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文联系方式

试谈从秦相李斯的法律思想看秦王朝兴衰发展

导读:法本身的局限性,它不可能是万能的,有其滞后性,不可能涉及到社会的方方面面。诚然法作为人类阶级社会的调节器,有其不可替代的作用,但把它的作用无限扩大就会产生负面作用。  这一时期“崇法尚刑,轻罪重刑”是李斯法律思想的重要内容。他认为重刑是力量的源泉,也是禁奸止邪的根本,可以导致“无刑”,按当时秦国法律“不告奸者
从秦相李斯的法律思想看秦王朝兴衰发展摘要:李斯是中国古从秦相李斯的法律思想看秦王朝兴衰发展论文资料由论文网http://www.wowa.cn提供,转载请保留地址.代著名的思想家、政治家、法学家,在秦朝法治思想史上有不可替代的作用。在李斯的辅佐下秦始皇灭六国,实现大一统;在李斯的辅佐下秦二世胡亥暴政而亡。笔者通读大量的文献,探讨一下秦国的兴衰与丞相李斯法律思想的关系。
  关键词:秦朝法制思想法治
  : A
  李斯,姓李名斯,字通古。战国末年楚国上蔡人。早年为郡小吏,后从荀子学帝王之术,学成入秦。初被吕不韦任以为郎,后劝说秦王嬴政灭诸侯,成帝王业。被任为长史。秦王采纳其计谋,遣谋士持金玉游说关东六国,离间各国君臣,又任其为客卿,在李斯辅佐下秦王嬴政逐步统一六国,为了进一步加强封建统治,秦王以斯为相。在李斯的辅佐下,秦始皇“以吏为师,以法为教,制定了大量的成文法,希望使民众“欢欣丰教,尽知法式”从而达致“六合之内,常治王权”之效果
  一、 秦始皇时期李斯的法律思想
  
  秦王嬴政统治时期主流的治国思想是法家思想。李斯早年同韩非一同师从著名思想家荀况,深受韩非变法思想的影响。他认为法是社会生活中的度量衡,是调整人们关系的一种行为规范,是判断是非功过和施行赏罚的客观标准,因此他常常把法比作规矩、准绳、度量衡。秦统一六国之后,李斯建立了统一的国家法令,并使各项的社会生活都受到法令的管理与限制,施行以法治国,这是李斯法治思想的核心。在李斯看来“法治”优于礼制,它是一种划时代的治理国家之道,他认为要实行“法治”首先必须有法。用现代法治理念来理解:必须有法可依,“治道运转,诸产得宜,皆有法式。”但立法绝不可随意立法必须遵守一定的原则:一,法必须因时而立。即法必须依当时秦国的国情与历史而定,不可因循守旧固步自封。二,法必须“因人之情”,“令顺民心”即立法必须要符合人们“好利恶害的本性,顺应“与民分货”的封建土地私有制发展要求。三,考虑人民是否力能所及,“毋强不能”否则“令于人之所不能为”则其令费。“使于人之所不能为”则“其事败”。[徐畅:《试论秦朝法治思想进步性》法制与社会,2007.04]在这一立法思想指导之下,李斯制定公布了大量的成文法,为了推广普及法律条令,采用了以吏为师的策略,让每个官吏都有解释法规,法令的义务。除此之外李斯主张尊君抑臣,废藩设县,他认为周王朝之所以内争不止,内乱不断,主要理由是因为:“主上卑而大臣重,主失势而臣得国。”换言之“人主之所以身危国亡者,大臣太贵,左右太威也。”[同上]因此“权者君之独制也”。君主应掌国家大权,做到令行禁止,赏罚分明。此外他在驳斥王绾的分封王侯倡议时,主张废分封设郡县,指出:“周分封子弟甚众,但后属疏远,相攻如寇仇,诸侯更相互诛伐,天子不能禁,以致天下大乱。今海内一统,皆为郡县,诸子功臣,以公赋税重赏之,甚足易制,天下无异意,则安宁之术也,置诸侯不便。”秦王朝在李斯一系列的改革措施中“振长策而御宇内,吞二周而亡诸侯,履至尊而制六合,执敲扑而鞭笞天下,威震四海。”
  
  二,秦二世时期李斯法律思想的发展
  
  秦二世胡亥统治时期,李斯的法律思想已经超出了原有法家思想的范畴,片面强调法律价值的绝对性,忽视德治。我们知道法作为一种社会现象不是从来就有的,是人类社会发展到一定历史阶段才出现的。这就决定了法本身的局限性,它不可能是万能的,有其滞后性,不可能涉及到社会的方方面面。诚然法作为人类阶级社会的调节器,有其不可替代的作用,但把它的作用无限扩大就会产生负面作用。
  这一时期“崇法尚刑,轻罪重刑”是李斯法律思想的试谈从秦相李斯的法律思想看秦王朝兴衰发展重要内容。他认为重刑是力量的源泉,也是禁奸止邪的根本,可以导致“无刑”,按当时秦国法律“不告奸者腰斩,告奸者与斩敌首同赏,匿奸者与降敌同罚。”这种类似于初民社会犯罪犯罪集体负责制的诛连措施,使得人们无法把握自己的命运,随时都有身陷刑狱之险。胡亥统治时期,在施行严刑峻法方面比以前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其“法繁于秋荼,而网密于凝脂”以致“赭衣塞路,囹圄成市”,“劓鼻盈,断足盈车”。李斯以及胡亥认为:重刑有利于维护等级秩序,防止犯上作乱,因为“刑重而不敢以贵易贱”。重刑也可防范犯罪,禁奸止暴。之所以“禁奸止过莫若重刑”,是因为“刑重而必得,则民不敢试,故国无刑民。”而国无刑民,故曰明刑不戮。最后重刑也旨在“藉刑以去刑”,因为“行刑重其轻者,轻者不生,则重者无从至矣。”“重刑连其罪,则民不敢试,故无刑也”。《史记 李斯列传》中有关于李斯上书胡亥的描述:“慈母有败子。而严家无格虏,则必罚之加焉,商君之法因刑弃而灰于道。”李斯后期的思想过于激进,焚书坑儒,实行愚民教育,否定了道德教育的作用,过分迷恋法治。最明显的莫过于当胡亥派使者问李斯,你贵为三公,天下乱到这程度。而且你的儿子有直接的责任,“如何令盗如此?”李斯害怕了,于是就揣摩胡亥之心思,给他提出倡议,让其推行督责之术。所谓督责之术,即督察问责的管理策略。应该说,管理离不开督察问责,然而李斯向秦二世提议的督察术,却是出于另一种考虑,即如何保证皇帝大权独揽,其目的是严厉的制约天下。李斯的推论是:“督责之诚,则臣无邪,臣无邪则天下安,天下安则主尊严,主尊严则督责必。督责必则所求得,所求得则国家富,国家富则君乐丰。”故督责之术设,则所欲无不得矣。群臣百始,救过不给,何变之敢图?若此则帝道备,而可谓明君臣之术矣。
  秦二世大喜过望,切实推行。“税民深者为明吏”,“杀人重者为忠臣”[靳宝:《李斯的历史意识与秦皇朝的政治命运》,秦俑博物馆开馆三十周年国际学术研讨会暨秦俑学第七届年会论文集],社会矛盾空前激化。另一方面督责之术也将胡亥与大臣推到了对立面上,胡亥把自己弄成了真正的“孤家寡人”,胡亥长在深宫缺乏大风大浪的磨练,他只看到了督责对大臣的威胁,却没看到督责造成对立。从史书上看秦始皇虽然严苛,但也有上有罚。而到二世,除了严刑酷法之外。几乎没有恩赏赦免的记载。严刑酷法的残暴统治将秦二世迅速送上了死路。
  
  三、李斯的法律思想发展与秦王朝的兴衰
  
  秦始皇时期,李斯通过对秦统一霸业的历史分析,从诸侯势力,周德兴衰,秦国自身发展等方面客观而理性地加以总结得出:秦王实现天下一统的时机与条件已经成熟。而历史发展的结果也证明了李斯的这一历史分析的符合客观历史发展趋势和要求的。李斯的历史
上一篇论文:谈述公司法中关联交易法律规制理由 下一篇论文:探讨电力企业经营管理中法律风险的管理与实践

法律逻辑论文相关频道

相关论文
业务范围
免费本科范文
免费硕士范文
免费职称范文
论文
职称论文 表