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对于沃尔科特和奈保尔的******性对我国文学的启迪

导读:奈保尔有着印度的血统,同时拥有在******特立尼达地区的成长经历和在后殖民国家的漂泊生涯和英国的教育经历。奈保尔在他的小说中表达的是对人类共性的关注,以共性瓦解差异性,是对弥合不同民族文化差异所做的努力,也是对主流文化的霸权的瓦解。在这里我们主要对其代表作《米格尔大街》的语言风格中的******性进行浅析。  同
摘 要:来自******地区的双子星,沃尔科特和奈保尔,一位多次宣称自己是“******的诗人”,一位被誉为“后殖民时代的游牧作家”。两位作者虽活跃在不同的文学领域,但都有着一样的******书写风格。以沃尔科特的《奥美罗斯》和奈保尔的《米格尔大街》为例,尝试剖析其作品中的******性,并试图对我国的文学创作有所启发。
  关键词:沃尔科特;奈保尔;******性
  1002-2589(2013)12-0210-02
  20世纪下半叶以来,来自******海地区的黑人英语作家越来越成为当今世界文坛上令人瞩目的、充满生机的力量。随着后殖****义文学越来越成为文艺评论界关注的热点,出生于西印度群岛的诗人沃尔科特和以其小说和游记著称的作家奈保尔,双双戴上了诺贝尔文学奖的桂冠。这使得一直以来被殖民地宗主国的光芒所掩盖的******地区终于像一颗冲出水面的璀璨明珠,赢得了文学领域越来越多的关注和认同。基于后殖****义对本土化的关注,两位作家的著作中所呈现出来的******书写,也被众多文学评论家和学者不断地****和演绎。
  一、******性
  追溯历史,远离欧洲中心的******地区曾被称作“世界的尽头”,自新大陆被发现之后,这里的土著居民遭到大肆屠杀,15世纪末期,由于哥伦布的疏忽,这里获得了一个新名字“西印度群岛”。到了17世纪,殖民活动兴起,这里又变成了发展资本主义的原料产地。大量的黑人奴隶、外来劳工、种植园主、淘金者和居无定所的逃犯成了这里的主要居民。几百年来被殖民被奴役的历史,造成了******海地区政治、经济、文化上对殖民帝国的严重依赖,也决定了其在文学创作上的边缘地位。
  事物都是双面性的,正是******地区具有这样错综复杂的历史和四通八达的地理位置,才使得******的本土文化具有一种与生俱来的融合性。这种融合性使原本就神秘的******文化渗透着不同国度文化的异质特征,来自不同文化背景的人们都能在这里找到自己的属性和身份认同。学术界对******文学的研究进入了对其本土性讨论的阶段,其标志就在于集中探讨文学创作中是否存在一种统一的“******诗学”,两位评论家罗纳和格里桑分别从“混沌学”和“关系诗学”两个角度阐释了“加勒沃尔科特和奈保尔的******性对我国文学的启迪论文资料由论文网http://www.wowa.cn提供,转载请保留地址.比诗学”的内涵。我国学者张德明教授将两种模式结合起来,以“******性”为其命名[1]。
  简而言之,“******性”就是指起源于******海地区,一种带着殖民创伤进行创造的,夹杂着种族矛盾、历史冲突和人类希望的,以反映本土文化为主,同时又融合世界文化的一种多元化的居间性。它根植于******海地区,同时又不禁锢于这个地区,它源自于******海地区,同时又不完全属于这个地区,它力求给******本土文化一个复原,同时又指向世界化的发展方向。
  二、沃尔科特作品中的******性
  德里克·沃尔科特以诗歌和剧本创作蜚声文坛,他的长诗《奥美罗斯》被誉为“******的庄严史诗”。该诗重建了******的历史,书写了******人的创伤,更是调动了美洲土著人、非洲后裔和欧洲人的文化传统。所以,本文就以此巨作为例,来剖析沃尔科特作品中的******性。
  诗人曾说过:“我只是一个热爱海洋的红种黑人,我受过扎实的殖民教育,我身上有荷兰、黑人和英国成分,我既微不足道,又是一个民族。”[2]这种缺乏完整的民族文化的尴尬身份,奠定了其作品的基调,即寻求一种归属感。在《奥美罗斯》中,无论是渔民菲洛克特特,还是象征着******地区的海螺,都在发出这样的呼唤:“他拿起那些漂亮的海螺,用手掌掂量着每一个的重量,思索着它们无声的深深的痛。它们那张开的,冒着泡的口中没有发出任何呼喊声。”[3]41******人在帝国主义的铁蹄下沦为被奴役的对象,这种无法言说又不能伸张的痛楚深深地刻印在******的文化之中。
  对于这种丧失了话语权的历史印记,沃尔科特是坚决拒绝接受的,他在《奥美罗斯》中,借普朗科特之口表明了颠覆这种被动接受帝国主义书写本民族历史命运的决心:“它将被那些黑人小册子作家所重写,历史将被修正。”[3]92若想重写本族的历史,就要重新建立一个新的体系来取代旧日帝国的阴影,因此,在这部巨作中,作者浓墨重彩地描绘了******海与安的列斯群岛,并赋予当地的小渔民们主人公的身份,寓意着******的历史是由本地族人书写的,******的未来也将是由他们这些貌似不起眼的小人物所创造的。不仅如此,沃尔科特还歌颂了当地背煤妇女的辛勤劳动,正是这些劳动人民才缔造了******的历史。在歌颂人民的同时,作者还抒发了对这片土地的热爱:“提起‘安的列斯群岛’时,我指的是阳光、工作和存活的现实。 我指的是乡村小路边的一座房屋,指的是******海,海的气息是存活的气息,也是令人耳目一新的希望的气息。”[4]
  作者在诗中揭示了******人的痛苦经历,揭露了殖****义带给******人的心理创伤,但诗作的语调并不是灰色的,作者坚信创伤终会愈合,在诗作的结尾处,沃尔科特这样写道:“他胫骨上这腐烂的伤口之花变白并缩拢,这花冠闭合上它的像海胆一样的刺。”[3]普朗科特的伤口愈合了,而他的生命也与这片海岛融合了,因为他从内心深处爱上了这里。可以看出,无论是菲洛克特特和诗人的愈合,还是普朗科特的愈合,都源于对过去的重新认识和评价,源于对过去的释怀,源于对未来的向往[5]。这也是******性所强调的,即摆脱了历史的重负和过去的束缚,才会欣喜地向往未来。
  三、奈保尔作品中的******性
  维·苏·奈保尔有着印度的血统,同时拥有在******特立尼达地区的成长经历和在后殖民国家的漂泊生涯和英国的教育经历。奈保尔在他的小说中表达的是对人类共性的关注,以共性瓦解差异性,是对弥合不同民族文化差异所做的努力,也是对主流文化的霸权的瓦解[6]。在这里我们主要对其代表作《米格尔大街》的语言风格中的******性进行浅析。
  同沃尔科特一样,奈保尔选择了富有******特征的语言——克里奥尔语来书写其作品,这是一种融合了英语、西班牙语、荷兰语和法语等多种欧洲语种,在******地区经历史沉淀积累下来的语言。与克里奥尔语联系紧密的是西印度的口语文学,这种特立尼达的口语化传统在奈保尔的小说集《米格尔大街》中得到了很好的展示。《母亲的天性》一文中,就有典型的******口语:“我敢说劳拉算是保持了世界纪录,劳拉有八个孩子,这倒没啥稀罕,不过,这八个孩子却有七个父亲,真要命[7]108。这段话以一个孩子的口吻,运用简单质朴的语言,体现了******口语的朴实特点。沃尔科特和奈保尔的******性对我国文学的启迪相关论文由http://www.wowa.cn收集整理提供,如需论文可联系我们.
上一篇论文:谈“另类”现代性与左翼文学经典 下一篇论文:试议刘禹锡与柳宗元贬谪文学的影响因素对比
相关论文
业务范围
免费本科范文
免费硕士范文
免费职称范文
论文****
职称论文****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