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浅析《西厢记》与《牡丹亭》语言的“自然”与“人工”

导读:
作者简介:田燚(1992—),女,汉族,四川广元人,文学学士,单位:西南大学文学院汉语言文学专业,研究方向:汉语言文学
  摘 要:《西厢记》的语言呈现出一种自然之美,一方面凝练而有力,浅白而生动;另一方面充满意境,写景叙事抒情让读者身临其境。而轰动文坛的《牡丹亭》在思想光辉和艺术形式等方面确实胜过《西厢记》一筹,但是二者的语言不免有“自然”与“人工”之别。
  关键词:西厢记;牡丹亭;语言
  明初贾仲明续编《录鬼薄》时,写了一首吊王实甫的[凌波仙]词,其中有几句是:“新杂剧,旧传奇,西厢记天下夺魁。”汤显祖在万历二十六年完成了《牡丹亭还魂记》(简称《牡丹亭》)的写作,这本书一出现,按明沈德符《顾曲杂言》中的说法是,“家传户诵,几令《西厢》减价。”作为古代戏曲的两座高峰,两者有相似之处,都是以爱情为题材,表现男女主人公反对封建婚姻,追求自由幸福的作品。两者也存在很多不同之处,本文仅从语言方面来探讨《西厢记》和《牡丹亭》。
  王国维先生在《宋元戏曲史》中指出“元曲佳在何处?一言以蔽之,自然而已”,其中所指出的“自然”主要指元杂剧语言所流露的自然之趣,至于戏曲演出的各种要素如关目情节、人物矛盾以及思想深度则不是关注对象。而《西厢记》自问世以来就成为元剧曲中的经典之作,故必是先生得此结论的重要依据。《西厢记》语言极为自然,不觅奇猎险,雕琢章句。不仅凝练朴实,传达丰富内涵,能“摹写其胸中之意,与时代之情状,真挚之理,与秀杰之气,时流露于期间”,而且很有意境,何谓有意境?王国维先生曰:“写情则沁人心脾,写景则在人耳目,述事则如出其口”。对于汤显祖的作品,王国维先生则认为“汤氏才思,诚一时之隽,然较之元人,显有人工与自然之别。”此处“人工”与前文“自然”相对,当同是指戏曲语言方面的特点。
  一
  《西厢记》语言凝练有力,以第一剧楔子为例,莺莺母亲崔氏开场独白,内容不足三百字,但是已交代了主人公莺莺的身份和特长、红娘与莺莺的关系、崔家在颇有来历的普救寺暂留的理由,并且提到了郑恒(郑恒至第五剧三折才出场),在情节上为崔氏一赖婚做了铺垫,看似一笔带过却使后文的语言出现自然而然。崔氏的抒怀只有“我想先夫在日,食前方丈,从者数百,今日至亲则这三四口儿,好生伤感人也呵!”一句,但她对权势回归、家族重振的渴望与呼唤已经印入我们脑海。对于丧夫的崔氏来说攀登门第荣耀的唯一阶梯就是莺莺招个得官的女婿,所以后来崔氏说出屡次赖婚的话是一点儿也不让人不意外的了。同时崔氏的性格、立场以及当时社会上人们大多趋炎附势的情状摹也写出来了。
  我国古代文学,描写形容事物多用文言文,追求醇雅精致,几乎没有用俗语的。但是因为元曲中可以使用衬字,所以《西厢记》中多处出现了使用俗语或用摹写自然之声的叠词修饰的现象,白话味道更浓,文章语言显得自然真挚。
  二
  《西厢记》的语言充满意境,引人入境,虽然话语明白如画,但是言外又有无穷之意,让人产生不尽联想。写情则是“沁人心脾”,如第五剧第四折:
  [沉醉东风]不见时准备着千言万语,得相逢都变做短叹长吁。他急攘攘却才来,我羞答答怎生觑。将腹中愁恰待申诉,及至相逢一句也无。只道个“先生万福”。
  莺莺与张生私自欢好后旋即东窗事发,张生被崔氏赶去上朝取应,莺莺不得不与张生在长亭分别,一别竟是半载。这半年来,莺莺饱受相思之苦,腰肢瘦损,茜裙宽退,同时她又承受着巨大的心理压力,她害怕张生中榜后“停妻再取妻”,流连于异乡花草。当她的担心成为“现实”时,张生风尘仆仆地走到了她的面前,但是她的第一句话不是责骂,不是诉苦,不是问长问短,所有的爱和恨都只化成了一句话:“先生万福”,唐代诗人王维说“默语无际,不言而言”,爱至深则无需言说。读到这儿的时候我就想起陈奕迅的一首歌“我会带着笑脸/挥手寒暄/不再去说从前/只是说一句/好久不见”,大抵古人、今人的爱情体验是一样的,不管张生做了什么,莺莺确实是爱他的,她不想破坏他们之间重逢的温情的场面。莺莺这段真实自然的独白充满着对张生的深沉的、无所计较的爱,触动了我们心灵最柔软的地方,此番抒情可谓“沁人心脾”。
  《西厢记》在述事时则“如出其口”,人物的语言符合其身份特征,每个人物的都有各自的特点,读起来自然生动,活泼有趣。现仅以张生为例。张生是一介年轻书生,浪漫多情,对爱情无比向往,对莺莺痴情专一。如第一剧第一折:
  [聪云]偌远地,他在那壁,你在这壁,系着长裙儿,你便怎知他脚儿?
  [后庭花]若不是衬残红,芳径软,怎显得步香尘底样儿浅。且休题眼角儿留情处,则这脚踪儿将心事传。慢俄延,投至到栊门儿前面,刚那了上步远。
  通过这一组简单的对话,一个粗枝大叶,木讷单纯的小和尚法聪如现眼前,而张生却是具有文人的细腻敏感和多情,他坠入爱河的兴奋和喜悦表现地活灵活现。张生在邂逅莺莺后对她无比倾慕思念,当法聪告诫他不要惹是生非时,他却说“小生便不往京师去应举也罢”,一个爱江山更爱美人的痴情书生形象呼之欲出。
  《西厢记》的语言无处不流露着自然之美,不论是浅白上口的口语俗语,还是典雅清丽的有意境之语,都让戏曲充分展现了人物个性、情感状态以及时代风貌。
  三
  传奇《牡丹亭》的文学语言有它独到的成就,不仅曲文美妙而且白话文的运用也是具有高度技巧,但在前文所说的“自然”方面与《西厢记》相比则稍显逊色。
  翻看人民文学出版社的《牡丹亭《西厢记》与《牡丹亭》语言的“自然”与“人工”论文资料由论文网http://www.wowa.cn提供,转载请保留地址.》,书中每一出后都有注释,第二出的内容是柳梦梅简短的出场介绍,不到六百字,却有三十六处注释。第二十三出《冥判》的注释多达一百五十三处。书中化用了古代很多诗人的诗句,也涉及了佛教道教以及天文知识,给读者、听众造成了一些理解障碍。同时文中大量运用并不是大众所耳熟能详的典故,如第五出《延 师》中“席珍”出自《礼记·儒行》:“儒有席上之珍以待聘”原比喻儒者珍视自己,等待政府的聘用,在文中“(末)讲学开书院,(外)崇儒引席珍”指优秀的儒生,此处化用甚至和原意都有一些偏差;又如第三出《训女》杜太守“意抽簪万里桥西”,读者或听众如果不知道在成都的万里桥有杜甫的浣花草堂,是不能理解杜太守追随先祖的退隐之意的;四十七出《围释》“早间放着个蓼儿洼,明助着番家打汉家。”“蓼儿洼”指梁山泊,古时多次被农民起义军占为根据地,后来作为山寨的代称,在曲文中指李全。这些读者、听众理解起来都是有一定困难的。文章中还运用了许多生僻的典故,使得某些句子甚至片段晦涩难懂。
  有的典故用得生硬、牵强,如第二十三出“有一个夜舒莲,扯不住留仙带”,“夜舒莲”指一种晚上开放(舒),白天卷合的花,荒淫无度的东汉灵帝,曾建立裸游馆,里面有流香渠,渠中有此花,灵帝常常和****在这里寻欢作乐。“留仙带”来自《赵后外传》,赵飞燕起舞,值风起,她说:“仙乎,仙乎,去故而就新。”左右扯住了她的裙子,才把她留下。后来时行的一种有皱折的裙子就叫留仙裙。全句,把两个故事合在一起,说赵飞燕为玩花而亡,真是牵强附会。有的句子则是非常不流畅,如第二十一出“吸月的蟾蜍,和阳燧冰盘化”,有的词汇典故是误用,如第二十出“睡临侵打不起头梢重”,头梢原指头发。这里是指头,属误用,有的地方可能是不恰当地引用了地方俗语,使人无法理解,如第十八出“一样髀秋窟洞下”,第三十六出“相公纂下小姐班”。
  李渔在《闲情偶寄》里指出“传奇不比文章,文章做与读书人看,故不怪其深;戏文作与读书人与不读书人同看,又与不读书之妇人小儿同看,故贵浅不贵深。”作者在《牡丹亭》大量运用典故,语句多追求对仗华美,主要继承了古典抒情诗的特征,雕琢的痕迹甚是明显。
  四
  《西厢记》吸收了话本小说和说唱文学中人物语言的成就,融汇了古代诗词里的优美词句。戏曲的语言无论是写情、写景、述事都真实感人,颇得“自然”之趣。相比之下,《牡丹亭》的语言则是不够本色,有些“人工”了。(作者单位:西南大学)
上一篇论文:试谈初探小学英语语言学习兴趣的培养方式 下一篇论文:论思想政治课的教学语言
相关论文
业务范围
免费本科范文
免费硕士范文
免费职称范文
论文****
职称论文****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