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论“白马非马论”的“语言游戏”

导读:
浅析“白马非马论”的“语言游戏”(广西民族大学 广西南宁 530006)
  摘 要: 本篇论文基于对《语言哲学》课程的学习,选取其中一篇哲学家论文为观点,解释中国古代的一条著名悖论“白马非马论”。“白马非马论”是公孙龙十分著名的一条诡辩,在其说辞中似乎“白马非马”也有存在的合理性。但本文试图以维特根斯坦的“语言游戏论”来阐释“白马非马”的错误性,并加入数理逻辑的分析表达,来更加直观、准确得表示其伪。
  关键词:语言哲学;维特根斯坦;语言游戏论;白马非马
  在科学不断大跨步发展的历程中,哲学一直处于原地循环的状态。而20世纪哲学发生的的语言性转向(Linguistic turn),使哲学发展出并走向了分析哲学的流派且有了长足的发展。分析哲学把语言分析作为哲学研究策略,从研究具体理由转换到了研究叙述理由的语言本身上,并增添了数理逻辑分析。使得哲学的发展进入了另一个高阶段的领域。从弗雷格(Gottlob Frege)这位语言哲学的奠基者开始,就引入了数理逻辑的研究,并对后世学者产生了重要影响。罗素的摹状词理论以及威特根斯坦的逻辑哲学论、语言游戏论,都对语言哲学作出了巨大贡献。本文就选取维特根斯坦的语言游戏论作为理论基础,来简要分析中国古代一著名的诡辩论“白马非马”,来证明其伪。
  公孙龙:诸子百家中的名家,一向以诡辩著称。名家的中心论题是所谓“名”(概念)和“实”(存在)的逻辑关系理由,所以名家也称“辩者”“察士”。公孙龙骑白马经过一个关驿,守兵说:“马不能在此经过。”公孙龙答,我的马是白马,白马非马。” 一番论证,守士兵无言以对,只好连人代马通通放过。此为“白马非马论”的由来。按照一般的作用与常识,“白马非马”只是一种胡诌。白马自然是马的一种,为何被公孙龙冠以否定并让守兵无以对答?其实“白马非马论”不过是公孙龙所玩的一个语言逻辑游戏而已。笔者此处试图以维特根斯坦的语言游戏论来证实它的不正确性。语言游戏(language game)已成为现代语言(哲)学的一个基本概念。追根寻源, 语言游戏这一概念是由现代西方语言(分析)哲学的精神教父维特根斯坦提出的。“我们可以设想,第2节里实用话语的整过过程是孩子们借以学习母语的诸种游戏之一。我们将把这些游戏成为‘语言游戏’……我还将把语言和活动——那些和语言编制成一片的活动——所组成的整体称作‘语言游戏’。”(《语言哲学》,8)遗憾的是,维特根斯坦在《语言哲学》中并没有给予“语言游戏”这一观点作更为确切和详细的定义。但简单从名字来理解,把语言作为一种游戏,这种比喻必定是两者存在有相似性的联系。而从开始的第3节来看,“这就像有人定义说:‘游戏就是按照某些规则在一个平面上移动的东西……’——我们会回答他说:看来你想到的是棋类游戏;但并非所有的游戏都是那样的。你要是把你的定义明确限定在棋类游戏上,你这个定义就对了。”(《语言哲学》,5)此处提到了关键词——规则。当我们想到规则在平面移动的游戏时,把这种游戏限定为棋类游戏,定义就对了。同理,当我们在使用“语言游戏”的时候,我们也要按照语言的规则来实行。语言规则似乎是老生常谈的简单理由,而维特根斯坦此处的规则着重得把其带入了动态生活当中。“使用规则”从单层的语法规则被提升到了语境,尤其是现实语境当中。因此,“语言游戏的规则,包括‘语法规则’,指定一个语言表达式作用的规则”。
  再回到“白马非马论”的不合理性,笔者试图分析公孙龙的这个理论是怎么样玩了个游戏,又怎么样迷惑了守兵。首先我们看公孙龙的观点,他提出白马非马的理由:“马者,所以命形也。白者,所以命色也。命色者,非命形也,故曰白马非马。”他认为,“马”是命名形状的词,“白”是命名颜色的词。“马”与“白马”出现了概念定义上的偏差,因此白马就不是马。但只有这条理由,理据显然不充分。而后立马有人提出:“以马之有色为非马,天下非有无色之马也。天下无马,可乎?”公孙龙又答:“马固有色,故有白马。使马无色,有马如已耳,安取白马?故白者非马也。白马者,马与白也;马与白马也,故曰:白马非马也。”“马”就是马,“白马”就是“马”与“白”的综合,二者不相等。这个解释貌似有道理,却也牵强。“马”作为一个统称,我们即可理解为包含所有颜色的马,也不必把马形和颜色分离开对待。其实,公孙龙在“所指”之上就动了手脚,偷换了概念。马的指称(reference), 家马(学名:Equus ferus caballus),是一种草食性家畜,广泛分布于世界各地,原产于中亚草原,4000多年前就被人类驯养,15世纪后,才被欧洲殖民者带到美洲和澳洲。常识上我们对于马的定义也是一种动物,而非用“马”来定义一种形状。因此,“马者,所以命形也”这个定义本身就有偏颇。“白马”无非就是白色毛的马,再去把“白”这种颜色属性和“马”这个事物的本质去分列开来看,就破坏了“游戏规则”也是没有合理性的。所以定义本身就出了理由,“白马非马”这个理论本身也就不成立了。笔者还试图用科学语言,数学逻辑方式来帮助阐释错误性的理由产生。首先从这个理论的判断法来看,白马非马,“非”在此解释为“不是”。而对于“是”(相当于英语中的be)要怎么理解,公孙龙就与此当中耍了一个把戏。“A是A”,我们就可以理解为A=A,因为完全就是同样的东西。而“A是B”,我们也许仍可以理解为“A=B”,因为“是”在常用的作用当中可以理解为“等于”这一意思。但在具体的日常语言当中,“是”是否就等于“等于”呢?显然答案是否定的。我们可以说“苹果是苹果”(A=A),此时“是”的作用就是“等于”,还是成立的。但当我们说“苹果是水果”的时候,这个例子当中,显然句子的作用是正确的,但它却不能理解为“A=B”,因为苹果不能代表所有水果。因此,类似于“苹果是水果”这种日常语言当中出现的判断句。我们不能简单就理解为“等式”。此处,应理解为“属于”,如果要在科学语言中表达应该为“A∈B”,或理解为“A  公孙龙之所以创造了如此的悖论,就是破坏了语言规则而玩了一个把戏。语言游戏本身需要规则规定才能正常得使用、交流、表达。“水果”是概念、范畴,苹果是实体。我们只能吃实体,不能吃概念、范畴。范畴/概念帮助认知对象/深思对象。同样的,“马”也是一个概念范畴,我们不能把白马这个实体与马这个概念等同起来。即便之间的联系也是明显的,必定的,但这种联系也不能表达为“相等”。因此,白马非马论割裂了语言和概念层面的对应性,是它悖论产生的理由。
  参考文献:
  [1]Alessandra Tanesini, Philosophy of Language A–Z, Edinburgh University P“白马非马论”的“语言游戏”论文资料由论文网http://www.wowa.cn提供,转载请保留地址.ress: 2007.
  [2]Maria Baghramian, MODERN PHILOSOPHY OF LANGUAGE, University College Dublin:1999.
  [3]曹明伦,“语言游戏”的规则和技巧,四川理工学院学报(社会科学版),2012,(3):111-112
  [英]维特根斯坦,哲学研究,陈嘉映译,上海人民出版社:2007.
  [4]百度百科题为“白马非马”的网页,****为:(http://baike.baidu.com/view/10187.htm),2013年2月17日浏览.
  [5]维基百科题为“马”的网页,****为:(http://zh.wikipedia.org/wiki/%E9%A9论“白马非马论”的“语言游戏”%AC),2013年2月17日浏览.
  作者简介:艾经纬(1989-),男,硕士研究生,研究方向:认知语言学。
  基金项目:本项目获广西民族大学研究生教育创新计划(gxun-chx2013t13)资助。
上一篇论文:试议从长笛作品《山羊之舞》管窥奥涅格音乐语言 下一篇论文:试论学习语言的目的
相关论文
业务范围
免费本科范文
免费硕士范文
免费职称范文
论文****
职称论文****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