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文联系方式

有关于我与“中国西部文学”

导读:
陈柏中,1935年生,浙江绍兴人。1958年毕业于山东大学中文系,同年分配到新疆文联工作。历任《新疆文学》、《中国西部文学》主编,新疆作协常务副主席,新疆文联副主席等职。出版有《鉴赏与探讨》、《融合的高地》、《新疆兄弟民族文学评论集》(与张越合著)等著作。参与撰稿或编纂的重要图书有《新疆兄弟民族小说选》、《当代少数民族作家作品选讲》、《中国文学大辞典》、《新疆百科全书》、《新疆当代多民族文学史》等十余种。获首届全国文学期刊优秀编辑奖、中国少数民族当代文学研究优秀著作奖、第三届天山文艺奖“贡献奖”等。
  我与《中国西部文学》
  1958年9月,我从山东大学中文系毕业,带着到边疆地区锻炼改造的决心,走出校门,来到《天山》编辑部(编者注:后改名《新疆文学》、《中国西部文学》,现在叫《西部》),当一名编辑,一干就是三十三年,真个是从嘴上没毛到两鬓如霜。1991年我离开了具体的编辑岗位,但我的心已无法离开,刊物的得失升降,我仍担着一份责任,仍牵着我的心。这或许是自作多情,但我知道,我这辈子实际上也就干了这么一件事,不管成败利钝,我的感情以至我的命运,确实是和这个边疆地区的刊物连在一起的。
  当时,创刊不久的《天山》刚刚经历了一场反右风暴的冲击,编辑部也刚换了一班人马。以电影文学创作蜚声文坛的王玉胡任主编,负责日常编务的是刘家琪,小说散文编辑有小有名气的小说家权宽浮、季麦林,还有宁国昌,通晓维汉两种语言的尤素夫·赫捷也夫负责兄弟民族文学的翻译介绍。不久,从北京调来的刘定陵担任美术编辑。我被分配处理评论稿件,还有登记来稿、下厂校对、给读者回信等。“做党的驯服工具”是我那时的自律,所以一切具体事务我都乐于去做,而且做得认真我与“中国西部文学”论文资料由论文网http://www.wowa.cn提供,转载请保留地址.勤恳。当时,在大跃进的时代气氛下,我们经常下基层,依靠工农兵,大写工农兵,就是所谓大放文艺卫星,刊物上充满豪言壮语、公式化的英雄事迹、高八度的新民歌。由于大家目标明确,认识一致,干得还是蛮起劲的。
  值得一说的是,当时文联党组书记刘萧无和刊物主编王玉胡,都很重视兄弟民族文学,明确提出新疆文艺工作的重点是繁荣兄弟民族文艺,并提到执行党的民族政策的高度来认识。那时没有汉译民的刊物,《天山》把开展各民族文学交流作为己任,每期差不多三分之一到一半的篇幅翻译介绍兄弟民族当代文学、古典文学、民间文学的优秀作品。例如,在新疆少数民族中新兴的短篇小说创作的一些名篇,如祖农·哈迪尔的《锻炼》,赛福鼎的《吐尔迪阿洪的喜悦》,郝斯力汗的《起点》、《牧村纪事》,还有黎·穆特里夫、尼米希依提、艾里哈木·艾合坦木、铁依甫江、库尔班阿里的大量以爱国主义为主题的抒情诗,就是这个时期在刊物上翻译发表的,并通过推荐评介而引起全国文坛的注目。我作为评论编辑,对兄弟民族文学作品感到十分新鲜,怀着极大的兴味做了一些评介工作。编辑部还以刊物上发表的作品为基础编了《新疆兄弟民族小说选》、《我的冬不拉——哈萨克民歌选》等书,由我写了前言。1960年,上海文艺出版社出版了这两本书,受到好评。当时担任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的老舍,亲自在《文艺报》1960年第九期发表《天山文采》—文,称赞《新疆兄弟民族小说选》的编辑出版是我国多民族文学交流史上的一大创举,富有鲜明的开拓作用。
  有件事我不能不记一笔。1959年冬,全国开展批判右倾机会主义运动,文艺界则批判巴人的“人性论”。刊物要开展大批判,却苦于找不到对象。不知是谁记起了下放喀什农村的老作家齐鸣,他曾写过两篇反映大跃进使农民不堪重负以至带来灾难的小说,可是已经退稿了。于是就写了封信,说刊物决定刊用,望作者重新寄来。结果,这两篇题名为《争吵》、《火灾》的小说作为反面教材,配上严厉的编者按语和批判文章,在1960年第三、四期上发了出来。同时挨批的还有很有才华的小说家沈凯的《牧场短调》,罪名是描写了不健康的男女之情,属抽象“人性论”之列。我那时觉得用这种诱人上钩的方式,把人批倒批臭,未免与“文学的真诚”太不协调,但一想到这是对敌斗争,“兵不厌诈”嘛,也就心安理得了。我一面检讨自己(因为我对挨批的充满人情味的作品总是在内心里产生共鸣),一面也积极参加撰写批判文章。后来,每想到这件事,心头总有一份沉甸甸的内疚。
  再就是1962年《天山》改刊为《新疆文学》。我国经历了三年困难时期,出现了政策的全面调整,文艺界也有所松动。1961年中宣部制定了“文艺八条”,自治区党委召开了文艺工作座谈会,纠正意识形态领域里一些左的做法,重申“双百”方针,提出了广开言路和文路。刚从中国作协《文艺报》调来担任主持刊物工作的副主编王谷林,就是在这种情势推动下,集思广益,制定了改善刊物的具体方案。改刊就是这个方案的一个实际步骤。
  在1962年元月《新疆文学》改刊号上,主要由王谷林执笔,写了一篇新年祝辞《迎新曲》,提出“我们的意志只有一个,但趣味却有多种多样”,“有人喜欢嘹亮高亢的歌喉,有人喜欢娓娓动听的乐曲;有人喜欢惊涛骇浪,有人喜欢涟漪微波;粗犷的笔触容易激发人的感情,细腻的描写也会动人心肠;波澜壮阔的现实生活总是最引人注目,珍奇名贵的历史画卷也很受人重视……”这些本是“双百”方针最起码的要求,而当时由一个边疆刊物说出来还是需要胆识的。正是在这种思想指导下,刊物办得面目一新,佳作迭出。如刘萧无的散文《苹果花开雀舌香》,王玉胡的小说《热依木坎儿匠》、《晚秋春花》,铁依甫江的抒情诗《水渠情笺》、《祖国,我生命的土壤》,克里木·霍加的爱情诗《天鹅》、《姑娘追》等等。我当时负责评论,兼管“新疆好地方”、“兄弟民族文学评介”两个专栏。我在多方学习和请教的基础上,制定了详细的组稿计划,专栏的文章几乎都是有目的地找专家、翻译家、记者组织来的,文章以知识性、学术性、趣味性见长,受到读者欢迎,也涌现出一批新的作者。
  特别要提到的是,发在改刊后第一期上的青年小说家吴连增的小说《司机的妻子》,因为写了普通人的最普通的感情——妻子对节日未归的司机丈夫的思念和爱怨,而在读者中引起不同反响。刊物有意识地从6月号开始,开展了为期半年的自由讨论。恰好,同年8月,中国作家协会在大连召开了农村题材小说讨论会,时任作协党组书记的邵荃麟等理论家,提出文学创作要恢复革命现实主义传统,主张人物形象的创造也应当多样化,英雄人物固然要写,中间人物、普通人物也不应被忽略。当时《人民文学》编辑毛承志来新疆组稿,及时传达了这个会议精神,这次讨论自然而然就成为大连会议精神在遥远边疆的一个呼应。我与“中国西部文学”由提供海量免费论文范文的http://www.wowa.cn整理提供,希望对您的论文写作有帮助.我与“中国西部文学”由优秀论文网站http://www.wowa.cn提供,助您写好论文.我与“中国西部文学”论文资料由论文网http://www.wowa.cn提供,转载请保留地址.我与“中国西部文学”由专注毕业论文与职称论文的http://www.wowa.cn提供,转载请保留****.我与“中国西部文学”相关论文由http://www.wowa.cn收集整理提供,如需论文可联系我们.
上一篇论文:简论文学中城市的几种魅力 下一篇论文:有关于善怀方式的文学书写
相关论文
业务范围
免费本科范文
免费硕士范文
免费职称范文
论文****
职称论文****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