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文联系方式

浅议科学巨匠与文学大师的对话

导读:认识他,而且杨先生对他的评价很高,可是霍金为什么得不到诺贝尔奖?  杨振宁:我不会回答这个理由(全场笑)。讲起诺贝尔奖,我要问莫言一个理由——你跟我走了不同的道路,我们的出身也是完全不一样的。你是一个农民的儿子,我是一个大学教授的儿子(全场笑),你走了文学的路,我走了科学的路,可是我走上斯德哥尔摩获奖讲台的时候,我
对于我的学生,我首先要求他做个诚实的人,然后再做个有智慧的人,有智慧而不诚实,可能危害性更大。
  编者注:杨振宁曾于1957年获得诺贝尔物理学奖,而莫言在2012年获得诺贝尔文学奖;范曾精通诗书画、文史哲——他们齐聚北京大学,献上了一场思想盛宴。
  获奖相同感受天壤
  范曾:我看过一些科普读物,比如霍金的《宇宙简史》《时间简史》《果壳中的宇宙》凡是公式的部分,我全看不懂(全场笑)。我觉得霍金是一个充满幻想的人,杨振宁先生认识他,而且杨先生对他的评价很高,可是霍金为什么得不到诺贝尔奖?
  杨振宁:我不会回答这个理由(全场笑)。讲起诺贝尔奖,我要问莫言一个理由——你跟我走了不同的道路,我们的出身也是完全不一样的。你是一个农民的儿子,我是一个大学教授的儿子(全场笑),你走了文学的路,我走了科学的路,可是我走上斯德哥尔摩获奖讲台的时候,我的感受跟一个美国的得物理学诺贝尔奖的人的感受是不科学巨匠与文学大师的对话相关范文由写论文的好帮手http://www.wowa.cn提供,转载请保留****.一样的。我要问莫言,你去年领奖的时候,是不是也有这样的感受?
  莫言:我觉得我的感受跟任何人都是不一样的(全场笑)。因为这个诺贝尔文学奖是第一次颁给中国籍的作家,尤其是关于文学奖在中国几十年来一直也是一个热点理由,我是深受其扰。就在没得奖之前,每年到了九、十月份我就会接到很多的电话,一会儿说你今年怎么样,一会儿又说你认为谁得谁不得,后来我干脆在这一段时间不接电话、不回答。这个时候我就感觉到这个得奖者已经变成了一个被众人所研究的科学对象了(全场笑),他已经不是个人了。所以在领奖的时候我就感觉到我不是一个领奖者,不是一个被观察者,而变成了一个观察者。我站在台上,我在看国王、看王后、看国王后面那两个漂亮的女儿(全场笑)。当然我也看台下,看我的太太、看我的女儿(全场笑)。所以也有人问我,你在领奖的时候,从国王手里面接到这个奖牌的时候有什么想法没有?没有想法,就是在观察。
  科学文学“创造”相通
  范曾:我想问问杨振宁先生,您曾经说过科学家只有发现,没有发明。他不会发明一个宇宙的规律,他只能发现;我要问莫言兄,您是创造发明呢,还是另一种途径?
  莫言:我想文学创作跟科学发现有很多共同的地方,但也有很多不一样的地方。文学家关注的是人,可能科学家关注的是物,关注的是自然界。文学家关注、探讨的是人类的情感,而科学家可能关注的就是物质的原理。所以同样一件事物在科学家和文学家眼睛里可能都不一样,但是在这个创造的过程当中实际上也有很多共通的地方。严格地说,作家的创作也不是无中生有,作家在作品里面塑造的所有的人物,也都是现实生活当中的人物经过想象加工之后的综合,但他确实又不能跟生活中任何一个人物直接对上号。这属于作家的一种文学创造,所以我觉得在这一点上可能是文学比物理学、比化学稍微自由一点的地方。
  杨振宁:我知道莫言喜欢写幻想文学,有没有幻想科学呢?我想没有。幻想的科学我觉得是没有出路的,因为科学所要了解的是已经有的一些现象。在了解的步骤里面是需要想象、需要猜。所以我觉得其实讲得清楚的话,科学是一个猜想的学问,它跟文学里面“幻想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元素”是不一样的。我不晓得莫言同意不同意我这说法。
  莫言:我当然同意杨先生的说法,因为文学家确实需要幻想。我们也知道文学当中还有个重要的门类叫科幻文学,实际上很多作家并不具备物理学的、天文学的知识,但是他们依然可以在作品里对宇宙进行描写。
  我记得很早以前看过蒲松龄的一篇小说——《聊斋志异》里的《雷曹》。这篇小说里写了一个书生听到了打雷。书生说:“打雷是怎么回事呢?如果能到天上去看一看该有多好呢!”旁边那个人说:“你想上去看看吗?那好。”然后书生就睡着了,醒来突然感觉到自己飘飘摇摇地到了天上。他看到天上星辰分布的状况很像莲子在莲蓬里的分布状况,而且这些星星有的大如水缸,有的像瓶子一样,特别小的还能摘下来。然后书生就把一个像酒盅大小的星星抠了下来,装到袖子里。这就是蒲松龄对于天体的想象。
  那么作家对天体的、对宇宙的想象是建立在什么上面的呢?是建立在日常生活经验之上的。那么至于文学家跟科学家之间这种想象的区别那就更大,他是不是建立在日常生活经验的基础之上,然后再去加上自己的想象力,发现新的定理?这个我就不知道了。
  杨振宁:这个当然是。我常常在想一个理由,假如今天把爱迪生突然请回来,让他在21世纪的世界里生活一个礼拜,然后问他,现在有什么东西你觉得是最新奇的?(全场笑)
  莫言:我先回答一个,我们用的手机会不会让他感觉到不可思议呢?
  杨振宁:对,我同意。手机简直是不能想象的发明。现在随便拿手机出来就可以跟美国的朋友打电话。这是不是一个研究科学的人幻想出来的产物呢?我想应该算是。
  我有一个与刚才这个理由有密切关系的理由想要问一下莫言。那是在九年以前吧,范曾画了一张画,画的是陈省身先生跟我的对话。我尤其欣赏范曾为这幅画题了一首他自己写的诗。其中有一句:“真情妙悟铸文章”。为什么我特别欣赏它呢?我觉得这七个字讲得非常清楚,这是一个科学研究所必须经过的过程:先要有真情。真情是什么意思呢?就是要对于这东西发生浓厚的兴趣,必须要去钻研这个事情。有了真情以后,你才会有在这方面的努力。如果要有一个进展的话,那就是妙悟。有了这个妙悟以后,你才可以有底下的结果——铸文章。所以这个“真情妙悟铸文章”几步曲我认为是道尽了科学研究所必须经过的过程。我要问莫言的就是你觉得这七个字描述文学的成就是不是也很恰当?
  莫言:好像是更加恰当了,因为它是“铸文章”啊!是吧?(全场笑)
  天赋在于发现培养
  范曾:杨先生和莫言兄,你们是我们在座的所有人崇拜的天才。我相信天才的存在,我想请杨先生和莫言谈谈天才。
  莫言:如果要我说的话,那杨先生肯定是天才。他天才的表现不仅仅是他二十多岁就做出了重大的物理学方面的发现,而且他获得诺贝尔奖之后,还依然有很多重大的发现。科学巨匠与文学大师的对话由优秀论文网站http://www.wowa.cn提供,助您写好论文.
上一篇论文:探讨英语文学作品《简·爱》中的女性意识的几点体现 下一篇论文:简述1928年革命文学论争
相关论文
业务范围
免费本科范文
免费硕士范文
免费职称范文
论文****
职称论文****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