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文联系方式

试谈《飞跎全传》的语言特点

导读:
《飞跎全传》的语言特点摘 要:出现在清朝康乾年间邹必显的《飞跎全传》,是一本很特别的话本小说,它通篇用扬州话写成,几乎使用的全是市井方言俚语,并且活用这些方言,呈现出独特的油滑笑谑的风格。
  关键词:《飞跎全传》 语言 方言 油滑笑谑
  《飞跎全传》是一部由扬州方言连缀而成的小说。与一般小说使用方言不同的是,《飞跎全传》几乎全书使用的都是方言俚语,在叙述、对白、描绘中,大量使用扬州方言里的俗语俚语。而这些语言又在各种技巧之下,呈现出与一般小说迥然不同的油滑笑谑的风格。本文试从这两个方面探讨《飞跎全传》的语言特点。
  一、小说记载扬州话的特点
  1.大扬州试谈《飞跎全传》的语言特点的方言
  今天扬州的行政区域小于古代。清朝初年,扬州府领州三,即泰州、高邮、通州;县七,即江都县、仪真县、泰兴县、高邮县、宝应县、兴化县、海门县。康熙十一年,海门并入通州。雍正二年,改仪真为仪征。雍正三年,通州升直隶州,以如皋、泰兴往属。雍正九年,析江都置甘泉,与江都并为府制(治。治所,官衙所在地)。乾隆三十三年,增设东台县。邹必显然是康乾时人,那时扬州除了今日的广陵、邗江、仪征、江都、宝应、高邮等地区外,还包括今日泰州区域和盐城、南通等市的部分地区。所以,小说运用、记载的扬州方言是一个“大扬州”的方言,地域上应该包括上文所提到的地区。在这里,我们把这种扬州方言称为广义的扬州方言。
  小说中很多方言仍流行于扬州和上文提到的一些地区,比如“闹包子”,《泰县方言志》中有所记载:“【闹包子】无理取闹的人。”[1]扬州方言中将无事生非、无理取闹的事件也称为“闹包子”。
  2.方言显示的文化特点
  《飞跎全传》使用的扬州方言,多是活语,即口语,少用成语典故方言。
  口语本来就具有丰富的生活性,语言通俗,概括事物概念也比较形象生动。例如“抓守备”一词(语出第一回《猛古儿朝王进宝 石不透出世跳跎》“还有一位抓守备,名唤抓金豆子,按上界油透星临凡”),实际是“抓手背”的谐音,用这样一个动作形象地反映出“无计可施的样子”[2]。守备位居重要军职,但遇事只会“抓手背”,小说的讽刺意味十足。这种日常用语极富滑稽色彩,往往能直截了当地惹人发笑。
  有些方言,例如“没脚蟹”,“夹叉螺蛳”。现在扬州仍有此语,《扬州方言词典》解释没脚蟹是比喻无依无靠的人(多指寡妇)[3],而夹叉螺蛳是“碍事”的意思[4]。蟹、螺蛳等等用于口语,说明了这些东西在扬州常见,显示了扬州地处水边的地域特色。
  这些方言中有表现人们日常生活经验的谚语,有当时特定人特定对象使用的隐语,以及幽默的歇后语等等。例如“癞蛤蟆垫床脚——死撑”,如皋亦有谓“乌龟垫床脚——硬撑”者,《泰县方言志》中也有:“癞宝垫床脚——硬撑。”[5]在小说中用以讽刺石信实力有限,勉强请客,硬撑门面。“三十几年的鸡眼,都忘记修(羞)了”更是直截了当的讥讽。
  再比如流行于当时扬州的隐语:猛古儿——银(语出第一回《猛古儿朝王进宝 石不透出世跳跎》):
  忽有报小嘴的启奏道:“今有大西洋红毛国野人,自称海外天子,差殿下猛古儿前来献宝进贡,还有不言所表。”……又要将猛古儿与王见留下陪伴太子,只令畲贝走回本国。
  猛古儿,系蒙古语词。《直语补证》蒙古儿条:“市井以为银之隐语。”[6]《直语补正》载《频罗庵遗集》卷十四,专记民间口头俗语。《频罗庵遗集》乃清朝梁同书所撰,清嘉庆二十二年出版,正好与上海本所载《飞跎全传》同时。梁同书是钱塘人,说明当时扬州、钱塘市井皆有此语。这可能是元的影响,只是时间久远,市井已无法考究,而把这个词作为隐语了。《元明戏曲中的蒙古语》记载了清代刊印的戏曲剧本选集《缀白裘》以及清笔记小说《醒世姻缘传》等中把“猛蒙古儿”作为银的隐语的例子[7]。
  在书中,“猛古儿”就是海外天子的殿下,海外天子派遣他来进贡腊君,正如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腊君正好将猛古儿留下当作人质,以便索取更多的宝物。这“猛古儿”不就是腊君眼里的“银子”吗?这个隐语在书中一出现,便会引来会心的微笑。
  特殊的方言、俗语、俏皮话、歇后语之类,往往直接联系社会生活最时髦的风气,是社会生活最快捷的产物。如书中出现的“发广东财”等等,我们不难从这些俗语俏皮话中看出扬州与外界交流的痕迹,得以窥探当年扬州的侧影。不经意中,深厚的历史文化积淀便展现在我们面前。
  二、油滑笑谑的风格
  《飞跎全传》并没有满足方言本身的生动,它用各种技巧创造出一种滑稽促狭而又淋漓尽致的语言,极致的笑谑风格与扬州民间方言的不羁而又油滑的腔调水****融,形成了自己的风格。
  1.帝王君臣身份与鄙俗语言的反差形成搞笑
  第一回腊君召见海外天子的使臣,“坐在上面,自言自语,没盐带酱,翻来覆去”,看《飞跎全传》的语言特点由专注毕业论文与职称论文的http://www.wowa.cn提供,转载请保留****.到海外天子所进贡的宝物,“真正银子是白的,眼睛是黑的,将腊君都绕花了,肚脐上长菌子心花儿都开了,说了些支架子的大话,然后大模大样伸出腊手,将各样的宝货都倒盘收了”。没盐带酱——语言寡淡无味;银子是白的,眼睛是黑的——见了金钱动心;肚脐上长菌子心花儿都开了,写出腊君开心的样子;支架子的大话——摆花架子,说敷衍的话;腊手——腊,谐音“辣”,“凶狠”的意思。这些市井俚语正好把才能平庸、贪财凶狠的腊君写活了。鄙俗语言与腊君至尊身份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一国之君就被作者油腔滑调地嘲讽戏弄着。
  这些方言俚语几乎无处不在。文中哪怕出现告示、敕封这样的书面文体,在其中书面语叙述中,夹进的也是纯粹的口语方言。比如“本王赴宴处,须要碟盖碗盛,各分炉案,如若把肉埋在碗底里,定行重究”,“本王赴宴处,须要叫陪面的厨子不要一个老鼠屎坏锅汤。如违不贷”,“本王赴宴处,须要堆盘满盏,恨少不嫌多,如若喂麻雀子似的,弄到人到嘴不到肚,必当重处”。上面是“碟盖碗盛”“堆盘满盏”的文学书面词句,下面却接上“把肉埋在碗底里”“一个老鼠屎坏锅汤”“喂麻雀子似的,弄到人到嘴不到肚”的俚语口语,在郑重其事的“定行重究”“如违不贷”“必当重处”下,不过要求的是菜的质量,造成一种色彩、格调、风格上的强烈反差,在不协调中显现出极诙谐的、冷嘲热讽的风格和意味。《飞跎全传》的语言特点由优秀论试谈《飞跎全传》的语言特点文网站http://www.wowa.cn提供,助您写好论文.
上一篇论文:研讨雅洁:论汪曾祺小说的语言风格 下一篇论文:浅析胶东大鼓音乐文化考察
相关论文
业务范围
免费本科范文
免费硕士范文
免费职称范文
论文****
职称论文****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