女西班牙舞蹈家的服装跳舞,这是对陈旧的现代文明的一种蔑视,另一方面,吉普赛服装已经暗示了不规范的性行为。
  对于吉普赛人的描述使得当代英国对吉普赛人很着迷。自从1888年成立了吉普赛口头传说社团,吉普赛的文化,风俗,传说,语言逐渐的成为学术界接受的题目。到1912年时,吉普赛传说只不过是少数人的私人话题,但却成了全国感兴趣的话题。吉普赛传说社团的期刊于1892年创刊,到1907年复刊。虽然订阅者只是少数,但却设法持续了整个世纪。后来又出现了与吉普赛人有关的其它刊物,如“吉普赛”(The Gypsy, 1915-16), 是为了强调欧洲波西米亚艺术和文学, 但只出了两期。文学界对吉普赛人的兴趣是把他们当做田园式的人物,她们是最后进入城市的。代表作有“一个吉普赛人的心”(“The Heart of a Gypsy”,Rosamond Napier, 1909), “回归大地”(”Gone to Earth”, Mary Webb, 1917), “吉普赛人的血夜”(“Gypsy Blood”, Arthur Compton-Rickett, 1929)
  萨克威乐·韦斯特对吉普赛人很着迷,并声称自己西班牙的祖先与吉普赛人有血缘关系。她的祖母是“半个吉普赛人,半个贵族。”据说吉普赛人是古埃及人或印度人的贵族。他们是真正的贵族。他们是迷人的,孤零的,醉人的,骄傲的,不屈服的。在英国社会的某个阶层流淌着吉普赛人的血液。显然,在贵族的脉搏中流动着吉普赛人的血液这一观念在诱惑着作家们。如“半个吉普赛人”(Christine Field, 1916)。小说中的主人公将自己关在现代文明的大门之外,自由的徜徉在高速公路和偏僻小路上。
  伍尔夫对萨克威乐·韦斯特的吉普赛血统的兴趣表现在“奥兰多”这部小说中。她是根据萨克威乐·韦斯特的生活和她本人叙述的对特里夫西斯的爱写的。“奥兰多”的形式不同于普通的小说,有点像吉普赛式的,冒险的,边缘的,幽默的,具有挑战性的。故事始于十六世纪伊丽莎白时代,终于一九二八年,历时四百年。奥兰多先是一位天真无邪的贵族美少年,因深受伊丽
上一篇论文:简述毕淑敏:文学界的白衣天使 下一篇论文:谈述文学是我一生禅
相关论文
业务范围
免费本科范文
免费硕士范文
免费职称范文
论文****
职称论文****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