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文联系方式

试议论身份在法律中的意义

导读:
现象留心就可以见到,比如2011年5月8日下午,海航执飞宁波至北京的两次航班均被迫延误,本应后起飞的航班却因一位重量级领导的登机而未按先来后到的原则提前起飞了。先来先到本是社会公共生活中应遵守的基本制度,而此事中却因领导登机而被打破,人民公仆要先于普通公民而登机,这折射出了某种媚官恶俗,是身份特权思想的体现。
  (二)法治社会建设中如何处置现实的身份差异
  1.正视身份的客观差异有利于实体正义的达成
  2010年3月14日上午,温家宝答中外记者问时曾说他认为公平正义比太阳还要有光辉,这体现了公平正义的重要性和国家领导人的对它的重视。正义有程序正义与实体正义之分,程序正义是看得见的正义,现代以来备受推崇,要求司法行为排除各种干扰、诱惑,不论是利益,还是感情,也不论是权力,还是舆论,程序正义所受的推崇让其获得了独立于实体正义的地位。程序正义固然是重要的,但实体正义同样重要,实体正义要求我们对差异化的事实要差别对待,不能一刀切,而身份差异正是很重要的一个客观事实。在法律中我们不能无视这样的客观事实而去追求公平正义。比如2011年刑法新修正案在刑法第17条后增加一条,作为第17条之一:“已满七十五周岁的人故意犯罪的,可以从轻或者减轻处罚;过失犯罪的,应当从轻或者减轻处罚。”在刑法第49条中增加一款作为第2款:“审判的时候已满七十五周岁的人,不适用死刑,但以特别残忍手段致人死亡的除外。”这体现了对老人的体恤,也体现了对人因衰老而在身心方面衰退这一客观事实的尊重,这跟我国立法对未成年人的保护相关立法有相通之处。正视现实的身份差异,并予以差别对待将之法律化、程序化将更有利于实体正义的达成,只要这种法律上的身份差异不是由于行政性、意识形态化的强制隔离和划分造成的。
2.不断完善具有身份因素的社会主义法律体系,加强相关立法
  建设社会主义法治社会,公平正义是一个很重要的价值追求,而在法治社会中公平正义必须用法律来进行保障,目前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律体系已经形成,据统计到2010年底,中国已制定现行有效法律236件、行政法规690多件、地方性法规8 600多件,并全面完成对现行法律和行政法规、地方性法规的集中清理工作,这体现了我国法治社会建设的阶段性成就。当然法治社会的建设是一个长期的过程,今后需要不断完善现行的法律,让法律更科学地体现公平正义的要求,这还需要付出更多的努力。
  而其中正确认识看待法律中的身份因素具有重要作用。在我国古代社会中,权贵具有身份特权,法律面前不是人人平等的,是等级社会;在新中国成立初期的“文化大革命”期间,农民、工人身份的人是国家的主人,资产阶级、反动派是专政的对象,身份也具有特权性;在建设法治社会的今天,我们不应再完全用意识形态的阶级划分来区分身份类型,而是尊重人的个体差异,尊重人与人之间的客观差别,尊重这种差别造成的现实中人与人之间的身份差异。比如男人、女人,未成年人、成年人,近亲属、非近亲属,中国公民、外国人,法人、非法人,行政主体、行政相对人,国家工作人员、非国家工作人员,等等。这种身份差异是既存的客观事实,无视这种差异追求绝对的法律面前平等最终得不到真正的平等,根本无法达到真正的公平正义。笔者认为“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应限于司法作用上的平等,而非立法上的平等,我国法治社会建设中在立法上应当根据人的客观身份差异予以合理差别对待,在司法上则应按照既定立法针对同等情况予以同等对待。所以公平正义并不等于平等,而是同等情况同等对待,不同情况差别对待,也就是要尊重现实的身份差异这一客观事实,在立法上应予以注意。
  3.提升法律从业人员对身份因素的认识
  对人现实的差异予以差别对待看似不如一刀切来得省事和让人放心,但却是尊重了一个最大的客观事实,即人身份的差异性。差异化对待合理与否取决于在立法、司法、执法、法律服务等不同法律职业的从业人员对这种差异的论身份在法律中的意义论文资料由论文网http://www.wowa.cn提供,转载请保留地址.理解异同,以及这种理解与社会主流价值观的距离。
  法律是一门实践的技艺,如果法律从业人员对这种差异的理解近似,那么立法、司法、执法、法律服务这些环节便不会出现矛盾和隔阂,相互之间容易形成认同感;如果法律从业人员对这种差异的理解与社会主流价值观相近,那么公民对法治社会的认同感就会增强。而这取决于法律职业从业人员所受教育和经历的丰富完善。这需要我们在未来的法学教育中不断摸索及借鉴,提高法律从业人员对社会不同身份人员存活状态的认识。
  4.让普世价值、共识摒弃身份特权
  普世价值是个抽象的概念,它指人类在长期的社会实践中,在不同地区文化的交流碰撞中,缓慢形成的共同价值取向。它形成于诸多民族人民的共同参与,只是不同民族、国家对普世价值形成参与的早晚、贡献的大小不同而已。因此,世界上的国家和民族都是普世价值的创造者,是开放并不断发展的体系。共识指一个社会不同阶层、不同利益的人所寻求的共同认识、价值、理想、想法。我国的法治社会建设应该吸收时代的普世价值和共识,建成一个符合时代主流价值观的社会主义法律体系。而在当代普世价值和共识中毫无疑问包括了自由、公正、民主与和谐等主流价值,这些价值正体现了对身份特权的剔除和对契约精神的张扬。所以让时代的普世价值和共识成为我国社会主义法律体系的内核,通过制定修改不断完善这一法律体系,将有利于还身份一个更加合理的地位。
  从身份到契约的运动中,我们并没有抛弃身份因素,而是让身份脱离特权色彩而起作用。梅因所指的身份是指人在集体中的特权地位及条件,认为人应从集体走向个人,走向契约。在我国现代法治社会建设中身份因素依然存在,但它不再带有特权性质,而是指人由于个体客观差异而形成的角色差别。法律中身份因素的保留是对客观事实的尊重,法律中允许个人的权利义务以客观身份差异为转移是实体正义能达成的保证。所以在今后的法治社会建设中,我们要正视“身份”的地位和作用,还“身份”一个理性的作用空间。
  
  参考文献:
  [1][英]梅因.古代法[M].沈景一,译.北京:商务印书馆,1959.
  [2][英]培根.论司法[G]//培根论说文集.水天同,译.北京:商务印书馆,1983.
  [3]曹卫东.政治的他者[M].北京:中国法制出版社,2007.
  [4]梁漱■.中国文化要义[M].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2005.
  [5][爱尔兰]J.M.凯利.西策略律思想简史[M].王笑红,译.北京:法律出版社,2002.

上一篇论文:简论委托贷款的相关法律理由 下一篇论文:探索逆向劳务派遣法律规制理由的几点深思

法律论文范文相关频道

相关论文
业务范围
免费本科范文
免费硕士范文
免费职称范文
论文代笔
职称论文代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