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探讨为语言而战:我们该如何说话

导读:。在他们周围,人们在讨论“参数”(parameters)和“格调”(lifestyles)的时候,都会用“不喜欢”(disinterested)来指称“不感兴趣”(uninterested),用“过分”(fulsome)来指称“完全”(full)。对于那些饱受痛苦的听者来说,这似乎就像他们不再是这个语言团体的一部分了。对于其他人来说,这些抱怨者都是些顽固分子、刻薄小人。他
很长一段时间以来,许多说英语的人就已经觉得这种语言正在衰落。在他们周围,人们在讨论“参数”(parameters)和“格调”(lifestyles)的时候,都会用“不喜欢”(disinterested)来指称“不感兴趣”(uninterested),用“过分”(fulsome)来指称“完全”(full)。对于那些饱受痛苦的听者来说,这似乎就像他们不再是这个语言团体的一部分了。对于其他人来说,这些抱怨者都是些顽固分子、刻薄小人。他们所说的用法并不是处于悲愤,而是幸灾乐祸。他们搏击着我们的语言命脉,以证明英语是巨大的、具有包容性的多元体。
  第二个群体则恰恰是关于多元性的理由。英语是曾经生活在不列颠的诸多不同民族语言的混融体,这种语言本身也随着商业活动和征服行动发生了变化。英语经常成为一种大杂烩,并怂恿进一步放松。然而,在过去的半个世纪甚至更长的一段时期里,这种情况已经导致了一场非常严肃的争论,这种争论既是关于语言学的,同时也涉及政治,两派观点针锋相对:那些专注于指导我们的规范主义者(prescriptivists),如今正不停地写作和言说;而那些描写主义者(descriptivists)则认为我们在使用语言时去说当时通行的东西是合情合理的。这种争论正是英国记者亨利·希金斯(HenryHitchings)这位自信的描写主义者所写的《语言战争:正规英语的历史》(犜犺犲犔犪狀犵狌犪犵犲犠犪狉狊:犃犎犻狊狋狅狉狔狅犳犘狉狅狆犲狉犈狀犵犾犻狊犺,Farrar,Straus&Giroux出版社)一书的主题。在英格兰,20世纪最重要的、最彻底的规范主义著作是《现代英语用法词典》(犃犇犻犮狋犻狅狀犪狉狔狅犳犕狅犱犲狉狀犈狀犵犾犻狊犺犝狊犪犵犲),它是由福勒(H.W.Fowler)这位退休教师编撰的,于1926年出版。这本书的第一版厚达742页,大部分内容都是谈论拼写和发音方面的细节理由。然而,在福勒的心里,他的真正目的是确立起两条基本原则:准确(clarity)和质朴(unpretentiousness),他认为这两条原则规制着所有的语用理由。这本书的大名来自他所写的关于那些“雅语”(genteeli**)、“身体语”(manneri**s)、“无关典故”(irrelevantallusion)、“长字癖”(loveofthe longword)等理由并加以举例的文章。福勒将“雅语”定义为是“一种用来替代第一反应词汇的同义词,是没有被大众所玷污过的、小众的、高贵典雅的,能够更准确、更得体地展现出大众潮流与我们高贵气质之间的差别”。很明显,福勒在这里并没有仅仅谈论语言的理由,而且还涉及它的道德基础:真实和虚假。对很多人来说,他似乎表达了对于英语的理想观念———庄重、公正、淳厚,甚至对那些规定也持这种看法。因此,希金斯对这本书大为不满。
  但英格兰却不是这种态度。《现代英语用法词典》在出版第一年就卖出了6000本。它最著名的衍生品则是乔治·奥威尔1946年的文章《政治与英语》(犘狅犾犻狋犻犮狊犪狀犱狋犺犲犈狀犵犾犻狊犺犔犪狀犵狌犪犵犲)。这篇文章在二战结束后,也就是说,恰恰在世界绝大部分地区被意识形态所撕裂的时刻发表。这篇文章指出,通过累赘的陈述、委婉的说辞和其他的删减,很多政治语言被“用来使谎言听起来像是真的,并使那些谋杀犯显得温文尔雅、受人尊重”。(奥威尔在三年后的《1984》一书中再次重申了这一点)奥威尔也因此可能成为最著名的规范主义代言人。对他来说,我们的生活恰恰有赖于语言的纯洁。希金斯对奥威尔深表尊敬,但他还是对这位名家如此着力提倡白话英语的行动表示质疑。
  在英国,白话英语的提倡者当属著
  有《风格元素》(犜犺犲犈犾犲犿犲狀狋狅犳犛狋狔犾犲)的小威廉·斯特伦克(WilliamStrunk,Jr.),在美国则是E·B·怀特(E.B. White)。斯特伦克是康奈尔大学英文教授,《风格元素》始于他在1918年写的一本43页的小册子,他希望学生能够改正那些在他看起来作用含糊、嗦冗长和枯燥无味的写作风格。他跟福勒的目标是一致的:文章要准确而质朴。他也很看重文字的简洁。
  这本小册子出版一年之后,怀特这位20岁的钢琴制造商之子选修了斯特伦克的课程。毕业后他曾一度将这段经历抛之脑后,当了一名职业作家,以行文准确质朴而名声大噪。一天,一位老同学给他寄来了一本斯特伦克的小册子。怀特对恩师的妙思大为感念,决定改编这个小册子,以飨读者。这本书于1959年面世,如今被称为“斯特伦克与怀特”。它也不是毫无瑕疵:第四版第16页,饱受该书批评的被动语态就出现了11次。不过,《风格元素》还是成为美国最畅销的文体手册。
  怀特为这本手册写了篇名为《通往
  风格之路》(犃狀犃狆狆狉狅犪犮犺狋狅犛狋狔犾犲)的文章。在文中,怀特认为语言运用除了准确,还要富有艺术性。在书中洋洋洒洒的语法规则之后,他指出,优秀的写作并非取决于遵循这些规则,而是取决于“耳朵”,取决于“听起来”的真实感觉。而且,怀特比福勒更强调道德:“风格的形成源于内心的态度,而非撰文的规则”,而“如果没有道德,语法就无法形成风格。是作者本人,是人本身为语言而战:我们该如何说话由优秀论文网站http://www.wowa.cn提供,助您写好论文.,而非人的知识,决定着他的写作风格”。一句话,文如其人。
  斯特伦克、怀特、福勒,甚至还包括奥威尔,他们都为自己贴上了所属阶层,或者教育程度上稍微比他们差一点的那类人的标签,这是他们安逸和智慧的源泉,也使他们形成规范语法的想法。他们都没想过要向钢铁工人去讲述英语的用法。但在20世纪中期,他们的规范主义观念招致强烈反对,起码在学界饱受批评。新兴的结构主义语言学认为,从某种程度来说,人不能“规范”语言,语言有其自身的内在规则,人们所做的就是对其加以归纳总结。第二批强烈反对之声源于20世纪后期的政治变革:移民潮流转变了世界,关于精英的定义也日益扩大,许多人认为规范性的风格指南是排他的,甚至十分粗鲁。为什么要让那些上了年纪的新教徒来教我们如何运用自己的语言呢?同样,在品位和风格方面,这本书让像希金斯这样的一些读者觉得既粗鄙又狭隘。他这样写道:“福勒认为英国风应该包含对于鲜花、动物、军乐、奶茶、网纱、集邮、乡村板球赛、小测试和填字游戏的喜好。”斯特伦克和怀特的观点也让人不安。那本书几乎变成了圣经。马修·纳什的一部芭蕾舞剧即改编于此,并于1981年在纽约首演;尼克·穆利以这个题目创作了一组声乐套曲,并于2005年在纽约公共图书馆公开献演,与此同时,玛依拉·卡尔曼的图例版《元素》正式出版;2009年,新闻记者马克·加维出版了《风格化:斯特伦克和怀特〈风格元素〉风行史》一书,书中引述了怀特和出版商之间的通信,提及名作家对于《风格元素》一书的评价,并描述了加维本人对这本书的细致感受:“我爱该书严整的版式,我爱1979年第三版的封面:在蜜****的封面上,作者深红色的姓氏位于上半部分,灯芯体式的字母结实有力”。对一些人来说,这种赞誉之词有点儿恶心,也有点霸道。斯特伦克和怀特对《纽约客》杂志的休闲文风不无影响,怀特就曾数十年为这本杂志撰稿。
  在过去50年中,关于语言争论最著名的论著莫过于1961年出版的《韦氏新国际词典》(第三版)。这部2662页的巨著,是标准美语****词典的修订版本,非常强调描写主义。其中收录了“不”(ain't)和“尽管”,而“好像”则可以用作连词,比如“温斯顿滋味佳,就如****美无瑕”。某些词条在1934年出版的上一版****韦氏词典中就已经出现,但加上了很多“语法标签”,说明这是俚语、戏谑语、误用或是白字。而在第三版韦氏词典中,这些标签少了很多,变得更加中性,比如“非标准型”“副标准型”等等,而且用巧妙的政治措辞加以定义。这本词典告诉我
上一篇论文:阐释教学语言的技巧 下一篇论文:研究趣谈语言的民族色彩
相关论文
业务范围
免费本科范文
免费硕士范文
免费职称范文
论文****
职称论文****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