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文联系方式

简谈大众文学与精英文学的话语权

导读:
摘 要:大众文学与精英文学作为不同的价值类型,两者本无明确划分,力图将两者区分开来的行为其实是拥有权力话语的阶层站在一定的文化立场的发言。从表面来说,精英文学似乎总是引领和规范大众文学的,但究其实质,精英文学的目的始终是维护其话语权,对其他话语往往采取“遏制”和“修正”两种途径。大众文学尽管不以话语权为目的,但在传媒时代下,大众传媒加速了精英权力话语的消解,大众文学的兴盛和发展从本质上颠覆了精英文学的话语权威。
  关键词:大众文学;精英文学;话语权;颠覆
  1002-2589(2013)15-0169-03
  目前学界对精英文化和大众文化的探讨甚多,基本趋向两种观点:一是站在大众文化立场强调大众传播优势和对精英文化造成的冲击力,主张精英们要摈弃“闭门造车”,学会变通;①二是站在精英文化立场批判大众文化的庸俗化、低俗化、娱乐化等弊端,主张大众文化应当由精英文化来引领和规范,强调精英文化肩负着提高大众的审美趣味和能力的重任。②近年来两种观点呈现 “中和”趋势,即主张精英文化与大众文化互相渗透、互相补充,在强调大众文化传播优势的同时也注意其庸俗化、低俗化、娱乐化的一面;在呼吁精英和精英作品通过大众的方式进行传播的同时也强调精英文化的独立性,要求保持其科学性和审美性。随着这种探讨的愈来愈深入和细致化,对“大众文学”和“精英文学”的界定和探讨便显得尤为重要。
  一、大众文学与精英文学的界定与划分
  大众文学是流行的、为大众所接受的文学,它最大的特点是其传播方式的大众化,因而它所包罗的就不仅仅是通俗的、可复制性、娱乐性的市民文学,也包含以新形式“包装”的高雅文学与古典文学。与之相对的精英文学则是一种有意识的文学,一般都与世俗生活保持一定的距离,追求文学形式到内容的纯正性、 规范性, 倡导无功利的审美创作,表达特定生活中的审美理想,呼唤社会的人文精神等。
  大众文学冲击着“文学是无功利无目的性的”这一传统或学院式观点,它以消费为目的,满足大众多样化的审美需求,又与文化大生产相关联,影响力相当广泛。大众文学的特点有二:首先,大众文学突破了以往依赖于文本符号的局限,更多借助于文本符号的重新编码,加入“境遇”符号等多元素让读者身临其境;其次,大众不仅是鉴赏者,更是参与者和创造者。以网络文学的迅猛发展为例,大众的参与程度确实是以往文学发展所不及的。
  大众文化(艺术、文学)与精英文化(艺术、文学)的划分实际上“就是一种精英主义的表现”,是拥有权力话语的阶层站在一定的文化立场的发言,从文化发展历史事实来看,所谓精英文化与大众文化的划分非但子虚乌有,而且毫无必要。莎士比亚的戏剧、中国的四大名著当时都属大众文化的范畴,但经过若干年后,无一不被奉为精英文化的代表,这就说明精英文学与大众文学并无实质的划分,真正执着于将精英与大众区分开的,恰恰是以往掌控文坛、制定文学时尚、规范审美趣味、筛选和修订文学经典、制约文学走向的精英们。
  精英们力图将文学精致化、高雅化、抽象化乃至将艰深视为自己身份的象征,以便和大众保持距离。这样的结果使得精英们越来越难以为广大受众理解,精英的学术、精英的创作都成为高不可攀的东西。但在传媒时代,这种局面被打破了,传媒呼唤精英们走出书斋,将曲高和寡的文学经典以大众的方式阐释给大众听,百家论坛、世纪大讲坛就是例子。经典需要大众的理解和传播,精英们也需要获得大众的支持才能捍卫其话语地位。网络技术更是加快了大众文学与精英文学界限的消泯。网络文学这种自由化、****式的文学样式,颠覆传统文学的传承和接受方式,它以其独特的超文本表现形式展现出内容的丰富性、文本的多义性、阅读的开放性,充分显示了对传统文学的超越。在网络的世界,主流文学与非主流文学谁也左右不了谁,精英们不能再自诩为大众的“代言者”,大众可以自己“立言”、“代言”,发出自己的声音。
  二、传统精英文学的权力话语
  历史不过是成功者的话语,文学在过去只是精英的话语,而现在,精英们垄断的文学资源(首先是经典文本)变得不再神圣不可得到,精英所依赖的传播渠道也显得捉襟见肘,这个话语拥有者的身份也变得越来越多样化。
  精英们掌握着文学的知识与技巧,这意味着他们掌握了一种权力,“知识越是被有规律地组织起来,就越有可能让在其中发言的主体根据冲突严格的阵线进行划分,就越有可能使这些如此对立的话语像在总体战略中(这里不仅仅是话语和真理,而且还有权力、身份、经济利益)的不同策略整体那样发挥作用。”[1]这种权力的强大迫使其对立的非精英话语保持沉默或被排斥,如古代小说尽管萌芽很早,但一直被视为“小道”,班固《汉书·艺文志》云:“小说家者流,盖出于稗官,街谈巷语,道听途说者之所造也,孔子曰:‘虽小道,必有可观者焉,至远恐泥。是以君子弗为也。’”[2]汉代有九流十家,“小说家”居十家之末,可见地位之低下。古小说被排斥在正统文学的圈子之外,上层文人不屑为之,特别是白话小说,正史的艺文志和经籍志由于对白话小说的歧视往往弃之不录。在文言小说中,传奇类文言小说也因多属虚构,正史书目也多不予著录,唐宋以来的许多著名文言传奇小说如《绿珠传》、《杨太真外传》、《谭意歌传》、《流红记》、《王幼玉记》、《梅妃传》、《李师师外传》等便多不见于正史书目。这种有意识的筛选符合精英话语规范的作品,淘汰“不入流之作”,成为文人集团或上层精英的共识,他们所需要的是符合其上层身份大众文学与精英文学的话语权相关论文由http://www.wowa.cn收集整理提供,如需论文可联系我们.、维护其文学地位和权力的规范话语,对于通俗的流行的大众文学话语,无论怎么喜爱也只采取镇压、排斥一途。
  赋、词的出现和流行就能说明这种改革。从保留大量民歌形式的屈骚到士大夫的赋,从敦煌曲子词的粗糙素朴到文人创造词集《****词》的雅正典丽,显示的是上层文人对民间文学的吸收和改造。这种改造也进一步强化了权力话语的不可抗力,大众文学没有选择的权力,只有被选择的命运。大众文学与精英文学的话语权由提供海量免费论文范文的http://www.wowa.cn整理提供,希望对您的论文写作有帮助.五、传媒时代下精英文学的定位理由
  如何看待这种权力话语的颠覆状况,并正确定位精英文学的发展,许多学者和批评家积极呼吁文学及文学批评要保持其独立性,不迎合传媒的商业性和庸俗化、低俗化;另一方面,又表示不应退守书斋,刻意远离传媒,而要自我开放、“与时俱进”。事实上,就操作而言,这两方面之间的“度”,很难把握。文学作品人文精神的丧失,作家、批评家艺术品格的滑落、大众审美价值取向的偏离等,都是屈从技术权力付出的代价。
  对大众文学进行引领和指导,不仅仅是要指出文艺批评家应该怎样做的理由,更应该区分传统文学的批评对象与传媒语境下的批评对象的不同特质,进而明确两种批评不同价值取向的历史文化理由,从中找到契合点。
  第一,我们应当走出将大众文学纳入精英的价值判断体系的误区,不应在精英知识分子的话语体系中对大众文学展开批评。
  第二,不能因为大众文学的内容驳杂而否定其传播中的积极效用及大众化优势,更不能否定大众文学也具有审美特质。
  第三,精英文学必须进一步楔入生活,参大众文学与精英文学的话语权由提供海量免费论文范文的http://www.wowa.cn整理提供,希望对您的论文写作有帮助.与传播,发掘现代生活与经典范式的共通点,因为经典不在于载体的表现形式,而在于内涵和实质。英国新批评派代表人物艾略特曾指出:“现存的艺术经典本身就构成一个理想的秩序。”大众文学的迅猛发展不可能动摇经典的传承价值,经过时间的检验,现在的大众文学也有可能沉淀为经典。
  第四,精英们不必为话语权力地位的弱化而感到焦虑,精英文学应继续保持审美品位和自我,将阐释的无限可能****给大众,由大众分辨和继
上一篇论文:探究英美文学作品翻译中的不对等性 下一篇论文:关于高职院校加强汉语言文学类课程建设的深思
相关论文
业务范围
免费本科范文
免费硕士范文
免费职称范文
论文****
职称论文****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