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试议从语言标记性看二语习得的“迁移”现象

导读:从语言标记性看二语习得的“迁移”现象动词的变形来标示,而中文中的时态概念是通过助词、虚词的变化使用来完成。这也造成很多以英语为母语的中文学习者无法完全掌握中文的时态概念。  四、结语  在二语习得的过程中,当母语与目标语存在相似性时,学习者可以以母语为参照,找到其特点,帮助目标语的学习,得到正向迁移。当母语与目标语相似性不明显时,语言学习者需
从语言标记性看二语习得的“迁移”现象一、语言“迁移”现象
  自上世纪50年代起,语言学家就一直从应用语言学、二语习得等方面对“迁移”现象及方式进行研究。所谓“迁移”是指在学习过程中,学习者已有的知识或技能对新知识或新技能的获得产生影响的现象。“迁移”分为正迁移与负迁移:(1)正迁移,指母语与目标语的相同之处会推动第二语言学习;(2)负迁移,即母语干扰,主要是由于母语和目标语的某些形式和规则系统不同而被(学习者)误以为相同所致。
  在传统的语言学概念中,母语对二语习得只有负迁移。然而,如果善加利用,母语能推动语言的学习,即发生正迁移。Krashen把母语看成是一种学习策略,他认为“母语干扰”不是来自负迁移,而是源于“借用母语”,从而肯定了母语在二语习得中的积极作用。
  文章拟从语言标志性这一方向出发,结合英语与中文的相似之处与不同之处进一步阐述二语习得中的迁移现象。以期对中国的二语习得者在目标语学习的过程中提供一些帮助。
  二、语言标记性
  Chomsky提出的普遍语法认为,人类天生就有一些基本的语言规则,称为核心语法,核心语法规则是无标记的,人们需要学习一些能区分不同语言的边缘语法,边缘语法规则是有标记的。Eckman提出了 “标记性差异度假设”。根据这一假设,二语学习者的困难可以根据普遍语法的标记性理论来预测。学习者母语和目标语的差别会产生以下三种情况:
  (1)如果目标语有些方面和母语有差异而且比母语更具有标记性,那么这些方面是学习者的困难所在;
  (2)目标语在这些方面的困难程度和标记性程度有关;
  (3)目标语中的某些方面虽然和母语不同,但只要不如母语标记性强,这些方面就不会出现学习上的困难。
  三、中文对英语习得的“迁移”研究
  语言迁移可以较好的解释语言标记性理论。对于以中文为母语的英语学习者来说,汉语和英语具有相似性,因此,母语在学习英语当中能起到一定的积极作用。
  (一)英语对比汉语,在以下几个方面,具有较强的标记性
  1.词汇。在语义内涵标记方面,汉语的不如英语的强,如汉语的 “听”,其相对应的英语词汇有listen,hear等,在汉语中,“听”字可以和 “听故事”、“听对话”、“听见”等多个词搭配,但如果将汉语中“听”的无标记性迁移到英语中,就会生成 “hear a story”、“listen a dialogue”等错误的表达策略。
  2.词汇形态。英语中的词汇曲折变化可以表现数、人称、体、格等各种语法关系,而汉语则没有曲折变化这一说法,因此在数、人称、体、格等的语法表现上,标记性不如英语强。所以以汉语为母语的英语学习者在学习单复数、第三人称单数、动词的各种时态变化方面就会存在一定的困难。例如:中文表达“一个苹果”,英语对应为“an apple”;“两个苹果”,英语对应表达为“two apples”,多了一个复数的词尾变化。但是,当中文表达为“两个孩子”时,英语的对应表达则为“two children”,对于child这个名词,它的复数变形是一个不规则变形。因此,以中国学生在学习英语之初,对于名词的单复数变化,以及不规则变化都大为头疼。
  (二)对比英语,中文在语音与时态方面具有较强的标记性
  1. 语音。中文是一个音调语言(tonal language)。注音相同的词语,因为音调不同会产生不一样的意思。例如:注音为“xi fu”对应的中文作用可以是“媳妇”,也可以是“西服”;注音为“guo jiang”对应的中文作用可以是“过奖”,也可以是“果酱”。语音理由也是中文学习者最大的一个障碍。
  2. 时态。英语中有16个时态,与之对应的有16个时态的标准变形。例如:一般过去式的变化为V+-ed,过去完成时的变化为had+V+-ed。所有16个时态与时间点的表达方式一一对应。但是,中文在表达同一时态时,往往有多种说法。例如: “I had breakfast”这个英语句子用的是一般过去时,说明一个过去动作。但是,在中文中,可以翻译为“我已经吃过早饭了”, “我吃了早饭”,“我吃过了早饭了”等等。英语中的时态概念是通过动词的变形来标示,而中文中的时态概念是通过助词、虚词的变化使用来完成。这也造成很多以英语为母语的中文学习者无法完全掌握中文的时态概念。
  四、结语
  在二语习得的过程中,当母语与目标语存在相似性时,学习者可以以母语为参照,找到其特点,帮助目标语的学习,得到正向迁移。当母语与目标语相似性不明显时,语言学习者需要找到两者的区别,并加以分析,避开出现语言使用的错误,达到规避语言负迁移的目的。
  Chomsky提出的语言标记性理论则更好的解释二语习得中的“迁移”现象。当母语的标记性强于目标语时,母语可以帮助目标语的学习;当目标语的标记性强于母语时,如果还是以母语作为语言学习的参照物、风向标则会产生绝对的不利影响。
  总之,母语对二语习得会产生“迁移”,这种“迁移”有正向的,也有负向的。对于外语习得者而言,最重要的是分清这样的影响是否有利于帮助掌握目标语以及使用目标语。
  参考文献
  [1] Chomsky, Noam. Aspects of the Theory of Syntax. Cambridge, MA:MIT Press,1965. Laura L.Namy.
  [2] Eckman,F.Markedness and the contrastive analysis hypothesis[J].Language Learning,1977(27):315-330.
  [3] Krashen,S.Second Language Acquisition and Second Language Learning[M]. New York: Pergamon Press,1981: 113-115.
  [4] 杨连瑞,张德禄.二语习得研究与中国外语教学[M].上海:上海外语教育出版社,2007.
  作者简介:董筠(1981- ),女,湖北武汉人,湖北大学知行学院外国语系教师,硕士研究生,研究方向:英语应用语言学及外国语言学。
上一篇论文:试论运用激励性语言开启高中生学习英语之门 下一篇论文:没有了
相关论文
业务范围
免费本科范文
免费硕士范文
免费职称范文
论文****
职称论文****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