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文联系方式

有关于善怀方式的文学书写

导读:的善美灵魂,抑或是深层次地考量大千世界里各种生命如何以对真实、善良、美丽本质的认同来规整自身的人生言行,并以此传达自己对于其人性注视、人文关怀、精神烛照和美学表述。与之相应的是作家对历史进程和现实社会中的种种弊端病态畸形、阴谋权术、丑恶罪行等进行针锋相对的尖锐批判,《中国需要人道主义》、《封建社会与主子
摘 要:在四川当代散文创作领域,冯小涓不仅是一位富有较高艺术才华和审美能力的作家,而且自始至终都以一种充满善良情怀的文学书写来表达自身对于世界与民族、历史与现实、当代与社会的深刻认知和审美把握,并以此来建造属于自己的散文艺术世界。本文以她的整个散文创作作为理论观察的基点,试图通过对这种善怀方式的文学书写的系统分析与理论阐释,来深入探究其散文的内在价值和创作作用。
  关键词:当代散文;冯小涓;善怀方式;价值与作用
  倘若以在社会****原则、价值关怀原则、人文精神原则、艺术良知原则等基础上进行科学规整后所形成的复合性视角对作家的整个文学创作进行分析,我们便能够非常惊喜地发现这样一个不争的事实:古往今来的那些中外文学大家在对各自的文学世界进行艺术建构时,都毫不例外地会首先呈示为一种充满着善良品格、善良精神、善良情怀的书写。拥有了这种品格、精神、情怀的作家,一方面能够自觉自主地对自身所处世界的诚实、公允、正直、真理等保持着善美的情感****、淳厚的人文关怀、本质的美学书写,另一方面能对社会存在中的虚假、丑陋、邪恶等予以高度的精神警觉、尖锐的文化痛斥、深刻的审美批判,由此创作出一部又一部堪称经典作用的文学名著。从某种作用上讲,冯小涓正是一位朝着这种情怀不断迈进的作家,她创作的散文集《倔犟之眼》、《幸福的底色》、《北川无语》以及未能收入这些文集的诸多优秀散文,便是一种非常有力而真实的佐证。
  在散文集《幸福的底色》的代后记《灵魂的幽香关于散文的一种解读》一文中,冯小涓这样写道:“在今天这个浮泛的时代,焦虑已经成了人类的心灵通病。如何把握这颗心,使之在时代大潮上安稳独立,在虚浮的深渊上安然栖居,在时间的飞逝中悠然回眸?心灵的拐杖和据点在哪里,哪里就将是内心的乐园。越来越多的人选择的散文,让自己的心不再焦灼。……心,要脱离恶俗与庸常。有所不为,才能在善和美的王国里自由放魂。这是散文作家艰难的历练,如同去除顽石沙泥,最后练就一颗玲珑之心、澄澈之心。”①在这一段富于强烈感****彩和充满精神意向的文字里,冯小涓向我们昭示了这样一个基本观点:她从事散文创作的目的,并非为了在文坛上求得所谓的功名利禄,而是为了彻底“脱离恶俗与庸常”、“去除顽石沙泥”,以此拥有一颗玲珑澄澈、诗意栖居的心,最终实现在“善和美的王国里自由放魂”。或许正是因为灵魂深处根植着这个富于崇高作用的精神追求,她才能够排除现实存活里的一切纷扰,以一颗沉静的自由之心非常从容地进入到由中外哲学、文化、宗教、文学等优秀著述所铸造的丰厚世界,在其《倔犟之眼》中,通过两种截然异趣的审美精神表达对真、善、美的极力赞美与对假、丑、恶的尖锐批判给我们以非常强烈的情感冲击和审美感受。
  一进入《倔犟之眼》这本文集所创造的审美世界,我们便能够在《生命的依托》、善怀方式的文学书写由优秀论文网站http://www.wowa.cn提供,助您写好论文.《瞬间永恒》、《幺爹》、《静穆的力度》、《质朴的生长》等一系列散文里非常强烈地感触到她那颗充满善美精神的魂灵的脉动。在这些散文中,作家以宽阔的视野、人性的情怀、博爱的目光、正直的灵魂深切关注那些处于现实社会生活底层或自然世界中的芸芸众生或是在严酷的大自然背景下极力发现人的生命存在与向上的内在动力,或是在苍凉贫瘠的厚土与灯红酒绿的都市的鲜明比照中探求人们代代相继的情感支撑和精神底力,或者是以对大地深处那些高大、伟岸的自然生命物象书写来****人的善美灵魂,抑或是深层次地考量大千世界里各种生命如何以对真实、善良、美丽本质的认同来规整自身的人生言行,并以此传达自己对于其人性注视、人文关怀、精神烛照和美学表述。与之相应的是作家对历史进程和现实社会中的种种弊端病态畸形、阴谋权术、丑恶罪行等进行针锋相对的尖锐批判,《中国需要人道主义》、《封建社会与主子文化》、《作家的宗教精神》、《存在与死亡》、《恒定的尺度》、《坚执》等是其中的代表。在这些散文里,她以一种傲然挺立的灵魂和健硕俊朗的精神伫立于世俗社会之上,以神性贯通的人格魅力和崇高自觉的灵魂整合着俗世生活的自我,借以抵达对庸俗、丑陋、畸形、怪诞的深刻背离,进而对它们予以深刻的批判、尖锐的讽刺、辛辣的嘲弄。在她的笔下,中国历史上那些封建思想的毒痈、主子文化的病疫、反人道主义的罪行,当下现实社会存在中的畸形病态、虚伪假善、丑陋罪恶,皆成为口诛笔伐、痛加鞭挞的对象。②正是因为她在《倔犟之眼》中所体现出的这两种截然异趣的审美精神表达,使我们能够更加深刻地意识到作家所富有的善良情怀及其进行文学书写的作用与价值:作为一个本质作用上的善怀者,一方面应当永远葆有一颗思想正直、精神健硕的富于社会良知的心,另一方面必须自始至终同历史进程与社会现实中的丑恶、虚伪、阴谋、罪恶保持对抗状态,也只有如此,我们人类社会才能在充满善怀、正直、向上的精神时空中稳步前行。因而作家在《倔犟之眼》中所凸显的赞美精神与批判态度,既是从美学角度对善良情怀、人文精神的另一种释放和最为有力的确证,又是一个人道精神坚守者拨弄那些失道者以令他们彻底醒悟的重要手段,更是一个文学精神圣殿的建造者要对民族必须完成的美学使命和历史责任。
  如果我们以系统性的理论眼光对冯小涓的整个散文创作进行更为全面深入的考量,便不难发现这样一个基本特征作家的思想聚焦、善怀关注、情感投向及其所构成的审美书写处于明显的变动之中。在《倔犟之眼》的创作中,作家大多是将自己的善良情怀关注非常积极主动地“向外投射”,文学书写直接指向自身生命之外极为广阔的丰繁世界,以对历史与现实、文化与人性、存活与命运的多向度审察,来表达自己的人文情怀和批判精神;而在《幸福的底色》中,她则更多地把自己的善良灵魂、精神关注指向有意识地转变为一种“向内注视”通过对自我生命的存在自觉、家庭生活的琐事杂绪、情感内里的感知意向等的全面反思、深刻内省及其审美书写来表达其对于生命存在的另一种认知。这样的变化,是作家对于自己散文创作进行的主动调整,并没有因为关注视角的“向内”便缺失了其精神烛照的作用和对于普遍作用的探寻,也不因为它的表达对象的范围局限而显现出善怀关注的狭小、审美力度的弱化,反倒表现出对于生命关注的深沉探究与精微透析。因而在新世纪以来的十余年里,她以更为成熟周详的深思、切实可行的规划来建构自己散文创作的未来世界。一方面她以更为积极主动的精神内力不断扩展着自身的生命游历范围与心灵放牧的天地,以阔大的人文视野、健朗的善良情怀深层次地****日常世事、现实人生、生命本体的内在世界,以细腻深入的情感聚焦、丰富多元的审美方式重新考量故土家园、人伦亲情、爱恋场域的存在作用,试图以更为全面的灵魂自省、精神反思来重构自己的故土意识、亲情理念、人文意向,从而使散文的书写内容更趋丰富、散文的写作题材更趋全面,并借以彰显对自己过往散文创作思想的有效突破;另一方面则在散文艺术表达上既坚持自己一以贯之的创作风格,又竭力寻求局部或整体的突破,以此抵达散文艺术的至真、至纯、至美的境界。在已成定式的传统文化思想中,劳动无疑是我们人类存在于这个世界最为基本的手段,或者说是我们每个人必须具有的一种现实存活能力,从古到今的人们无一例外地都依照这一存活律则来实现各自的存在作用和生命价值,“劳动创造人”便理所当然地成为我们人类文明发展史上一个非常经典的论断。然而当人类在现代文明、知识理性共同作用下,把握世界与分析理由的综合能力与时俱进,也才由此能够十分惊异地发现这样一个不争的事实:不一样的劳动者和劳作方式即使存在于同一的公共时空,也会显现出完全不同甚或迥异的命运结局。倘若从经济学的角度予以考量,这是由于不同的劳动创造了不同的价值,价值的高低决定了不同劳动者在社会上的经济地位,因而有些人一生一世都匍匐在土地上辛勤耕耘却收入微薄,终身难以抵达高端的幸福
上一篇论文:有关于我与“中国西部文学” 下一篇论文:浅论《李鸿章传》的非文学性
相关论文
业务范围
免费本科范文
免费硕士范文
免费职称范文
论文****
职称论文****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