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文联系方式

简论文学中城市的几种魅力

导读:
摘 要:中国的古典城市时期,城市更多的是作为一种权威象征而存在,19世纪下半叶,西方列强的入侵为中国古典城市形态向现代城市形态的转变注入了前所未有的动力。文学对城市的塑造有这更多的想象空间,在想象中揭示着城市的魅力。
  关键词:本身的能量;日常生活;堕落与进步
  []:A
  [文章编号]:1002-213文学中城市的几种魅力论文资料由论文网http://www.wowa.cn提供,转载请保留地址.9(2013)-24--01
  中国的古典城市时期,城市更多的是作为一种权威象征而存在,城池的大小、人口的多少是一个国家国力强盛与否的表征,君王和百姓往往因它来判断和感受国力兴衰,以此建立国家自信。而除去城的国家威严象征性因素,城市市民与乡下百姓没有太多的从物质到精神层面的差异。古典城市发展到后来虽也有现代城市的萌芽,但仍无法摆脱整个国家古典形态对它的制约。中国因西方列强的入侵变为了一个半殖民地国家,被迫开放的商埠经历着被现代化的过程,由此一发不可收拾,现代城市及其各种因素渐渐向外感染开去。如同现代性包含进步与堕落的双重性格一样,城市和反城市一样属于城市文学的复杂面目。城市文学(具体指小说)大致可理解为立足城市写市民日常生活、职场生活,喜怒哀乐都携带着现代城市精神特征。城市文学在作品中如何展现现代城市的魅力和潜在危机是本文讨论的话题。
  魅力何在?最早、最典型的现代城市莫过于上海、香港两地。经过茅盾、张爱玲、新感觉派、王安忆等人的经典书写,上海被一遍遍想象着。随着大众娱乐时代的到来,影视作品对城市的塑造在更深层次上影响着城市在想象中的不断重塑。作家、文学、影视,加上所有出现在人类眼前的文字、符号,这些都塑造着一座城市在人们心目中的形象。那么文学中城市的魅力来源于哪里呢?小说最根本职责不是真实地再现现实,而是在现有的城市存在中掘出更多的可能性。其中一部分可能性就是文学中的城市的魅力所在。城市发源于乡村,是生产力发展的必定结果。事实是,生产力发展造就的城市必定不会恢复到原来的乡村形态,即使从表面特征上真的实现了,内核必定是现代城市精神、现代生活方式的产物,那将是城市的另外一种形态。所以,反城市论持有者绝大多数不会弃绝、离开城市。无论如何城市化总是前进的,吸引人们前往城市的动力,或许永远都不会消退。
  城市魅力之一:城市本身的能量。
  生活在城市中的人群,都可以感受到现代城市种种优越条件。声色华丽的建筑、日用、娱乐设施都丰富着人们活跃的感官,提供便利的享受,更不要说工作环境、薪酬等各种社会利益分配方面的优越。人类最先进的生产力代表在城市里,如同人的存活得到保障之后对发展、自由的追求,城市先天具有诱人的魅力。已有无数讲述乡下人进城的文学题材,他们千方百计的来城市淘金,想方设法留城市……因为现代化的冲击,乡村早已不是文学怀乡中那副温暖清新的面目。
  城市魅力之二:文学中的日常城市想象。
  正如中国现代城市发展并不很充分,城市都存在模糊的现代想象资源。这给作家提供了更多的书写可能。不过显然,中国城市从建国后到十七年都存在着各种扭曲的悖论式理由。城市一边被想象成现代工业的基地,一边又被当做资产阶级因素滋生的危险场所。城市青年如果不去农村接受再教育就会被看做不接受党的教旨,这是多么危险的信号!另一方面,下乡青年又都急切的、不可遏制地想回到自己的 “花花世界”。比如萧也牧的《我们夫妇之间》,妻子代表的刚正不阿的乡村文化终于击溃了城市文化,挽救了为市民意识所腐蚀的丈夫。这里城市的现代特征被迫消失,城市身份变得暧昧不明。直到新时期,政治意识形态的减弱,文学中城市与乡村的符号才有所变化,城市逐渐赢得了应有的地位,乡村的落后、蒙昧开始遭受批判。文学作品中才再次出现众多纷繁迷人、纯然的城市生活想象。如王安忆笔下的上海,剥去国家的宏大主题,进入到上海的肌肤里面,那些弄堂、洋房里住着的是怀有浓厚的生活怀旧的气息的女人,是她们细腻的感情、日常生活体验;刘心武等人的现代北京的城市生活面目也被发掘,牌楼、胡同等代表城市日常生活记忆的标志物浸染着市民的日常情感,承载着这座城市最普通人群的聚散生死。城市的想象在日常生活中溢出的温情,在风情景观中携带的岁月情感,在人生琐事中蕴藏的时代轨迹和价值观念,都成了作者和读者对于这座城市的想象材料。这种弱化政治意识形态赋予城市的国家工业力量象征,对现代城市形象的树立有着令人欣慰的力量。众多作家还就城市人群精神面貌进行了描绘,如《你别无选择》、《无主题变奏》等,这些发生在城市的生活事件以及事件主人公都丰富了城市的想象。城市的灵魂就是生活其间的人群,否则它就是一个座冰冷建筑。彷徨无助的青春、激扬迷茫的年轻人是城市中最具活力的因素。活跃的交际活动给一个城市带来的不仅是商业机遇,也意味着新的生活方式和观念,这里也产生了独特的魅力——活跃但又保有个人私密、进退自如的交流和生活方式。
  城市魅力之三:现代化的城市生活具有堕落与进步双重特征。
  在每个关于城市的小说中并不只看到城市迷人的一面,更多的是城市的烦恼和隐忧。现代城市和工商业的发展对农业农村的冲击,对于宗法社会道德****、价值观念的颠覆,以及城市文明本身衍生出来的疾病和弊端在沈从文、老舍、新感觉派那里早有“案底”。世界上不存在完美的事物,城市也是,它黑暗的角落里同样暗藏着令人深思和关注的内容。每件事物的开始,本身都蕴含着它终结的因素。城市在建立中不断蜕变、瓦解,在一遍遍的塑造中建立起一个风光无限又千疮百孔的形象。新感觉派在批判性的描述中又不自觉的迷失在摩登的光影中。卫慧、绵绵等作家的作品更是面目复杂,让人在欣赏和叹息间纠结,要找到一个是/否的定论是徒劳。小说在提供城市想象空间时,那种暧昧不明的复杂和模糊是必要的,因为生活本来如此,上帝和政权已经不能再给当代人带来所谓正确判断了。这种模糊的、介于进步和堕落之间的复杂面目潜藏着毁灭的危机,尽管我目之所及之处还未看到有太多末世情绪的作品,但是每部作品不都在默默地警觉着这一天的到来吗?这种忧患的批判力量成为了城市想象中最深刻的魅力。
  其实,文学边缘之后,对于城市的想象的塑造更多的由谁来执行已经是个理由了。网络、视听影像以各自的优势互补着挖掘、建构着城市的魅力。文学中的城市,如何以自己独特的角度和力量去塑造直入人心的城市想象,还值得静候。
上一篇论文:论腾讯的“文学梦” 下一篇论文:有关于我与“中国西部文学”
相关论文
业务范围
免费本科范文
免费硕士范文
免费职称范文
论文****
职称论文****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