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文联系方式

浅谈哈尼族作家文学作品的民族性与时代性特征

导读:我们亲爱的寨子/好像一个刚刚诞生的婴儿/在大山母亲的腿上熟睡了/我的眼前一片黑暗/内心也空寂——我们的寨子”。诗中的哈尼人家朴素得一尘不染,有着诗一般的灵性,它悠然地站在天地、山峦、流水之间。  二、时代性  在经济、科技、信息、语境全球化的今天,对哈尼族文学的目前状况提出了挑战的同时,也为自身的发展带来了
摘 要:哈尼族作家群是一支生机勃勃的群体,他们创作的小说、散文、诗歌等文学作品拓展和丰富了中国乃至世界文学和文化艺术宝库。本文通过审视和分析哈尼族作家文学作品中的民族性和时代性特征,探索哈尼族作家群文学作品创作的传统和现实风格及作用。
  关键词:哈尼族;文学作品;民族性;时代性
  1673-2596(2013)05-0151-02
  在中国西南云南边陲的连绵群山中,在红河沿岸,生活着勇敢、智慧、勤劳的哈尼族。他们在长期的生产活动中创造和积累了丰富多彩的民族文化,丰富了世界文化艺术宝库。随之而成长起来的哈尼族作家群是一支充满活力的作家群,发表了许多作品。在这些文学作哈尼族作家文学作品的民族性与时代性特征论文资料由论文网http://www.wowa.cn提供,转载请保留地址.品中,一方面,他们用自己炽热的爱描写家乡的所见所闻,表达对乡土的依恋和对生活的思索,具有鲜明的民族特征。在这块土地上生活的人民和风土人情成了他们创作的源泉,如,艾扎的《爱,溢满红河谷》《棺树》,冯德胜的《远方有个世界》,朗确的《最后的鹿园》,毕登程的《无量山》,哥布的《母语》《遗址》等;另一方面,一些作家创作了具有鲜明的时代特征的优秀作品,如白茫茫的《苍茫的分水岭》,艾扎的《红河水从这里流过》《阴河水漫过的村庄》《阉谷》,存文学的《兽之谷》《鹰之谷》《兽灵》等等。
  一、民族性
  哈尼族的许多文学作品主要以哈尼族人民的生活为描写对象和基本内容,具有鲜明的民族性特征,呈现哈尼族人民的喜、怒、哀、乐,展现哈尼族社会的深刻思想文化内涵。因为许多哈尼族作家总是从本民族悠久的历史文化中,汲取源源不断的创作灵感。
  (一)在与汉民族语言文化互动交融中坚守和传扬本民族的语言文化
  哈尼族,像其他许多少数民族一样,重视对汉族文化的互动与交流,民族间经济和文化的相互渗透与交融推动了哈尼族历史文化的进步与发展。近年来,一大批优秀的哈尼作家,如哥布、艾吉、赵德文、车金明、白居舟、莫独等,为本民族语言和文化的传扬和坚守做出了卓越的贡献,并一直还在努力着,使本民族语言和文化得以进一步地推广与传扬。目前,红河州的《哈尼文报》,以及红河州人民广播电台、西双版纳州广播电视台均有用哈尼文编播的新闻、文艺节目;哈尼文在记录哈尼语广播稿以及影视、整理哈尼族民间文学等方面已经和正在发挥着积极的作用。本民族语言和文化是本民族的根系,是本民族凝聚力和民族自信心的源泉。哈尼族拥有许多丰富的传统歌谣:古歌、情歌、婚俗歌、丧葬歌等,哈尼语中一些经典的词句或传统歌谣用汉文无法准确书写或表达,所以哈尼文在记录这些经典的词句或传统歌谣中具有不可替代的作用。
  哥布,作为一个优秀的哈尼族诗人,他一直重视和坚守着自己本民族的语言和文化,包括他不仅用双语写作,更多的还表现在他对本民族文化的自觉不自觉的珍爱上。哥布的诗继承与发扬了哈尼族传统的民族歌谣形式,他诗歌中的乡土场景:山川、河流、梯田、蘑菇房等继承了传统歌谣中的乡土气息与抒情特色。
  在《家》中,哥布写道:“在群山的怀抱在翠竹中间/狗的叫声传进山谷/孩子们在村边的树林里撵山/青石板的积木/垒成我们的家/头顶上是永远微笑的星辰/屋檐下是老人们永远讲不完的故事/父母的田地里生长我们的希望/一个又一个灵柩缓缓埋进泥土/一个又一个小生灵神圣地诞生/像一个美丽的童话/这童话里有一种甜蜜的声音神圣的声音/在遥遥地召唤我们。”他已出版的诗集《母语》《遗址》在内容和形式上,很类似哈尼族传统歌谣。
  (二)充满浓郁乡土特色的哈尼族文学作品
  哈尼族作家创作从一开始就表现出典型的乡土文学特征:一些具有浓郁地方民族文化特色的题材,如“哈尼村寨”、“哈尼梯田”、“哈尼姑娘”等常见于他们的作品中,如存文学的《高山、峡谷我永远的家园》,哥布的《想起我的故乡元阳山坡》、《在百合合玛的田边做一个鸭圈》,艾扎的《爱,溢满红河谷》《棺树》等。“元阳山坡上有我的好姑娘/我亲爱的小妹说过/过了藤条江不要忘记/过了红河也不要忘记/妹妹的话用心攥紧/在白天的阳光下想走岁在别人的故乡/想起我的故乡元阳山坡/想起山坡上我的姑娘”——《想起我的故乡元阳山坡》。哈尼族作家作品中乡土文学特征另一方面表现在对家园的深深眷恋之情,家乡的高山、树木、石头、河流、梯田、猪狗、家乡鸟、太阳、月亮、星星等这些大自然中所见的东西成了他们的主要描写对象。他们对故土家园有着最炽热的爱恋。如《我们的寨子》:“要是远远地看/像一窝鸡雏/我们亲爱的寨子/天上的白云一样/山野的风一样/在山间流浪/如果细细地倾听/猪狗的叫声/也仿佛能听见/当一天黑下来的时候/我们亲爱的寨子/好像一个刚刚诞生的婴儿/在大山母亲的腿上熟睡了/我的眼前一片黑暗/内心也空寂——我们的寨子”。诗中的哈尼人家朴素得一尘不染,有着诗一般的灵性,它悠然地站在天地、山峦、流水之间。
  二、时代性
  在经济、科技、信息、语境全球化的今天,对哈尼族文学的目前状况提出了挑战的同时,也为自身的发展带来了新的机遇。
  (一)对家乡人现代生活和周围生态环境的描述与深切关注
  艾扎的《红河水从这里流过》,以轻快的笔调讲述了红河岸边的芭蕉寨人对现代化和新生活的憧憬。在这闭塞的山寨中,现代化对年轻的姑娘和小伙子们是一种无法抗拒的诱惑,他们渴望告别传统,投入到现代化的生活怀抱之中。他的另一杰出著作《阴河水漫过的村庄》更是歌颂新生活,表现一代新人的美好情操和对未来新生活的向往。此外,哈尼人居住的周围环境,即哈尼梯田是作家们关注的另一题材。可以说梯田文化是哈尼族文化的核心,哈尼族梯田文化的形成是哈尼族社会、历史发展和自然环境所造成的必定结果,今天对以梯田文化为核心的哈尼族地区生态的保护、开发、利用,成为引导哈尼族人民加快现代化进程的契机。哈尼梯田是哈尼族人民勤劳不息、与自然和谐相处的见证。在哥布的诗歌诗中,这类作品占了相当多的一部分。在他的诗中,以和谐“人际关系”出现的自然,共同构成了哥布的自然观念:与大自然和谐相处,摆脱人类中心主义。如,他的《大地的雕塑:哈尼梯田文化解读》《哈尼梯田:我的家》等等。而哈尼作家存文学的《兽灵》讲述了大公鹿完全清楚自己眼下的处境:只要稍稍放慢速度,那些穷凶极恶的豺狗就会冲上来咬断它的脚筋,把它放倒在地。只有进入大森林,它才有可能逃脱这种厄运。在《兽灵》中,三代猎人与自然冤冤相报最终导致了悲惨的结局,作品暗示了人与自然渴望和谐相处的这一深刻思想主题。
  (二)全球化文化语境下对本民族文化走向与发展的密切关注
  哈尼族一些作家和作品表现了他们在面对现代文明的冲击和全球化的语境下,人类对自然环境的破坏,以及所表现出的迷惘、无所适从以及惨白无力的心理状态,他们感受和思索本民族文化的身份迷失和走向理由。如存文学的小说《雾之谷》《兽灵》等。在这些作品中,敦嘎、嘎斯、斯飘是一家祖孙三代,都是猎手。为了战胜野兽,他们变得极其野蛮和残忍,最终导致了他们与野兽的相互仇恨。人类与野兽相互发生了异化:人类具有了野兽的野性, 野兽具有了人的情感。他们的命运结局正如老巫师所说的:“唉,峡谷深,野兽和斯飘家结下的仇更深,一年又一年,一代又一代,一代结下的疙瘩没有解开又结下新的,现在变成了解不开的死结了。”
  哥布,作为本民族的文化人,他的一些作品里也真实地反映了这种彷徨和迷惘的心态。他的诗《留宿在城市的高楼》就是这种心态的真实写照:“汽车领我到高楼的墙角/高楼的地板映出我的身影/五颜六色的灯闪亮着/我的心已经空空荡荡/乘着电梯上楼去/拉天窗帘眺望城市/高楼像竹笋一样生长/世界是这样大/人是这样多/我像夏天的雨中/掺杂的一粒雪雹/一下子就消失了”。其他还有《昆明》《一个久居山里的人》等。描写现哈尼族作家文学作品的民族性与时代性特征由优秀论文网站{#GetFu
上一篇论文:关于高校英美文学教学目前状况 下一篇论文:有关于大学生如何提高文学鉴赏能力
相关论文
业务范围
免费本科范文
免费硕士范文
免费职称范文
论文****
职称论文****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