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浅论“集唐诗”对《燕子笺》文学成就影响

导读:出自:  《送灵州田尚书》薛逢:阴风猎猎满旗竿,白草飕飕剑气攒。  九姓羌浑随汉节,六州蕃落从戎鞍。  霜中入塞雕弓硬,月下翻营玉帐寒。  今日路傍谁不指,穰苴门户惯登坛。  《赠史开封》杨巨源:天低荒草誓师坛,邓艾心知战地宽。  鼓角回临霜野曙,旌旗高对雪峰寒。  五营向水红尘起,一剑当风白日看。  曾从伏
摘 要:《燕子笺》是阮大铖的代表作之一,它以剧情曲折离奇而影响颇深。其文学成就更是值得探究。集唐诗是戏曲创作中很常见的一种表现手法,本文将集唐诗与《燕子笺》相结合,在把握阮大铖生平、《燕子笺》主要内容的基础上,分析集唐诗对《燕子笺》文学成就的影响。对于戏曲中的上场诗、下场诗详细进行分析,在对比分析中找出运用集唐诗的影响及运用集唐诗的理由。以便更好地把握《燕子笺》的文学成就以及历史地位。
  关键词:燕子笺;阮大铖;集唐诗
  []:A
  [文章编号]:1002-2139(2013)-21-0-02
  阮大铖(约1587~约1646),明末戏曲家、诗人、政客,安徽怀宁(今安庆市)人。字集之,号圆海、石巢、百子山樵。他出身累世簪缨的书香门第,因伯父阮以鼎无子,遂过继为长门之子,从而兼祧两门,家资颇为丰厚。他“早髯早慧复早贵”,十七岁中举,三十岁中进士。在周围人的眼里,他豪迈潇洒,熟读诗书,抱负不凡,在当时的科场和诗坛可谓声名显赫,享有“江南第一才子”的美誉。学而优则仕,阮大铖做官的愿望十分强烈,《续幸存录》写道:“阮圆海大铖家居时,自署门曰:‘有官万事足,无子一身轻。’”而阮大铖的传奇创作又与他的遭际有着十分密切的联系,委屈辩解的意味十分明显。其戏曲作品《春灯谜》、《燕子笺》、《双金榜》、《牟尼合》、合称为《石巢四种》,在明末剧坛甚至政坛产生过较大影响。
  《燕子笺》中集唐诗共二十二首,皆是七言诗,其中上场诗三首,下场诗十九首。“诗歌是戏曲的重要语言表现手段之一,但戏曲中的诗歌不能游离于戏曲的母体,故而有异于一般作用上的诗歌。”[1]据资料记载,集句诗汉魏时已有之,发展到宋代则以杜诗为盛;集唐诗在明代传奇领域大为盛行,阮大铖《燕子笺》曲词典雅华美,宾白声口毕哨,人物形象鲜明,具有汤显祖戏剧的风格特点。
  一、上场诗
  在成熟的北杂剧与南戏传奇中,人物一上场,一般要念四句诗,称之为上场诗,上场诗一般是人物上场时的宾白,其作用却十分重要。《燕子笺》中上场诗分别出现在第二出、第三出、第十出,而集唐诗在这三出戏剧中所起到的作用各不相同。
  (一)引导戏剧开端,介绍人物;引出下文,渲染气氛。
  《燕子笺》第十出《防胡》中主人公贾南仲上场诗:
  “穰苴门户惯登坛,一剑当风白日看。
  但使龙城飞将在,莫教胡马度阴山。”
  分别出自:
  《送灵州田尚书》薛逢:阴风猎猎满旗竿,白草飕飕剑气攒。
  九姓羌浑随汉节,六州蕃落从戎鞍。
  霜中入塞雕弓硬,月下翻营玉帐寒。
  今日路傍谁不指,穰苴门户惯登坛。
  《赠史开封》杨巨源:天低荒草誓师坛,邓艾心知战地宽。
  鼓角回临霜野曙,旌旗高对雪峰寒。
  五营向水红尘起,一剑当风白日看。
  曾从伏波征绝域,碛西蕃部怯金鞍。
  《出塞》王维:秦时明月汉时关,万里长征人未还。
  但使龙城飞将在,不教胡马度阴山。
  从以上三首诗中不难看出都是描写战场英勇杀敌的壮志与豪情的。而杨巨源的《赠史开封》更是诗人在赞述史开封誓师杀敌,行军征战的经历中,显示了唐军令敌人闻风丧胆的气势。这些都与戏中:“贾仲南(戎服率众军上):【点绛唇】点掣风行,高牙专阃丹心耿。不忿那羯狗横行,看发怒冲冠顶。”的格调十分契合,同时也表现出了贾仲南的胆识与豪气,使人物形象更加鲜活生动,活灵活现。集唐诗过后,便是贾仲南自我介绍的宾白,从而使第十出“下官天雄节度使贾仲南是也。家世邢州,立功边徼,圣恩简任,节镇天雄……传来烽火,上心探看;梆铃器械,务要整齐。但遇贼骑来冲,便行奋勇截杀,如有玩缩,军法重处。”更加的自然顺畅。
  (二)展现人物性格特点,表明上场人当时处境
  第二出《约试》在开头处“霍秀夫(儒服上):【满庭芳】池柳含英,山花绽锦,些儿春到琴心。裙腰芳草,一线色青青。十载茂陵灯火,时未遂,空赋凌云。芸窗下,寒香晴雪,笺释送穷文。”接着一首集唐诗更交代出霍秀夫当时心境:
  “寂寞相如卧茂陵,青山百鸟岂知贫?
  丈夫飘荡今如此,愁思看春不当春。”
  分别出自:
  《寄令狐郎中》李商隐:嵩云秦树久离居,双鲤迢迢一纸书。
  休问梁园旧宾客,茂陵秋雨病相如。
  《湖中<一作洞庭秋日>》顾况:青草湖边日色低,黄茅嶂里鹧鸪啼。
  丈夫飘荡今如此,一曲长歌楚水西。
  《春日京中有怀》杜审言:今年游寓独游秦,愁思看春不当春。
  上林苑里花徒发,细柳营前叶漫新。
  公子南桥应尽兴,将军西第几留宾。
  寄语洛城风日道,明年春色倍还人。
  面对无限春光,想到“留寓西京”却“未展龙媒之驾”霍都梁不禁感慨万分。这首集唐诗不仅承接上面的【满庭芳】内容,而且也自然引出了下面的宾白:“小生姓霍,名都梁,表字秀夫,扶风茂陵人氏,原是嫖姚后裔,近来流寓西京。悬藜之夜,长翻天禄之书;韫椟丁年,未展龙媒之驾。技占虎头三绝,名高骏骨千金。只是高堂早背,家室未偕。几时月下乘鸾,必定书中有女。昔年应试,曾与秦楼女华行云,偶然邂逅,未免有情。哎!只是春风韦曲,浪寻门户烟花;秋水樊川,终是梦魂诗酒。你看今日芳意撩人,心情难遣。又被学博秦先生国士相待,留我衙斋读书,不能到乐游原上登眺一回,且向小池花树下,略步一步,以拨“集唐诗”对《燕子笺》文学成就影响相关论文由http://www.wowa.cn收集整理提供,如需论文可联系我们.烦闷,多少是好。”三首诗都展示出在繁华景色背后那无奈与惆怅的郁闷心情。与宾白中“你看今日芳意撩人,心情难遣”,十分相近。表明人物当时处境的同时也将霍都梁的那种壮志未酬的感慨抒发出来,将其“玉在匣中求善价,钗在奁中待时飞”的无奈表达出来。正如王骥德提出:“须以自己之肾肠,代他人之口吻,即作家必须全身心化到笔下的角色中去,使人物语言与其身份、性格相符。”[2]集唐诗恰巧帮助作家完成了这一点要求。作家使霍都梁的语言与其身份、性格相符,表现出了不安于目前状况、渴求施展才华、壮志未酬的处境。“集唐诗”对《燕子笺》文学成就影响相关范文由写论文的好帮手http://www.wowa.cn提供,转载请保留****.帷齐绿树当筵密,盖转缃荷接岸浮。
  如临窃比微臣惧,若济叨陪圣主游。
  《奉和兴庆池戏竞渡应制》徐彦伯:夹道传呼翊翠虬,天回日转御芳洲。
  青潭晓霭笼仙跸,红屿晴花隔彩旒。
  香溢金杯环广坐,声传妓舸匝中流。
  群臣相庆嘉鱼乐,共哂横汾歌吹秋。
  《奉和幸安乐公主山庄应制》马怀素:主家台沼胜平阳,帝幸欢娱乐未央。
  掩映雕窗交汲浦,参差绣户绕回塘。
  泉声百处传歌曲,树影千重对舞行。
  圣酒一沾何以报,唯欣颂德秦时康。
  《和贾至舍人早朝大明宫之作》王维:绛帻鸡人报晓筹,尚衣方进翠云裘。
  九天阊阖开宫殿,万国衣冠拜冕旒。
  日色才临仙掌动,****欲傍衮龙浮。
  朝罢须裁五色诏,佩声归到凤池头。
  四首应制诗,内容都是歌咏太平盛世,以及美好生活,在四首应制诗中各选取一句组成这首集唐诗,更加烘托出在戏剧末尾处,霍秀夫荣华状元的喜悦心情,通过“【尾声】你看褪貂蝉又插上乌纱翘,打汗马儿穿杏花红雨,敢则把扑蝶听莺,也画在麒麟阁儿里。”不难看出这时的霍都梁不再是“寂寞相如卧茂陵”,而是春风得意,平步青云。这首诗在最后三出戏《排宴》、《合宴》、《诰圆》烘托出了喜庆热闹的氛围,将戏剧情节推向****,从而提高了戏剧的表现力。正如李渔在《闲情偶寄》中对作为“全本收场”的“大收煞”,提出了两个要求:第一,必须“无包括之痕”。第二,就是“有团圆之趣”。“水穷山尽之处,偏宜突起波澜,或先惊而后喜,或始疑而终信,或喜极信极而反致惊疑,务使一折之中,七情具备,始为到底不懈之笔,愈远愈大之才,所谓有团圆之趣者。”[6]集唐诗的运用正与这“团圆之趣”于冥冥中相互吻合。
  三、总结
  戏剧中运用集唐诗是一种常见的现象,集唐诗也对戏剧的艺术成就产生了或多或少的影响。而在众多理由中,戏曲作家为何偏偏选
上一篇论文:简述1928年革命文学论争 下一篇论文:阐述期待视野概念对专套本英美文学教学启迪
相关论文
业务范围
免费本科范文
免费硕士范文
免费职称范文
论文****
职称论文****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