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文联系方式

研讨雅洁:论汪曾祺小说的语言风格

导读:
雅洁:论汪曾祺小说的语言风格摘 要:汪曾祺小说语言继承了中国传统文化精神,遵从了从《左传》《史记》诸书到唐宋八大家再到归有光、方苞、刘大櫆、姚鼐的文统,因而其小说语言达到了“雅洁”的境界。可以说,“雅洁”为汪曾祺生命形式的外化,不仅是其小说语言的修辞之志,而且也是其修辞之道,蕴含着他独特的审美情趣和道德文化修养,延续了《春秋》、史马迁、唐宋八大家、归有光、桐城派散文的文统风格,承接了中国文学“雅洁”的传统。
  关键词:汪曾祺小说语言 雅洁 桐城派 中国传统文化精神
  汪曾祺小说是散文化的小说。可以说,汪曾祺小说都是美文。汪曾祺散文属于丰富而驳杂的古典散文传统。?譹雅洁:论汪曾祺小说的语言风格由专注毕业论文与职称论文的http://www.wowa.cn提供,转载请保留****.?訛小说语言也继承了古典散文传统,显得神韵、平淡、雅洁。汪曾祺在《文集自序》中说自己的文章“娓娓而谈,态度亲切,不矜持作态。文求雅洁,少雕饰,如行云流水。春初新韭,秋末晚菘,滋味近似”?譺?訛。具体说来,汪曾祺小说语言的“雅洁”风格师承《春秋》《史记》以及韩愈、欧阳修、归有光和方苞等优秀古文家的散文风格。汪曾祺非常喜欢归有光的作品。而归有光的散文,上承唐宋八大家,下开桐城派先河。归有光曾多次表示:“性独好《史记》”(《五岳山人前集序》),又曾得意声称:“自以为得龙门家法”。归有光主张“文者道事实而已”(《孙君六十寿序》)与“文太美则饰,太华则浮”(《庄氏二子字说》),这可以看作是其对司马迁语言拙实无华精神的继承。韩愈和柳宗元一致推崇司马迁。韩愈认为柳宗元的作品“雄深雅健似司马子长”?譻?訛。这些都说明归有光小品文的语言风格与唐宋八大家和司马迁具有某种传承性。汪曾祺也非常认同桐城派的文统。贾文昭说:桐城派“具有大致相同的道统、文统和理论主张,这就是从孔孟到程朱的道统,从《左传》、《史记》诸书到唐宋八大家再到归、方、刘、姚的文统,和以‘义法’为理论基石的一些文论主张。”?譼?訛方苞在揭示这一文统时,认为归有光接续唐宋八家?譽?訛,刘大■弟子吴定又认为方苞、刘大■接续归有光(吴定《海峰夫子古文序》)。汪曾祺曾说他受影响比较深的是归有光。?譾?訛清代“桐城三祖”之一的方苞提倡“义法”和“雅洁”说。方苞以“雅洁”称赞归有光的文章(方苞:《书震川文集后》)。方苞说:“《春秋》之制义法,自太史公发之,而后之深于文者亦具焉。义即《易》之所谓‘言有物’也,法即《易》之所谓‘言有序’也”(方苞《又书货殖传后》)。方苞认为“义法”源于《春秋》,经司马迁运用而成为后代优秀古文家的楷模进而成为传统。“义法”的最基本含义在于“言有物”与“言有序”。“义法”就单词而言,“义”乃学行,亦即文道,包括文章内容、题旨。“法”乃法度,亦文体,即是文章形式和技艺。方苞在散文创作方面倡导“义法”说。“雅洁”是“义法”的衍生和体现。雅洁成了桐城派的修辞理念及语言风格特征。方苞的古文是雅洁的代表。“义法”和“雅洁”是方苞为清代桐城派奠定的两大理论基石。从修辞学方面观照,其实方苞提倡的“雅洁”是孔子文质兼美修辞观的另一表达。孔子曰:“辞达而已矣。”(《论语·卫灵公》),“****信,辞欲巧”(《礼记》)。孔子通过实践创立了“春秋笔法”,微言大义,一字而寓褒贬。在方苞看来,孔子也是讲究“义法”的。郭绍虞曾说:“文之雅洁由于讲义法,而义法之标准也即在雅洁。”?譿?訛一言以蔽之,《春秋》、史马迁、唐宋八大家、归有光、桐城派散文的文统一脉相承,汪曾祺继承了中国古代散文传统,其小说语言具有“雅洁”的风格特征。本文从两个方面论述汪曾祺小说语言:首先论述“雅洁”为汪曾祺小说语言的修辞手段;其次论述汪曾祺小说语言“雅洁”风格的文学史作用。
  一、“雅洁”为汪曾祺小说语言的修辞手段
  “雅洁”不仅是汪曾祺的修辞理念,更是其修辞手段。何为“雅”?如何辨俗雅?姚莹在《与陆次山论文书》中说:“就其雅驯高洁,根柢深厚,关世道而不害人心者,为之可观可诵,则古矣;非是,而急求华言,以悦世人好兴誉,为之虽工,斯不免俗耳。”姚莹为雅俗作了很清晰的界定。“雅”最早见于《诗经》。“雅”本是《诗经》六义之一,之后一路引申,被固定为“正”的意思,“雅乐正声”还成为儒家传统的一个重要文艺批评标准。“雅”带研讨雅洁:论汪曾祺小说的语言风格有儒家正统规范的痕迹。无论是何种艺术形式,都要求以朴素、平淡见长,不露斧凿之痕,但内蕴深厚,有益于世道人心,具有社会教化作用。“雅”为纯正,与俚俗相对;“洁”则为文字简洁,与繁杂相对。刘大■说“文贵简”,“文贵去陈言”;主张“说出者少,不说出者多”;“意到处言不到,言尽处意不尽”。中国文学形式上的简洁凝练有目共睹,中国诗歌具有几千年的历史,仍以五、七言为主,四、八句居多。诗歌这种文体形式最大限度地实现了简洁和凝练。中国小说和戏剧由于受诗歌的影响,在艺术表现形式上也最大限度地追求简洁和凝练:中国古典小说的章回结构、对偶的回目,富有悬念的回尾,简短的人物交代;中国戏剧的脸谱化人物形象,优美的唱腔,象征性的舞台动作,都是“以少胜多,以虚代实,计白当墨,以一当十”的代表。中国文学在艺术表达上,追求“俱道适往,著手成春”的自然天成和意高文淡、留有无限想象空间的凝练,倡导“不着一字,尽得风流”?讀?訛。总之,“雅洁”强调语言纯正、朴素、简洁凝练、内蕴深厚。汪曾祺小说语言的雅洁风格也承接了
  这一传统。
  从修辞学的角度上来看,汪曾祺小说语言的雅洁首先体现为“辞雅”、“辞洁”。“雅”、“洁”是汪曾祺所倾心追求的。姚鼐在给陈硕士的信中说:“大抵作诗古文,皆急须先辨雅俗,俗气不除尽,则无由入门,况求妙绝之境乎?”?讁?訛表明他把“雅”视为文章进入“妙绝之境”的根本途径。中国文学把“余味”、“余意”作为追求的最高境界,凝练是实现这种境界的最佳方式。汪曾祺小说之所以有“余味”、“余意”,是因为他的小说语言的“辞洁”,即凝练。“辞雅”、“辞洁”在汪曾祺小说语言里是有机统一的。如《大淖记事》中,十一子被人打伤后,巧云勇于挑起生活的重担,在小说的结尾部分,汪曾祺是这样写巧云的:
  巧云一家有了三张嘴。两个男的不能挣钱,但要吃饭。大淖东头的人家就没有积蓄,也没有什么东西可以变卖典押。结渔网,打芦席,都不能当时见钱。十一子的伤一时半会不会好,日子长了,怎么过呢?巧云没有经过太多考虑,把爹用过的箩筐找出来,磕磕尘土,就去挑担挣“活钱”去了。姑娘媳妇都很佩服她。起初她们怕她挑不惯,后来看她脚下很快,很匀,也就放心了。从此,巧云就和邻居的姑娘媳妇在一起,挑着紫红的荸荠、碧绿的菱角、雪白的连枝藕,风摆柳似的穿街过市,发髻的一侧插着大红花。她的眼睛还是那么亮,长睫毛忽扇忽扇的。但是眼神显得更深沉,更坚定了。她从一个姑娘变成了一个很能干的小媳妇。“巧云就和邻居的姑娘媳妇在一起,挑着紫红的荸荠、碧绿的菱角、雪白的连枝藕,风摆柳似的穿街过市,发髻的一侧插着大红花。她的眼睛还是那么亮,长睫毛忽扇忽扇的。”这段描写尽显了色彩的雅、形象的雅,图画的雅,语音的雅,字象组合的雅——尽显了语言
  “雅”的风格,与此同时也尽显了语言“洁”的风格。汪曾祺用了短短七十六个字,把主人公的形象美和心灵美完美勾勒了出来。汪曾祺用“凝练”而且“朴素”的文字表现美的形象:“挑着紫红的荸荠、碧绿的菱角、雪白的连枝藕,风摆柳似的穿街过市”,“发髻的一侧插着大红花。她的眼睛还是那么亮,长睫毛忽扇忽扇的”。汪曾祺用简略的笔墨写了女人的苦处和难处,用词也注意了
  “雅洁”。汪曾祺在这里用自然景物比喻道德。他用美好的事物来比喻美好的道德。他把大量的笔墨落在美好的事物上,既在写女人的现实,也在写女人的未来;女人是美好的,她的未来也是美好的。汪曾祺把苦难中的女人写得如此美好,是为了表现女人积极乐观的精神风貌,通过美的物象表现女
上一篇论文:阐述《红楼梦》人物形象塑造与插图艺术语言解读 下一篇论文:试谈《飞跎全传》的语言特点
相关论文
业务范围
免费本科范文
免费硕士范文
免费职称范文
论文****
职称论文****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