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文联系方式

研讨语言磨蚀中的理由

导读:ens也认为,所谓语言丧失,并不是真正的丧失。Rosalie Footnick认为存在一种语言磨蚀类型,即由心理事件导致的隐藏的语言(hidden language),说话者无法提取这种隐藏的语言,但是它们存在于大脑中。从心理学视角证明语言不会丧失的也不乏其人。As对一个18岁的受试进行了一个催眠性年龄复归实验。受试5岁随其母移民美国并成为美国
[摘 要] 目前,语言磨蚀研究中仍然存在许多理由,如对语言磨蚀定义的界定﹑对语言磨蚀和遗忘这两个概念的区分﹑对语言磨蚀和语言习得的关系的认识等,这些理由势必影响我们开展汉语语境下的语言磨蚀研究。对语言磨蚀研究中存在的这些理由的探讨是为了对语言磨蚀本身有一个更深刻的认识,进而更好地开展语言磨蚀研究,不至于偏离这一领域。另一方面还需要不断吸收借鉴诸如心理学、社会语言学、神经语言学、测试学等领域的成果来发展语言磨蚀研究。
  [关键词] 语言磨蚀;遗忘;语言习得
  [] A [文章编号] 1671-6639(2012)04-0063-06
  一、引言
  自1980年在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召开的“语言技能磨蚀会议”之后,语言磨蚀(language attrition)研究就被正式确立为应用语言学研究的一个新领域。近些年来,语言磨蚀研究的发展非常迅速,国内外语言磨蚀研究都取得了不少研究成果;另一方面,语言磨蚀作为一个初步发展的研究领域,也存在不少理由。例如,对语言磨蚀定义的界定,阅读语言磨蚀相关文献,经常会遇到这些术语:语言磨蚀、语言丧失(language loss)、语言更替(language shift)、失语症(aphasia)等,这些术语应当如何区分才不至于与语言磨蚀相混淆?对于语言磨蚀和遗忘这两个概念,应当区分还是视为同一概念?对语言磨蚀和语言习得的关系应当如何认识?本文拟回顾研究文献中不同学者对语言磨蚀及语言接触中的其他常见现象的认识来界定语言磨蚀。语言磨蚀中的理由由优秀论文网站http://www.wowa.cn提供,助您写好论文.通过比较语言磨蚀和心理学中的自然遗忘来认清两者的关系,在文献回顾的基础上进一步探明语言磨蚀和语言习得的关系。以期通过对语言磨蚀研究中存在的一些理由的探讨进一步深入地理解语言磨蚀。
  二、语言磨蚀研究相关文献分析
  (一)语言磨蚀的定义
  在几十年的研究发展过程中,不同学者对语言磨蚀概念有很多不同的认识,对语言磨蚀的定义视角各异,有语言学视角[1];心理语言学视角[2];社会语言学视角[3]。同样,在语言磨蚀研究中也出现了一些相关概念的混用。如早在1982年,Lambert,Freed将语言磨蚀定义为个体或社团所讲的任何一种语言的丧失或者一种语言的部分丧失[4]。实际上,Lambert,Freed的定义就混淆使用了三个概念,语言磨蚀(language attrition)、语言丧失(language loss)、语言更替(language shift)。1991年,Seliger, Vago所编著的《第一语言磨蚀》里也包含了数篇关于语言更替和语言死亡的论文,以及一篇关于失语症的论文[5]。Kathleen Bardovi-Harlig, David Stringer将语言磨蚀定义为与大语种(majority language)接触而导致的语言丧失,他认为语言磨蚀既可以是个体的,也可以是社团的;可以是病理的,也可以是非病理的[6]。显然,Kathleen Bardovi-Harlig,David Stringer把语言磨蚀和语言丧失的概念等同了。语言磨蚀研究至今,一直都存在概念的混淆使用,尤其是混用语言磨蚀、语言丧失、语言更替和失语症。如Kokpe所说,语言接触的研究策略各异,并且每一个学科都试图使用自己学科的术语,那么语言接触的领域不可避开就会产生了上述一些负面结果[7]。在语言磨蚀研究中,大量使用语言接触研究中的一些术语,势必会混淆我们对语言磨蚀这一概念的认识,例如,语言磨蚀能否等同于语言丧失?语言磨蚀是病理的还是非病理的?语言磨蚀是指个体的还是社团的?语言磨蚀是代内的(intragenerational)还是代间的(intergenerational)?基于这些疑惑,区分上述不同术语是必要的,与此同时,区分不同概念也是我们认识语言磨蚀的一种好策略。
  语言磨蚀研究中,语言磨蚀和语言丧失这两个概念经常会被等同起来,实际上它们是有区别的,甚至语言丧失这个概念在许多学者看来是存在理由的。Weltens, Grendel认为语言永远不会丧失,他们将磨蚀分为三个阶段。第一阶段:提取所需语言信息,花的时间比正常情况下多。第二阶段:语言信息暂时不可及。第三阶段:语言信息完全地永久地不可及[8]。de Bot, Weltens也认为,所谓语言丧失,并不是真正的丧失[9]。Rosalie Footnick认为存在一种语言磨蚀类型,即由心理事件导致的隐藏的语言(hidden language),说话者无法提取这种隐藏的语言,但是它们存在于大脑中[10]。从心理学视角证明语言不会丧失的也不乏其人。As对一个18岁的受试进行了一个催眠性年龄复归实验。受试5岁随其母移民美国并成为美国公民,之后受试未接触其母语瑞典语,并一直处于英语环境中,在接受实验时,受试称无法回忆起母语瑞典语,但是As通过年龄复归实验发现,受试在催眠状态下可以答对更多的瑞典语理由。另一个著名的实验是Fromm进行的一个催眠性年龄复归实验,受试为一个26岁的日裔美国学生。当受试处于催眠性年龄复归于7岁的时候,受试无法理解Fromm所讲的日语。数月后,再次实验,当受试处于催眠性年龄复归于3岁的时候,受试能够快速地说日语,并且持续了10分钟时间。当实验结束,受试却无法再说出日语了,并且受试听自己在催眠状态下的录音也只能听懂一些孤立的日语词[11]。基于这两个实验,Kokpe称从心理学的角度不能下定论说一种语言会丧失[12]。尽管许多学者认为语言丧失一说不妥,但是这个术语并没有被学术界抛弃,许多学者更倾向于将语言丧失视为一个普遍概念,用丧失来指任何形式的语言减退,这也正好符合de Bot, Weltens将语言丧失定义为个体或者社团的语言能力的减退[13]。这里的减退既可以是自然过程,也可以是病理过程,例如失语症或者老年痴呆所造成的语言丧失,既可以是个体的,也可以是团体的。语言更替和语言磨蚀的非病理属性则将其与失语症或者老年痴呆症等病理性语言丧失区分开来。Kokpe认为区分不同语言接触的结果有两个至关重要的因素:(a)语言的功能和形式的对立——更替一般指功能的转变(即语言使用减少);丧失用来指语言形式的转变。(b)个体和社团的区分——更替一般用来指社团层面,而个体层面的语言接触的结果则称为磨蚀[14]。Dorian将语言更替定义为社团生活中一种语言逐渐被另外一种语言所替代,其表现为:操这门语言的人数量上的丧失,水平能力的丧失,或是该语言功能使用范围的丧失[15]。例如,在清王朝灭亡、中华民国成立后,许多满族人放弃使用自己的语言而选择使用汉语,在经历数代人的更替后,如今只有少数人会满族语。这里的言语社团是指形成一个社团,如一个村庄﹑一个地区﹑一个国家并至少有一种共同的言语变体的一群人[16]。而语言磨蚀者并不构成一个操同种语言或语言变体的群体,例如,在汉语语境下的英语学习者,并不能构成一个操英语的独立社团,因此他们的英语磨蚀也就具有个体性,而不像满语的逐渐丧失那样具有团体性、代语言磨蚀中的理由由优秀论文网站http://www.wowa.cn提供,助您写好论文.间性,正是因为这种个体性,使得语言磨蚀与语言更替有所区别。语言更替强调的是社团的而非个体现象,是一个言语社团在双语或多语的语言接触中所产生的代间的负面结果;而磨蚀强调的则是个体而非社团现象,是个体在双语或多语的语言接触中所产生的代内的负面结果。基于这些论述,语言更替也是语言丧失的一种,而语言更替的社团属性及代间属性则将其与语言磨蚀区分开来。因此,磨蚀的属性则可以概括为非病理的、个体的、代际的。简言之,语言磨蚀就是非病理性的、个体的、代内的、语言能力的减退。我们可以把上
上一篇论文:谈谈浅淡怎样培养小学生数学语言的表达能力 下一篇论文:试论怎样发展幼儿的语言表达能力
相关论文
业务范围
免费本科范文
免费硕士范文
免费职称范文
论文****
职称论文****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